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的 感 悟 愛的流行色 老式情歌 心心相印 另類 愛的記憶

回頭愛情原來在

ricki_愛凡 文/西嶺雪
  多年之后我依然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后,明媚地幾乎不真實,而我在這樣的日子里,同君寒分手。
  空氣中有花香的氣味,被陽光曬得很溫暖,蟬一聲聲地叫著,蝴蝶捉對起舞。一切都靜謐而美好。
  而我,我要通君寒分手。
  四年了,同君寒相識已經整整四年了,我一只默默守候著他,從他考研一直等到他碩士畢業。
  然后,他說他打算攻博,并沒有給我一句承諾。甚至沒有對我說愛。我曾經問過他,唯一的一次問過他:“你愛我嗎?”
  可是,他沒有回答。
  我的心死了。
  君寒從沒有說過他愛我。 他明知道,只要他說一句,我可以為他赴湯蹈火,捐棄一生。但他就是吝嗇一句最簡單的承諾。
  或者,是他把感情看得太重;或者,是覺得還不到承諾的時候;或者,他并不愛我……這樣的日子已不止是相思的痛苦,更還有猶豫地屈辱。在等待和企盼中,自尊與自信一點點流失。只有離開,才可以讓我重新找回我自己。
  只有離開。離開北京,離開君寒,離開想他等他找他的念頭。
  于是,我離開了。非常徹底地,不僅僅告別了北京,而且告別了單身生活——我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同一位新結識的記者迅速作出結婚的決定。
  他只不過認識我才三天,可是他已經明確地表白:“我愛你。” 我并不了解他。但我決定嫁他。
  就在我們舉行婚禮的當夜,君寒自分手后第一次主動給我打來了電話。
  是那個記者接的——現在他是我的丈夫了。
  他把電話遞給我:“找你的。”眼中閃過一抹遲疑。在接過電話的一剎那,我已經心碎地知道,是君寒,一定是他。
  我沒有容他說話,開口便說:“我今天舉行婚禮,請為我祝福。”
  他呆住了。
  我殘忍地希望以傷害他來證明自己。“不祝福我嗎?”許久,他說:“保重。”
  我率先掛斷電話。不是因為恨。不,我從未恨他。正相反,是因為,我仍然愛他。佛經上說: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我愛君寒,所以,我恐懼。甚至不敢聽他說什么。 我一直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君寒突然打電話給我要說什么。
  我沒有問。不問,就可以盡情想象。
  但是,我仍然想知道,他,有沒有愛過我。有沒有?
  在夢里,我一次次地追問:“你愛我嗎?愛我嗎?”
  即使已婚,即使知不知道答案已經無法再改變什么。可是,我想知道。那是我對少女時代唯一的牽念。愛我嗎?漸漸地,我不再為君寒流淚。我的生活日趨平淡,但是安穩。記者老公升了編審。小房子換成了大房子。摩托車換成了轎車。我沒有要孩子,但是養了兩條狗。 我真的生活得很好。
  偶爾我仍然會想起君寒,想起那個陽光明媚的午后,空氣中溫暖的花香,蟬和蝴蝶。心仍然會細碎地疼痛,但不再撕裂。
  我只是想,一遍遍地想,他,愛過我嗎?
  少女情懷總是詩——浪漫,精致,瞬息萬變。
  少婦的生活卻是理論書,枯燥,漫長,每一天都那么漫長,可是一年也就那樣過去了。不知不覺,便是四年。成就一位博士的時間。
  一次出差到北京,我平靜地撥響了君寒的電話。為什么不呢?既然我仍然記得他,而且不再為他流淚。我比約會時間提前10分鐘來到酒店,等他的時候,我又想起了那個午后。
  今天是個陰天,沒有燦爛的陽光,而且我的心情平靜。但是一次次地,不由自主地,我想,他,愛過我嗎?愛我嗎?君寒準時到達。他說過:準時是帝王的美德。君寒從不遲到。君寒且從不妄言,不講粗話,不吸煙喝酒,不賭博。 四年未見,他并不顯老,略略胖了一點,不多,可是足以把四年前那份清竣剛剛填平。
  我們共進晚餐,他叫了一杯扎啤,而我點起一支520香煙。雙方便不由得都有一點點感慨。誰說歲月無痕呢?連習慣都變了。
  他問:“什么時候學會抽煙了?”我答:“在你學會喝酒的時候學會的。”我告訴他:這種煙的牌子叫做“520”,意思就是“我愛你”。臺灣產,全部走私進來,市面上很不容易買到。 煙蒂處有一顆鏤空的小小的紅心。一包煙有20支,便有20顆心。
