感受文化  人的本身  地方文化

做站的感覺----

  你還用瓦罐去河里汲水嗎?你還在用木桶洗澡嗎?你還住在木屋里面嗎?你還升火還點起油燈還穿土布衣服嗎?回答是否定的。
  我高一接觸的電腦.那時候也是最早接觸一個網友.他說做一個網頁只用一天.我看他做了的那個DJ 站.我很羨慕.于是我就找關于HTML 的教程.于是我也學會了做網頁,我和你的經歷有90%類似.我也是高 3 被學校開除了.我其實是個很老實的孩子.我連自己都沒預料到自己能不讀大學.我那時可以回學校讀書的.因為我的腦袋很聰明.我被開除那天我把書包背回農村的家.我爸爸哭了.我媽媽也哭了/我也哭了.爸爸媽媽以為我學壞了.我在班級里的外語成績始終數一數二的.我的經歷很復雜.我家是農村的.我考上了市重點中學.
  我父親是羅鍋.我母親精神不好.我出去從不和別人說自己的家庭條件不好.但是我遇到很多好人.我的一個網友給了我一萬塊錢.幾乎沒人信網友能給我一萬塊錢.我最早做了一個文字聊天室.當時都是網友花的錢.后來大家了解我.都幫我.我的那個網友也很有錢.但是人家畢竟給我1萬呢.何況當時我們還沒見面.他就往我的銀行帳號里存了1萬塊.我的網友到現在資助我不下于2萬塊.
  在這 3年里我經歷了許多.在我剛被開除那會我曾經去過北京.父母不甘心我被開除.讓我去學計算機.結果把我的3萬塊錢被人騙了.我沒臉回家.我在外邊混了大半年.那時候真是苦.我差點餓死凍死.幸虧遇到好人了.我才有個地方吃住.真的精力了很多.后來我接觸了短信.我僅僅做了3個月.賺了8萬塊!把家里的債都還了.我家真的很窮.現在還是土房子.不過我家現在沒債了.我以前每次在網吧通宵的時候一想起我駝背的父親和精神不好的母親.一想自己受的委屈.我就偷偷的掉眼淚!!!
  我知道我自己是高中文化.不過我一點不怕.一有機會我還會去讀書學知識的.我不服氣.我認為我是一個有錢人.我賺錢不是為了貪圖,我要讓我的父母過得好些.真的有好多好多要說.不說了.等到我成功那天和大家一起分享吧.把自己的經歷完整的寫下來.讓更多人知道成功不容易.
  我是農民的兒子.我父親一個打字不認識.我母親小學三年級文化.可我尊敬我的父母.我愛他們[email protected]~
http://bbs2.tom.com/usms/read.php?forumid=1&postid=151666&page_back=1&mod=modify

