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頻道首頁 | 本站地圖 | 論壇留言 | 合作聯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動態 考古發現 歷史研究 歷史人物 外國文化 民俗文化 成語故事 國學經典 文化其他

永久禁止出國展覽的64件頂級國寶名錄

2013-09-26
64件頂級國寶名錄,文化動態,首批一級文物禁止出國(境)展覽

永久禁止出國展覽的64件頂級國寶名錄

國家文物局發出通知

首批一級文物禁止出國(境)展覽

為加強我國珍貴文物出境展覽的管理,切實保證文物安全,日前,國家文物局發布《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其中64件(組)一級文物自即日起禁止出國(境)展出。

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深化和對外文化交流的擴大,文物出國(境)展覽呈現出日益繁榮的局面。但是也由此加大了文物遭受損害的可能性,對文物的安全構成了潛在威脅。對此,國家文物局根據地方文物部門和有關方面專家的意見,確定了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的重要文物共64件(組)。

◆ “五星出東方”護膊

◆ 彩繪鸛魚石斧圖陶缸

◆ 陶鷹鼎

◆ 司母戊銅鼎

◆ 利簋

◆ 大盂鼎

◆ 虢季子白盤

◆ 鳳冠

◆ 嵌綠松石象牙杯

◆ 晉侯蘇鐘(一套14件)

◆ 大克鼎

◆ 太保鼎

◆ 河姆渡出土朱漆碗

◆ 良渚出土玉琮王

◆ 水晶杯

◆ 淅川出土銅禁

◆ 新鄭出土蓮鶴銅方壺

◆ 齊王墓青銅方鏡

◆ 鑄客大銅鼎

◆ 朱然墓出土漆木屐

◆ 朱然墓出土貴族生活圖漆盤

◆ 司馬金龍墓出土漆屏

◆ 婁睿墓鞍馬出行圖壁畫

◆ 涅槃變相碑

◆ 常陽太尊石像

◆ 大玉戈

◆ 曾侯乙編鐘

◆ 曾侯乙墓外棺

◆ 曾侯乙青銅尊盤

◆ 彩漆木雕小座屏

◆ 紅山文化女神像

◆ 鴨形玻璃注

◆ 青銅神樹

◆ 三星堆出土玉邊璋

◆ 搖錢樹

◆ 銅奔馬

◆ 銅車馬

◆ 墻盤

◆ 淳化大鼎

◆ 何尊

◆ 茂陵石雕

◆ 河姆渡土“陶灶”

◆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

◆ 舞馬銜杯仿皮囊式銀壺

◆ 獸首瑪瑙杯

◆ 景云銅鐘

◆ 銀花雙輪十二環錫杖

◆ 八重寶函

◆ 銅浮屠

◆ 銅錯金銀四龍四鳳方案

◆ 中山王鐵足銅鼎

◆ 劉勝金縷玉衣

◆ 長信宮燈

◆ 銅屏風構件5件

◆ 角形玉杯

◆ 人物御龍帛畫

◆ 人物龍鳳帛畫

◆ 直裾素紗禪衣

◆ 馬王堆一號墓木棺槨

◆ 馬王堆一號墓T型帛畫

◆ 紅地云珠日天錦

◆ 西夏文佛經《吉祥遍至口本續》紙本

◆ 青花釉里紅瓷倉

◆ 竹林七賢磚印模畫

“五星出東方”護膊



亦稱:“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織錦護臂。漢晉時代。圓角長方形,絹緣,縫綴六角系帶,長18.5厘米,寬12.5厘米,系帶長21厘米,部分系帶殘斷。護臂用面錦為“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文字織錦,五重平紋經錦,經密220根/厘米,緯密24根/厘米,寶藍、草綠、絳紅、明黃和白色等五組色經根據紋樣分別顯花,織出星紋、云紋及孔雀、仙鶴、辟邪虎等禽獸紋樣,紋樣題材新穎、風格別致;每組花紋循環為7.4厘米,上下兩組循環花紋之間織出“五星出東方利中國”小篆文字。白色絹緣系用一通幅的絹條縫制成絹經密50根/厘米,緯密40根/厘米,系帶經密60根/厘米,緯密28根/厘米。現藏于:新疆區考古研究所。

彩繪鸛魚石斧圖陶缸



新石器時代。陶質彩繪,器高47cm、口徑32.7cm。1978年河南省臨汝縣閻村出土,屬新石器時代仰韶文化類型,陶缸繪有