  吃過飯,我們去青年湖散步。
  晚風微涼,我在湖邊停住,問:“現在可以告訴我答案了嗎?”“什么?”“你知道的。”我不看他,只看湖水。“你知道我問你什么?我一只想知道答案。”一直一直,忘不了。其實我已經不在乎他是不是愛我。我只是想知道。哪怕不愛,也仍然希望明白地知道。
  可是他仍然不肯答我。湖水亦沉默。520的香煙在空中寂寞地飄散,不規則的煙圈像一個個問號。愛我嗎?愛我嗎?然后我們便散了。我在北京只停留了三天。走的時候,約了一位網上結識的女孩子在車站咖啡廳見面。剛剛落座,我的手機響起來,是君寒,問我幾點的車,要為我送行。
  我笑著拒絕了。北京太大,天太熱,他太忙,能說的話都說完了,沒說的一輩子也不會再說出口,我不覺得有什么必要再見一面。
  女孩在網上讀過我的故事,她知道君寒是誰。問我:“為什么要拒絕?你真的一點不想見他?”
  我笑:“也難說。不過我欣賞的是那樣一種男人,當我拒絕他送行,他不必口頭糾纏,卻會突然出現在火車站,然后說:我已經來了,你在哪兒?”
  女孩笑起來:“這樣的男人,已經絕跡了。現在到處都是用舌頭代替雙腿的人。”
  咖啡漸冷。我的手機再次響起,仍是君寒。“我已經到了北京站,你在幾樓?”我驚訝:“可是,我在西站呀!”電話再次斷了。而我的心,就像一把六弦琴被演奏者以輪指迅速撥過,振蕩不已。
  如果這世界上有一個人按照我的想象塑造,溫文,儒雅,沉靜,博學,有真正的高貴情操,那就是他。
  可是他卻不愛我。
  我抬起手腕,離開車還有不到一個小時,而北京站到西站距離甚遠。
  我想,我們到底還是有緣見一面。心里反而有一點點歡喜。模糊的,不明確的小小歡喜。
  也許,是因為我始終都害怕面對。不相見,便無須再糾纏詢問,也就無須失落悵惘——愛我嗎?
  但是自這一分鐘起,我的手機便一次次地響起:“我已經到了前門,有一點塞車,如果趕不及,你就先進站,我到站臺上找你。”
  “我已經到了站前了。”
  “我就要下車了。”
  我看著手表,離開車只差十分鐘,淚水幾乎都要涌出來,我說:“我就要上車了。”
  檢票口空空蕩蕩,檢票員掛出停檢牌。
  我攔住她懇請:“請再給我一分鐘。”最后的,近乎絕望的一分鐘。
  終于,我提起行李,舉步維艱,走向檢票口。當我最后一次回頭,君寒終于出現在候車大廳的門口。
  每個女子都有一位自己心目中的“白馬”,也許得到并不是目的,遇到已該心足。
  網友女孩及時地遞出站臺票,同時說:這真是只有電影里才會出現的經典情節。音樂都應該會響起。
  可是這畢竟不是電影。
  所以沒有音樂,有的只是汽笛的聲聲催促和車站熙熙攘攘的人聲。
  我們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奔向站臺,甚至沒有一個對視的瞬間。我不會因此而決定留下,我們亦沒有熱烈擁抱。
  這只是凡人生活中一次平凡的送行。火車不會因為我們的故事而延時,就像當年我與君寒分手,天空亦不會配合我的傷心而忽然大雨傾盆。
  當我登上車梯,回頭。他說:“保重。”
  我不敢正視他的眼睛,怕淚水會因此不受控制,四年的努力就此付諸流水。但是心,心是這樣地柔軟,一寸寸地融化,化成了水。
  火車準時點準分地啟程了。
  隔著玻璃,我看到站臺他微微發胖的身影,可是還是那樣帥氣,儒雅,一如當年初見。
  然而永恒的從來都只是剎那。
  終于火車轉了個彎,什么都看不到了。
  而夕陽如火,避無可避地對我迎面砸了過來。
  我跌坐在臥鋪上,一顆心悠悠蕩蕩,思緒如萬馬奔騰,卻又分明沒有一個清晰的念頭,只是覺得想哭。
  不,不要流淚。我已經長大,而且為這成長付出過代價。
  不可以,再重復傷心歷史。我閉上眼睛。
  他的身影,他的英俊的面容,微帶汗水,眼睛在與我相觸的一霎倏地一亮。
  那一幕,將成為我記憶中的定格。從此代替那個午后明媚到殘酷的陽光。
  10分鐘后,我想起君寒在開車前遞給我的塑料袋。
  無非是果汁、點心等打發漫漫長途的一些零食,然而另外還有一個小小的袋子,包裝得十分精致。
  我捧起它,宛如捧著自己的心。
  是心吧?
  我望向窗外,夕陽已經遠了。然后,我輕輕地,輕輕地打開包裝,如撥開薔薇的花瓣。
  花芯處,卻是安安靜靜的兩包煙——520!
  520——我愛你!
  我再也忍不住,捂住臉,淚水終于無聲無息地直留下來……