柴靜遇見蔡琴----柴靜

  那是臺灣中廣流行網的“日正當中”,她主持了十三年,最后一期,卻不動聲色離開。等到可以問她原因時,是在多年以后的北京。7月21日晚上,我們對坐,中間隔了走來走去的人,燈,還有時間。
  “因為那時候離婚,心情很不好。電臺非常反映我的真實性格和內心生活,那是一個幽默坦白的節目,以那時的心情是完全沒有辦法做下去的,所以離開了。”她悠悠說起當年事。
  我打量她,穿鑲蕾絲的紫衫,碎鉆的鏈子纏在腕上,在燈下閃爍不寧。背后是紅的墻,白的百合。她言笑晏晏,不見歲月痕跡。
  “怎么走過來呢?像我新專輯里的《缺口》一樣……時間吧。我也有爬不起來的那些時刻,但那些時刻,不必大聲呼痛,忍一忍吧。那個時候,音樂是非常好的朋友,它是那么善解人意,你會直覺需要它,一旦它播放出來的時候……” 她深深吸一口氣,手勢莊嚴溫柔,“空氣里都是了解。”
  “很早就明白唱歌會是你一輩子的事情嗎?”
  “絕對沒想到。我是一個沒有計劃也沒有太大智慧的人,從小我幻想當畫家,沒想到這支筆后來只是用來化妝,哈。當時是一個美工設計的學生,去參加一個歌唱比賽,也不是為了愛唱歌,只是那時臺灣的學生人手一把吉他,于是我也去買,付錢之前看到海報,說是比賽前五名有吉他贈送,就去了,于是被唱片公司選中。”
  那是1979年,她穿白衫黑裙,梳妹妹頭。
  “那時你怎么懂得《恰似你的溫柔》里那種人生滋味?”我納罕。
  她莞爾,“我的音色比較成熟,乍聽之下,好像很懂這首歌,那時還是一個大學生,怎么會明白呢?但是我后來問梁弘志,你寫的時候你懂嗎?他說也只是當寫新詩來寫的。當然,這首歌唱唱唱,唱到現在,至少也有上萬次,因為歲月的成長,人總會在某個瞬間忽然明白什么是‘破碎的臉’,什么是‘浪花的手’ 。可是如果讓我在臺上穿不同的衣服,總是唱《恰似你的溫柔》、《不了情》,我不會滿足。從小看‘演唱’這兩個字,我就一直在想為什么要加‘演’這個字?因為那是唱的極致。”
  1998年她終于出演歌舞劇《天使不夜城》。那是當年她在主持《日正當中》的時候,說到電影與歌舞劇時,已埋下的愿望。
  “這一次,張力很大,起伏很強烈,還有那么好聽的歌曲---還要跳mnbo。”她喜滋滋。
  拉丁舞?
  “要從頭學。第一個動作還勉強跟得上,到第八個,我已經從第一排到了教室的最角落,差點沒哭出來----天哪,難道我老了嗎?一看也沒有什么好懷疑的,我是最老的一個。怎么辦?這是我答應自己的事情。只有每天回去,自己用最笨的法子練,你看,這個。”
  她給我演示“右臂右點腳踏跳”,我在心里輕輕吹了一下口哨。
  “每天睡覺前腳都要抽筋,根本沒有松懈的一刻,那半年,每天醒來時我都覺得自己根本沒有睡著,因為整個腦子都在唱那個歌舞劇的歌。” 
  “這是人生里我會為自己鼓掌的一件事情,”她雙目閃亮。“演出那一夜,化了很濃的舞臺妝,戴上假發,穿上演出服和復雜的麥克風,我對著鏡子看著我自己,非常感動,對自己做一個加油的手勢。整個戲演完以后,謝幕的時候,全場起立,拍手,有人還掉了眼淚。我回到后臺,再看著鏡子里面,眼淚汩汩地流下來。那種感覺真是……那一剎那我就完全了解什么是自信。我覺得一個人要支持自己,去靠任何一個別人,都是很愚蠢的。”
  我問她演什么角色。
  本世紀末“我演一個妓女,哈哈哈,而且是年華老去、生意不好的妓女,她在社會上是這么卑微的一個人,卻一心一意想結婚。整場戲她出了很多笑話。到了最后還是悲劇的。男人怎么會尊敬一個妓女呢?可是,她為什么不能有夢想呢?”
  一瞬間,我記起她唱“點亮霓虹燈,粉刷這黑夜不會那么深,縱然心已冷也把愛當作真……”
  “你也有過愛的挫折嗎?”我問。
  “我就沒有我的角色這么勇敢了,我只能承認我的失敗,但是我還不敢真正很有信心地迎接可能的成功,在愛情上。”她想了想自己的話,點點頭。空氣里都是靜默和百合細若游絲的清香。
  我拿起桌上她那張叫《遇見》的新專輯,看看歌名,忍不住微笑。
  她也笑:“是,這些歌都是80年代臺灣很紅的歌,‘bala’歌,就是說爛得不能再爛了,但就像我不怕跟人家穿同一個款式的衣服,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有什么關系,又不是衣服穿我們,是我們穿衣服。從前當我聽到《張三的歌》、《驛動的心》時,我會想這些歌為什么不是我唱的?這次,可以了。”
  “有沒有更私人的理由?”
  “嗯……這一首,”她指著《把悲傷留給自己》。“我父親去世的那天我才聽到這首歌。那時全家都很哀傷,我是長女,要處理很多事,一直忙忙忙,忙到下午五六點,我們要到山頂的佛寺去,弟弟問我吃飯了沒有,我才想起來,去了對面的商店,只是想買一瓶礦泉水和兩只茶葉蛋。站在兩個貨架中間,忽然收音機里就傳來陳升這首歌,我剛好聽到那兩句說‘我想是因為我不夠溫柔,不能分擔你的憂愁……’我站在那里就哭起來了。因為我的爸爸一直把我當一個兒子在訓練,我知道他的遺憾是我不夠溫柔---可是……”
  她的經紀人在旁邊指指手表,她停下來看看我,笑吟吟。
  最后我依記者俗例問她“最大的夢想”,以為會是在領終生成就獎時大家一起鼓掌下淚,享受殊榮。結果她說“到處去旅行”。
  咦?她曾經說“家是我的堡壘”,一遍一遍。
  “那時我在外面只想早早結束可以回家去,后來……大家都說你去過很多地方,真的嗎?我只記得后臺,還有飯店----天哪,連飯店我也記不清楚了,有一天,我真的試圖想回憶起芝加哥的飯店是什么樣子,比利時的飯店是什么樣子…;…結果超過十五個以后,我完全混亂了。所以這個世界,我們好像到過了,因為有機票,還有行李上的很多標簽……但并不代表我們真的到過那個地方。以后我要真正去了解這個世界。
  “至于家……對我們這些要到處走的人來講,只要按下手提音響上的play,你喜歡的音樂播送出來的時候,那個空間就是你的家。”
  跟她握別。
  回程車上,音響里放《時間的河》,窗外燈火流麗之極,蔡琴的聲音醇厚純凈,“時間的河啊,慢慢地流……”,令人爛醉。那是1987年的歌了吧。
  這么多年了嗎?真不覺得。

名噪一時的“白卷英雄”張鐵生今腰纏萬貫

   作者:唐宋
  1973年,正在遼寧省興城縣白塔公社棗山大隊插隊的張鐵生被推薦參加大學考試。在理化考試時,他僅做了3道小題,其余一片空白,卻在試卷背面給“尊敬的領 導”寫了一封信。在信中,張鐵生訴說了自己在集體利益與個人利益發生矛盾時的心理沖突,發泄他因不忍心放棄集體生產而躲到小屋里去復習功課,而導致文化考試成績不理想的不滿情緒。
  信經《遼寧日報》、《人民日報》刊發后,張鐵生一夜之間成了名噪全國的勇于交“白卷”的反潮流英雄。“四人幫”一伙對張鐵生交“白卷”的行為贊不絕口。張鐵生順利地被鐵嶺農學院畜牧獸醫系錄取。從此,紅得發紫的張鐵生開始頻繁參加社會活動,成為綁在“四人幫”戰車上的一名打手……“四人幫”垮臺后,張鐵生被判處15年徒刑。
  如今,張鐵生出獄已經整整12年了。
  妻子幫他找工作
  1991年10月16日,41歲的張鐵生刑滿獲釋回到原居住地。同年12月22日,他 和沈陽農業大學講師董禮平女士在興城縣結婚。
  出獄后的張鐵生有一種自卑感。在工作問題上,他一直寄希望于遼寧省葫蘆 島市政府給他安排一個崗位。然而,當地政府覺得給張鐵生安排工作的事挺敏感,把這事當作難題,一級一級往上交,一直沒有一個結果。張鐵生決定走出去自己 創業。可是自己能干什么呢?張鐵生想,自己在監獄里曾幫人看過病,有醫療衛生方面的經驗,便想辦一個私人診所。可是,由于沒有專業技術職稱,不能辦理 工商營業執照。張鐵生剛升起來的希望又成了泡影。
  妻子董禮平是一位善解人意的人,她一方面安慰丈夫,一方面暗中托她的學 生金衛東幫丈夫找工作。金衛東大學畢業后在正大康地(深圳)有限公司做預混 劑(畜牧飼料)銷售,1992年又受聘于北京康地公司擔任東北地區經理。金衛東將張鐵生介紹到遼寧省鞍山市遼河飼料公司。遼河飼料公司是遼寧當時最大的一 家飼料公司,老板黃經理是金衛東的朋友。
  這位老板和張鐵生見面后,發現張鐵生是一個性格爽快且辦事干練的人,便讓他先在公司下屬一個工廠辦公室當一名小職員,干一些雜事。
  自己“炒”了老板
  1992年秋天,遼河飼料公司認為張鐵生的能力不錯,便派他到沈陽創建辦事處,并擔任辦事處主任。張鐵生是一個十分好強的人,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他幾乎將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工作上。開拓市場是當務之急。張鐵生開始學習市場營銷知識。他到書店買來一些市場營銷方面的書,一有時間就埋頭苦讀。就這樣, 他一邊學,一邊將所學的知識運用到實踐中,果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半年后,沈陽辦事處的業績從開始的零銷售迅速上升為幾十萬噸的銷量。
  就在這時,公司總部派了一名經理來沈陽接管辦事處的事務。張鐵生十分生 氣,認為公司老總不信任他,于是就離開了辦事處。
  不甘心只做一名推銷員
  1993年4月,張鐵生找到在北京康地飼料公司做高層管理工作的金衛東,希望和他一起創辦飼料公司。金衛東正有此意,他又邀請康地公司另一位同事丁云峰一起參加。很快,天地飼料公司在沈陽農業科學院附近正式成立。
  開始,張鐵生只負責市場銷售。然而,張鐵生不甘心只做一名推銷員,他想 自己既然在做飼料生意,就必須懂得飼料的配方。而飼料的配方是一件技術含量極高的工程,首先要求技術員懂電腦,因為所有的配方都是用電腦操作完成的。 為此,他決定先學電腦。
  剛開始,沒有電腦,張鐵生只能紙上談兵。有一天,他發現中央電視臺教育 頻道每天都有電腦講座,于是,他就跟著學。為了學會打字,張鐵生讓妻子用紙 條把五筆字型的字根抄錄下來,掛在衣柜或墻上,以便隨時記憶。沒有鍵盤,他就在自己大腿上練,把大腿當作鍵盤,手指不停地在腿上敲打。
  為了完全搞懂飼料的配方,張鐵生沒事干的時候就跟著金衛東和丁云峰學習。 張鐵生虛心學習的勁頭,像一個小學生,有時弄得這兩位年紀比他小的合伙人都不好意思,不得不將飼料配方的技術教給他。半年后,張鐵生不僅弄懂了電腦的 系統操作,而且對飼料的配方也精通了。
  6萬元買個“誠信”
  1993年底,金衛東和丁云峰為了謀求更高的發展機會,先后退出天地飼料公司。張鐵生壓力非常大。那時,他手頭最缺的是錢,資金不足令這個剛剛起航的 小公司生存十分困難。就在張鐵生四處求款無門的時候,他一個老客戶、沈陽遼河養雞廠的廠長汪文平給張鐵生預付了10萬元貨款,希望訂購一批飼料。而恰好 那時這種飼料十分緊缺,一時根本沒辦法弄到。張鐵生如實向汪文平說明情況,準備將貨款打回遼河養雞廠。不想,汪文平爽快地說:“貨款就先存在你那里吧,什么時候有貨了,你就什么時候給我發貨。”
  張鐵生用這筆錢在郊外租了一個廠房,到沈陽市第三糧庫進了2噸原飼料那時,他請不起飼料配制的技術人員,便自己試著用電腦配制。
  很快,張鐵生的天地牌飼料上市了。然而,就在公司剛剛有起色的時候,一場滅頂之災悄悄地襲來
  1994年7月,一些農民家里飼養的小雛雞因為吃了天地牌飼料,一只只地癱了。張鐵生馬上趕到事發地,將癱在地上的小雛雞拿回檢驗。結果,他發現剛剛生產出來的飼料氟的含量超標了。盡管當時國內無技術鑒定此類事件是由飼料的氟超標所引起的,張鐵生還是主動承擔了全部損失,一次性賠給遭受損失的所有 農民共6萬多元現金。消息傳出后,許多供銷商紛紛要求退貨。為了穩住市場,張鐵生立即停止飼料的生產,將自己關在家里,全心研究新的飼料配方。一個星期后,他終于又配制了一種新飼料。
  成為“千萬富商”
  有了新的配方,張鐵生開始重新讓自己的天地飼料進入市場。然而,由于發生了上次的事件,推銷飼料的難度就更大了。而且當時國際知名品牌飼料——臺 灣大成飼料已進入沈陽市場。于是,張鐵生采取了一種“跟進”的戰略,即將天 地飼料的價格定位于比大成的價格每噸低50元,“大成”銷售到哪里,張鐵生就跟到哪里。1年后,天地牌飼料在沈陽站穩了腳跟。到1995年,天地飼料已經占據了沈陽絕大部分飼料市場。
  1995年6月18日,張鐵生先前的合伙人金衛東等人在沈陽正式注冊成立禾豐牧業股份有限公司(后改為集團公司)。這時,張鐵生非常清楚,要想把天地公 司的事業做大,還需要更多的人才和新鮮的血液。于是,1998年初,天地飼料公司正式并入禾豐公司,張鐵生以參股(10%)的形式,進入禾豐公司的管理層。 目前,53歲的張鐵生除擔任集團公司商政總監外,還兼任監事會主席一職。而目前的禾豐牧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已成為凈資產過億元、擁有17家子公司的大集團。
  如今,昔日的“白卷英雄”張鐵生已成為腰纏萬貫的“千萬富商”。談起自己的經歷,張鐵生感慨地說:“經過大起大落之后,我終于認識到知識的重要, 并依靠它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我現在可以自豪地說,在改革開放后的市場經濟這 個考場上,我沒有交白卷!” [ 出處:博客中國 原始出處: 《打工》]