愛情,只是一堆細節

  愛情的神奇與美妙表現在影視、文學作品中,總是那么纏綿悱惻、轟轟烈烈,導演、演員以及作家們調制的愛情像一杯雞尾酒、一壺綠茶或是一缸老酒什么的,反正總有獨特的能給人留下強烈印象的味道。蕓蕓眾生的愛情往往沒有情節,有的只是生兒育女、鍋碗瓢盆的一堆細節。其實,如果沉下心來,將這些細節逐一晾曬,細心品味,相信許多人不難得出結論----這也是一部情節起伏、蕩氣回腸的連續劇。

  有一對差點離異的夫妻的故事,很能讓人咀嚼。這對夫妻離婚的主要原因是丈夫每天在外應酬多,接觸到的都是些高雅而有趣的“上層人士”,逐漸地他認為妻子太家庭婦女化了,而且兩人在許多事情上的看法差距越來越大。丈夫問即將搬出去生活的妻子,還需要他做些什么?妻子平靜地說:“我為你做了十多年的飯了,現在只想你也下廚為我做一餐飯。”丈夫答應了妻子的要求,一大早就去菜場買菜,然后洗菜、圍上圍裙炒菜……妻子一直都在旁邊平靜地看著。等一桌豐盛的飯菜擺上桌,丈夫端起酒杯對妻子先說了聲“對不起”,事情便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丈夫開始請求妻子原諒,說不想離婚了。通過做這一頓飯,他重新審視起了妻子對自己的愛,特別是站在煤氣灶前的那種感覺特別強烈———透過嗆人的油煙味他看到了樓下的那個嘈雜的菜市場,這是妻子看了十多年的景色。灶臺前是妻子看待社會和生活的角度,而他偶爾有空也只是在擺滿盆景的前陽臺看看大街上的車水馬龍。站在妻子的角度來觀察,他便覺得妻子平時里對自己嘮叨的一些家務事有了許多情趣。