懷念農耕時代的文明

  你還用瓦罐去河里汲水嗎?你還在用木桶洗澡嗎?你還住在木屋里面嗎?你還升火還點起油燈還穿土布衣服嗎?回答是否定的。
  人是矛盾的,比如說在患空調病的人那么多的情況下,還是很少有人遠離空調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越來越多的人特別是白領階層正在走向弱不禁風的現狀,那是因為我們高呼著,我們正在走向文明而遠離了最本真的土地。我們不可以拒絕工業文明,它給我們帶來財富帶來便利,既然這是對大多數人而言的,那么對于遙遠而又親切的農耕時代的文明,只能是一種夜深人靜的懷念了。一位德國小伙子,十年前他來中國旅游,從此愛上了中國。十年來他大部分時間都呆在中國,義務為農民們干農活。他可以不計報酬地為襯里的人’砍柴、挑水,插秧、割稻。他學會了所有的農活,并且像一個標準的農民一樣走向水田。熱愛農耕時代的生活方式是要吃苦的,也只有在苦中才能找到一絲樂趣,現實生活中很少有人能做到這樣。除了吃苦以外,他還要受蚊子和螞蟥的叮咬,或許,還得承受那些山民們隨口而出的譏諷。
  我們離農耕時代的文明已經很遠了,但是我們不可以走得更遠,上海人離鄉村更近,他們會趁雙休日去田間采風,會尋找一些野趣。而我們這些小城的人們,因為離土地更近,而差不多徹底忘卻了土地。有一個很傻的想法,那就是有一天,站在水田的中間,讓天地精氣與你匯合,你才會發現,原來比空調室里要舒服一些。據說,有黑心人用避孕藥來催熟催肥黃鱔,這些長得像蛇但是看上去比蛇善良的家伙,變得和毒蛇一樣可怕了,它把身上的激素一起帶給了吃它的人。農耕時代的文明已經成為過去,我只能坐在窗明幾凈的辦公室里,在某一個寂靜的下午懷念農耕時代的文明。《經濟觀察報》李昊

  這是斑竹在網上看見的文章,與大家分享,不代表斑竹的觀點。而且盡量注明出處。
其實對于一個地方的一切,每一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感受,不同的看法。如果文章中的觀點對你不友好,請來信告訴我,我們一起找作者算帳。

上海女人打多少分

外柔內涼
  東廣電臺的淳子小姐懷念80年代,那時的女孩大抵是讀過《安娜卡列妮娜》、《紅樓夢》、《飄》這樣的作品的,小說雖然無實際功用,似乎與生計無補,但長期浸淫于此,卻能養育人的文學情感。80年代的年輕女性是善于做夢的,她們能把愛情經營得有聲有色,頗多滋味。 現在的社會已遠離文學,人變得實際而功利,女性還在努力砥磨鋒芒,變得尖銳富有攻擊,在婚戀領地尤為顯著,文學已被放逐,實利成為圭臬。

  淳子說,現在的上海年輕女人表面溫柔,內里冰涼。有一位第六代導演,初來上海,甫下飛機,見道上有一亭亭女子,提著重物,行動艱難,導演頓起憐香惜玉之心,上前,欲予幫助,女子軟軟一笑,“好格呀。”軟軟的上海話使導演的心腸徹底軟化。

  以后他們成了朋友。再以后,他們又分手。導演給上海女孩下了評語:太精,太狠

  說上海女人有風致,這固然不錯,走在街上,一個個都亭亭玉立,柔柔弱弱的,但這種風致是冰涼的,勢利的,小氣的,自戀的,誰要多看她幾眼,必定會遭白眼。

  上海女人嗲嗎?當然,天底下還有哪個地方的女人能嗲過上海女人,軟軟的話語,甜甜的笑,還有地道的見人下菜的技巧,生生地煽活一個“嗲”字。一位東北大漢說,上海男人真是幸福,有這么多嗲的女人陪伴。但是他有所不知,上海女人對于嗲的施舍其實是很吝嗇的,“嗲”在她們是吸引異性的工具,對于她們不感興趣的男性,她們是決不會嗲的。

  上海女人美麗,這也不錯,但是總的來說,現在美麗的女人實在不如以前多,原因是很漂亮的都到外國去了,也算是一種容貌投資吧,美麗本身就是一種資本。只是上海男人看看有些著急,長此以往,美麗的上海小姐會不會都嫁老外去了呢?(我后來看見報道說有人東瀛是如何的生活不好, 我覺得這世界有時也蠻公平的。)

  上海女人會打扮,這是外地人對上海小姐的普遍贊美。而且最近幾年上海女人對自己的皮肉更刻薄了,瘦身,整容,增高,無所不用其極,如此,美麗固然是美麗了,但也少了清純自然之氣,變成了程式美女,大同小異。不少人很懷念80年代,那時的女孩都清清亮亮的少有修飾,尤其是一對大辮子,把臉襯得樸素而美麗。

  上海女人氣質好嗎,這個問題比較復雜。我們認為,總體上說,上海女人注重外表修飾,內在修煉明顯不足,同80年代相比,有很大的退步。上海女人少了文學趣味,轉向了功利。另外,社會競爭的激烈,與家庭的社會化,上海女人變得越來越外露,越來越尖銳,女人味不斷喪失。 所以,上海女人只能是80分。

  今天上海女人的審美自覺是非常前衛的,她們已經從單純的美容走向瘦身、整容。于是有了比較,與上世紀的樸素自然相比,新世紀經過包裝的女性是否更美呢?
                                選摘自《申江服務導報》192期

  ------看過這篇文章就摘下來了。我覺得蠻有意思的,我想起我的一位網友,在上海讀大學的溫州MM。她向我講述了他們宿舍的2個上海MM如何瞧不起外地人,她們之間是如何折騰,搞到老師那里的事情。其實每個人都容易戴以前的眼鏡看現在的事物。憑心講這 2個地方的女性過去都有相對多的不好行為(大家應該明白我的意思,講白了就不好了)。我們每個人都有缺點,不要把整體和個體混起來。如果你跟一個上海人有比較長的交往,你會發現其實很多事情也是不過如此,很正常的,大家一樣的。只不過開始時他們更喜歡注意自己的上海籍貫。經濟學上講邊際效益。也許這不過是注重比較相對經濟效益的結果。其實是虛榮的表現。其實大家都有,濃摸淡妝總相宜。沒有機會而已。我很欣賞那個導演給上海女孩下了評語。也欣賞淳子小姐的勇氣。
  ------有人講上海的海派文化。我覺得可笑!但是我現在不想講。我一直關注土生土長的上海人、有上海生活經歷的外地人、現在還在上海的外地人。我細心的將他們進行比較。還算運氣。我有這樣的機會。我不是上海人,但是我在上海會被人認為是上海人,我會惡劣的告訴他我是那里的。我是一個戴 有2副眼鏡的自由人。基本上我對上海談不上喜歡不喜歡。鴨舌帽8.24