  同樣是一對即將離婚的夫妻,因為妻子總嫌丈夫委瑣,沒有男子氣概。他們決定出去旅游一趟,然后好合好散。當他們從廬山回來后,兩人卻和好如初了。原來,在山上看風景時,妻子注意到,每當走在一側是懸崖的山路上時,丈夫都會悄悄地走在靠懸崖的那側。這讓她想起每次過街時,丈夫這個“小男人”總會情不自禁地去牽她的手……終于,她主動伸出手去,牽住了路上一直保持著一肩之隔的丈夫的手,說永遠也不會放下了。

  世間也許真的存在驚天泣地的愛情故事。可對我們來說,蘊含在日常細節之中的愛情體驗更真實更彌足珍貴。愛情的細節是些散落在生活中,泥沙所不能湮沒的珍珠。能用欣賞的眼光將珍珠串起并珍藏的人是有福的。
----《揚子晚報》

  我就是愛他

  女人嫁了一個薪水比她少、學歷比她低、職業又比不上她的男人。每一次,當兩個人認識新朋友‘她總會跟對方說:
  “我先生本來是這樣這樣的……”
  她喜歡告訴別人她丈夫本來可以拿到更高的學歷、本來可以找一份好一點的工作。她這樣說,是想保護他。她害怕別人看不起她丈夫,或者是拿她來跟丈夫比較。
  這大概是弄巧反拙吧?
  她說他本來可以好一點,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那等于說,她不接受現在的。她心中愛的,是那個本來比現在好一點的男人。
  假如她接受現在的他,她根本用不著這樣跟人解釋。
  當她也不介意他的學歷和薪水,還有誰有資格去介意呢7她欣然接受,又有誰敢看不起他7她愈是袒護他,人家反而看透她的心
  保護一個你所愛的人,不是替他解釋、惋惜或辯白。最強的保護便是愛。
  “我就是愛他這個樣子!”
  這句話比什么都更體貼。
  你是那個男人,你也不會想聽到妻子跟別人說,你本來可以比現在更配得起她。
  一句老生常談,我們卻常忘記了。當你愛一個人,你要嘗試用他的方式去愛他。
張小嫻

  行為的本意

  都市里年輕人派對,現在基本上是實行AA制。但是戀人間約會你會怎么辦?而你的行為恰恰能表明你內心的真實想法。這是培講述的他自己和與女友的行為本意。

  培第一次趕了很遠的路,去與玉約會時已經是晌午。先得填飽肚子。于是兩個人進了一家飯店。點菜、吃飯,快吃好時,培自然的叫過服務員結帳。玉不同意,要自己付。服務員還是尊重傳統,接過培遞上的票子。但玉不依,硬是最后由自己付了兩個人的帳。倒也覺得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他還是第一次約會,也沒有經驗,只要有飯吃,管他誰付。

  有了第一次,在第二次時,玉草草吃好,待服務員走來時,迅速拿出錢,往桌上一放,服務員自然結帳去了。本來以培的個性,你我結帳都無所謂的,可是她那副樣子,讓培大倒胃口。培說他總覺得這里面肯定有問題存在。兩次一聯系,培總結說,玉是個不錯的女孩,與自己總的來說還是蠻可以相處的。但是她的行為也表現了她的內心的一些想法,也許她自己都不太清楚。兩次搶著付款,表明她的金錢觀很強,可能會因為對金錢的追求舍棄生活中的許多,和她在一起,對生活的樂趣享受不多。其實第二次付帳可以大方一點,她生怕被人看見。說明她心里有許多顧慮,以后當生活中有困難出現時,她不一定能正確面對,也許會太在乎別人的眼光而使兩人的生活出現危機。培細細一想,心里就怪不舒服的。
  故事如果到這里應該差不多了,但是好戲還在后頭。
  一段時間后,培和樂成了朋友,后來成了夫妻。當然培沒有必要告訴玉關于樂的情況;樂也不知道玉是怎么回事,他們兩人都不認識對方。兩個人在基本的方面的很相象的,畢竟培當初也蠻看中玉的,只是覺得玉實在是不可理喻才分開的。2年后,兩個女人因為工作的關系竟然認識了,進一步竟成了好朋友。這時玉還是一個人,培和樂已有了一個小不點兒。兩個女人沒有想到對方和自己有緣的曾經都是同一個男人。玉只知道風風火火的生活,但不知道自己一些習以為常的行為深處的本意。使得自己與很投緣的樂永遠差那么一點。
  戀情和親情、戀人和太太很近;有時只是相距一只電話、一句問候的距離。只是相距這距離背后行為的本意。 ------正確認識自己比認識別人更重要。