  武 漢 女 人

  商家的居心是有點兒壞的——只要你敢穿這些價格在100元至700元之間的內衣(確切地說,三點式)在商場逛一圈兒,這內衣就歸你啦。當然,對象是女士。潛臺詞很清楚:穿三點逛商場,諒你也不敢。萬一你敢,好呀,我等于花700元請你當內衣模特,替我招徠顧客。
  據《楚天都市報》報道,深圳也有商家舉辦過同樣的活動,在數天里只有一對姐妹提出一試。而在武漢,頭一天電話報名的就達24人,當天上午有12位女士穿走內衣。一對母女各自取了一件700元的內衣,神情自若地在保安陪同下繞商場一圈。一位小姐在繞場過程中一直低著頭,最后是一溜小跑跑進更衣室。
  我們讀報,七嘴八舌。有的說,是沒什么大不了,身體就那么見不得人么?何況還穿了三點,只當商場是游泳池好了。有的說,如果是另外一個城市,沒人認得我,我也游一圈兒就走。有的說女人們該聯合起來,排成陣勢把他們的內衣都穿走,誰怕誰呀?那對母女的態度是對的,既然豁出去,當然要挑最貴的;羞澀的小姐吃虧了,既然要穿,就該穿得理直氣壯、走得購娜多姿。
  一致的結論是:武漢女人真潑辣。商家不知是否怕了她們。
  武漢的女人……日本人都怕她們呢。
  一年前上了央視《現在播報》的新聞:一個日本人在武漢某酒店叫領班下跪,在場一香港客人報警,后該日本人被遣送出境。當時那位女領班并沒吃虧:什么2叫我下跪?當即動手跟他打起米,武漢女人哪里是好欺負的!外地人初來武漢,覺得武漢人兇,這一次兇得好。日本人離境的鏡頭我在電視上看到了,海關那男孩態度拿捏得不錯;臉上沒什么表情,檢查了他的證件,略點一下頭,放他出境。
  在NEC工作的朋友說,那幾天好多人打電話去問:那個日本人是不是你們NEC的?并要求會見NEC老板,請他談談對此事的感想。武漢人有時很可愛,那股子據說是今天酷暑、明天嚴冬的惡劣天氣造成的火爆熱烈直爽勁兒讓你熱乎。他在大街上、公共汽車上數落你,用兇巴巴的武漢話,你忍氣吞聲聽著,覺得他真兇,聽到后來發現他原來是為你好,他這么煩原來是為你操心哪,他心腸可不壞。
  武漢女人真的厲害,能吵架、能管家、能沖鋒陷陣。五一搶渡長江,135名選手參加,其中男105人,女30人;搶渡成功者33人,其中男16人,女17人。女子組前三名成績為14’08”、14’41”、14’42”,均超過男子組第一名14’49”的成績。武漢的女人怎么樣? 《揚子晚報》

上海女孩我不愛!
上海女孩我不愛, 聲音好樣子壞!
上海女孩我不愛, 不愛國人愛老外!
上海女孩我不愛, 家里不呆外面呆!

  我 就 是 上 海 男 人

  沒有任何不好意思,更沒有任何需要隱瞞,我告訴你,我就是上海男人。以前我從不這樣有意地宣稱,因為我知道,一個上海男人,通常很容易從骨髓里就張揚著上海人與生俱來的高傲,“我是上海男人”很容易被誤解為在標榜自己的地域優勢。
  但是如今我要告訴你,我就是上海男人。說這話的時候,我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底氣。因為你說“上海男人現在最愛聽一句話是‘你不像上海男人’”,并且你還如此解釋,假如一個上海男人不像上海男人,那就說明他“熱情、大方、夠哥們”;假如一個上海男人像上海男人,那么他就是“小氣、瑣碎、矯情、娘娘腔……”的代名詞。一時還無從考證這種數落來自東南西北哪個地域的男人或者女人,反正這一番對上海男人的數落是有水平的。上海的男人聽了這番數落,假如沉默,那就是默認;假如反駁,卻正中了數落者的圈套——小氣、瑣碎……
  上海男人,或許還是個上海小男人,難吶。這一切數落,竟不是空穴來風,大雪無痕。
  上海男人就是那么小氣。大概憑著三杯兩盞的幾句親昵,上海男人是不會慷慨解囊的;上海男人寧當施主,不當債主。上海男人也喜歡酒肉聲色,但是上海男人少將酒肉作為友情的惟一載體,所以喝了酒說大話、夸海口、拜兄弟、認爹娘、開空頭支票的也少,酒肉朋友也少。據說,在騙錢與被騙錢的案件中,上海男人也少。民間的經濟詐騙大案層出不窮,在北方發生過,在南方發生過,惟獨上海發生不了,就是上海男人普遍小氣的緣故,因為小氣,也就警惕,也就多了個心眼,也就少上當受騙。
  上海的男人就是那么瑣碎。上海男人給自己立了許多規矩,給別人也立了許多同樣的規矩。就像上海有太多太多的十字路口,有太多太多的紅綠燈,阡陌交通,公事往來,人情交際,都先定個游戲規則,不像在草原、曠野、高山和大海,可以恣情東西南北上下左右;不必信口開河,但是一諾必定千金;與其先拍胸脯后翻臉,不如先做小人后君子。
  上海男人就是那么矯情。上海男人也看足球,但是寒冬臘月還赤著膊為本地球隊叫囂的興趣,肯定是不會有的;上海男人看球也騷,但是比賽散了還要圍著球場出口處一兩個小時的興趣,肯定也是不會有的。上海男人喜歡將自己打點得像個紳士,而不是將自己裝扮得像個武士;出門在外,上海男人會不經意地抽出隨身帶著的一包紙巾擦汗抹嘴,這個細節,往往在許多其他地域的小姐和女士都不具備的。如果說,這就是矯情的話,上海男人的這份矯情多半也是從西方文明矯來的情。
  上海男人就是那么娘娘腔。絡腮胡子和有胸毛者不多,出不了武松,出不了張飛,出不了令狐沖,當然也出不了江洋大盜,出不了車匪路霸,至多也就是雞鳴狗盜的膽量。即使不做非常的事情,上海男人也不像爺們,比如絕少打老婆,絕少將老婆當作鐘點工使喚,老實本分地適應著兩性關系的時尚潮流。
  許多年前的不刷牙年代,刷牙者遭到了一致的嘲笑;許多年前的不洗腳年代,洗腳者遭到了廣泛的鄙夷。所以,被嘲笑被鄙夷,并不見得是犯了什么錯誤,而是恰恰相反。
  順便再說一句,其實上海男人最聽不得的話是:“你怎么不像上海男人。”這是上海男人的高傲所在。(《錢江晚報》)

下面是我看見的兩個報道,蠻有意思的,笑一笑,十年少

  北 京 女 子 最 想 嫁 上 海 男 人 

  中新網香港五月十七日消息:近日中國內地某網站一項調查顯示,北京女子最想嫁給上海男人。據說北京女子的擇偶標準:第一是上海男人,第二才是歐美男人。在上海女性中有句順口溜:一等男人怕老婆,二等男人罵老婆,三等男人打老婆。
  據中通社報道,說一口上海普通話,戴一副秀才眼鏡,系一條方格圍裙,忙里忙外,做菜做飯,早上送孩子上學,晚上接孩子回家,周末早上不敢睡懶覺,先去菜場討價還價,然后馱著女兒去練琴去家教。偶爾有空,一手牽小孩一手擁嬌妻,一起去了丈母娘家。聽說有的上海年輕女人已經不會燒菜了,老公加班,寧愿吃盒飯,人稱“福氣太太”,倘若丈夫不會燒菜,會被老婆罵。
  上海男人的價值觀:家庭第一,工作第二,自己第三。再高貴的上海男人哪怕是經理、廠長、老板,在單位一夫當關,牛氣沖天;回到家里則是:小囡老大,老婆老二,自己老三。

  北京姑娘最想嫁給上海男人?開玩笑!

  最近,內地某網站公布的一項調查說,北京姑娘最想嫁上海男人。這引起了不少北京姑娘的異議,認為這有些像個玩笑,因為她們覺得從性格上來講,還是更認同身邊的北方男人。
  在許多人眼里,上海男人的典型形象是這樣的:說一口上海普通話,戴一副秀才眼鏡,系一條方格圍裙,忙里忙外,做菜做飯;早上送孩子上學,晚上接孩子回家;周末早上不敢睡懶覺,先去菜市場討價還價,然后馱著女兒去練琴、去家教。偶爾有空,一手牽小孩一手擁嬌妻,一起去丈母娘家。可是,記者隨機采訪的十幾位北京姑娘大多對這樣的“模范丈夫”不以為然。在外企工作的王小姐曾在上海就讀,她認為上海男人性格過于細膩,不夠寬容大度,缺乏陽剛之氣,不是擇偶的首選對象。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的思想對北京姑娘仍有影響,在她們看來,男人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應該是“頂梁柱”,而不是“鍋臺轉”。一位做公務員的北京姑娘說:“男人要是整天陷進家務圈,拘泥于生活瑣事,就會變得婆婆媽媽的,那樣,家里的大事誰來承擔呢?”
  記者從東城區民政局了解到,現在異地聯姻雖然不少,但是北京姑娘嫁給上海男人的并不多。工作人員分析,這可能是因為兩地文化和生活習慣不同,所造成的性格差異也比較大,爽快的北京姑娘似乎更喜歡北方小伙子。而且,現在的北方小伙子也不像過去那樣有點“大男子主義”,許多北方小伙兒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當然,北方男人也并非完美無缺,在北京姑娘眼中他們最明顯的缺憾就是家庭責任感有時不強,有的愛貪杯,有的喜歡夸夸其談,有的不愛做家務,如果能夠克服這些缺點,北方男人的魅力就更大了。  2001年5月20日05:05 北京晨報

團 結 的 異 邦 上 海 人 

  在上海的時候,上海人喜歡各管各、自顧自,可一到了異邦,倒是自覺自愿把自己和大家拴在了一條繩子上,那是沒有客套的真團結,每每上海人得了上海人的好處,一方自是千恩萬謝,另一方則多半會說:“介客氣做啥,大家才是上海人嘛!”聽了大家捂心;找某個人辦事情,相幫引見的那位多半會說:“伊也是上海人,辦事體蠻牢靠的。”聽了大家定心;而如果要找上海人商量可能省點“搞軋”的事體,受托的人心下一盤算可以搞定,便燦然一笑:“大家自家人,總歸好講閑話格。”