男人實話實說:"為什么娶她"

  是什么讓他甘心放棄自由、拋卻顧慮,用一生的承諾牽你的手?
  黃磊,28歲,電腦工程師
  那天我們大吵了一架,因為我發現她天天都跟辦公室的男同事出去。“關你什么事?!我又不是你老婆!”她沖我大喊。就是那一刻,我決定向她求婚了——雖然時間有點不合適,主要是不夠浪漫——我也沖她大喊:那么我們就結婚吧!
  立同,34歲,銷售經理
  我家里人都說我一定找不到老婆,因為脾氣不好,很容易就大發雷霆。他們說的沒錯,我的難以自制的怒火燒走了好幾個女朋友。可是阿迪不一樣,她始終堅定地站在我身旁。有一天,阿迪告訴我她不開心,因為看到我周圍的人都因為我的壞脾氣疏遠了我。是阿迪給了我改變自己的決心和動力。就算只為了她的耐心和對我的忠心,我也會娶她。
  張林,36歲,設計師
  在電臺聽過一首很傻的歌,唱的是:我在等一個聰明的女子,她總是穿著短短的裙子。當時我正在約會一個聰明的女子,她就穿著短短的裙子。那首歌讓我立刻意識到如果不抓緊,她就會被別的男人搶去。我是說,聰明的,愛穿短短裙子的女子是不會無限制地等待一個不那么聰明的男人。現在她已經是我的了。我不再讓她穿那種短短的裙子了。
  諾華,36歲,律師
  我們戀愛六年了,我的工作進展順利,我已經存夠了錢可以買一輛夠家用轎車,我現在缺的就只是一個家了。我告訴南南我的事業進展順利,我喜歡和她在一起,我父母也喜歡她。那么我們為什么不結婚呢?
  羅,35歲,產品推廣
  媽媽在醫院住了一個月,小敏每天都去看她。那么活潑好動的她居然能整個下午坐在我媽媽的病床邊。當媽媽一天天好起來的時候,我下定了娶她進門的決心。
  阿克,27歲,銷售
  我25歲結婚,28歲離婚。32歲的時候,我認識了葉。經歷和年齡使我已經能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樣的婚姻:簡單,誠實,可以分享。葉能給我這一切。我想我不需要再等待。相識1年后,我們結婚了。
  吳立群,34歲,演員
  父母都說我再不結婚就會變成個老光棍。媽媽還強調我自從認識了林林之后變得如何如何快樂和自信。她這樣嘮叨了多半年后,我就和林林結婚了。
  李子,37歲,工程師
  因為當時在眾多的追求者中,她卻看上了相貌平平的我,我的確令我受寵若驚。我想,有這么好的女孩子愛我,為什么不結婚呢?
  周利華,31歲,教師
  她17歲時就跟了我,拍拖整八年了。雖然到了這個時候激情全無,但我還有退路嗎?她把美好的一切都給了我,我總得對得起人家,否則,也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轉自千龍生活



版權所有 face21cn 文訊發展事業部

 www.okjwjg.live 科技、文化、人類學 

 


神龙宝石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