  那日,在辦公室看到有一新同事端坐一隅,形似本幫女子,心中一陣歡喜,立刻就想上前用普通話搭訕。可轉而一陣躊躇:有那么一小撮中國人,會因為你用國語跟她們打招呼而心生莫名不快——當下只得隱忍下來稍后在洗手間又遇見……洗手間真是個好地萬啊。巴掌大的一攤。無處周旋、不管情愿也好個情愿也好,總得沒話找話,它實在是公司里頭最能自然而然打破人際僵局的上佳的社交場所;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人在解手之后行種自然的松懈,言語中會少點警惕、表情中會多點柔和,談話間也就有了親切感。 于是我正兒八經發問:“Do you speak Mandrin?” (請問你講普通話嗎?)她頓時面露喜色,連聲應道:“當然說啦普通話是我的母語 ”我大喜過望,再接再厲,又問:“聽你的普通話,奸像是南方人哦 ?”她揚臉一笑:“當然羅。我是上海人嘛 ”我—聽,趕緊來煞不及表白:“哦喲,搞了半日天,才是自家人啊!”接著,兩人自有好番唏噓感慨,迅速互問了“哪年出的國”、“上海家里的地理方位”和“上次何時回過上海”的“老三問”,并連忙把她引見給公司的的另—個上海人,軟件工程師Joe。《申江服務導報》

與 上 海 有 緣

  我不是一個上海人,但我生在江南。我不是一個上海人,但我會上海的生活方式,會上海的鄉音,能讀懂上海人談吐之間的精明,能領會上海人苛刻之中的同情。

  上海是一個讓人歡喜讓人憂的地方。上海的每個人見了外地人,都會不屑的說:"鄉下人,外地人"。上海人很排外,但上海人也有他十分出色的一面:能干,會精打細算。這宛如南方有一絲暖意的春風,柔和的細雨一般。上海人認為能辦到的事,即使別的地方的人覺得辦不到,他照樣做的很干凈利落。 上海人應該是中國人的一種很好的典范。他不追求奢華,只懂得一分辛苦一分收獲。

  我不是上海人,只是我感覺江南的人和上海人一樣,既精明又能干。上海的夜色很美麗,但上海人的內心也很美麗,盡管在表面,他們沒有人情味.但他們是上海人。

顏曉東----

  1975年生于山東省兗州市。
  兗州有水名泗河,就是孔老夫子春天洗澡的那條河。兒時我也常去,當沾了不少圣人氣。現在上游下游都建了造紙廠,河水就拒人于百米之外了。蘭亭尚能留下書圣流觴的小溪,兗州就怎么不能容下至圣先師沐浴的大河呢?
  1993年我高中畢業,到上海對外貿易學院學習。上海是我遭遇的第一個大城市。我是來自大農村的。沖擊是巨大的。我在上海的四年又是其三年大變樣的階段,上海的發達和繁榮讓我目瞪口呆。
  我很喜歡上海,可惜上海人不很喜歡外地人。我曾經在公共汽車上和一老婦爭論。她認為我,外地人,是造成上海公共汽車擁擠的主要原因。我就質問她,那么,江和朱不也是外地人嗎?如果你象指責我一樣對待他們,你無非是排外,我仍然佩服你;如果你不肯或不敢,我鄙視你,因為這就是勢利。一時全車無話。算是抱了回粗大腿。
  從上海來到了北京。 曾經寫過篇文章講自己認為的上海和北京的不同。其實不同很多,相同也很多。北京大度些,上海小氣些;北京雍容些,上海緊湊些;北京舒展些,上海內收些;北京傳統些,上海現代些。但是,北京和上海都是大城市,特大城市。都有大城市通有的特點,如交通堵塞,空氣污染,生活壓力大,   nically,小市民氣(小城市或農村的是不配有小市民氣的)。 在來北京工作前我到過兩次北京。第一次到故宮是大年初五。金鑾殿前只有我一個人。北風怒吼。體會到了那個“故”字。
  我不是很喜歡北京。 http://yanxiaodong.go.163.com/myself.htm

  我 想 去 上 海

  我想去上海,真的好想去,因為他在那里。 無數次的在夢中我夢見他,無數次的幻想過于他見面的場景,也無數次的偷偷的哭過,只因為他。曾經我們約好了我去上海或者是他來北京,但是我知道我現在不可能會去的,因為有太多的原因太多的理由讓我不能去,有太多的阻力橫亙在我的面前,于是五一了,我只能是幻想著那幻想過千遍的畫面在自習室里寫作業,只能在心里偷偷的給自己找理由,然后再將這個心愿留到以后無盡的歲月里,只希望能夠在一個云淡風輕的日子里,我能夠與他在上海相遇,笑看世間的風云,笑對人間的滄桑,即使有淚,心是快樂的,足矣!

  上海才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它和怪物沒什么兩樣

  我就是這么覺得,生活在這里20年,怎么看怎么不順眼。上海真的有象下面這些人說的那么好嗎?不,其實不然! 他們看見的只是那粉飾過的華麗外表,卻無法察覺內部的腐敗與不堪。 希望各位不要在奮斗的同時被上海吞噬掉,不是嚇唬,是隱患! 信不信由你!

  上海,一個擁有美女的上半身,下半身卻是七種妖怪的怪物!




版權所有 face21cn 文訊發展事業部

 www.okjwjg.live 科技、文化、人類學 

 


神龙宝石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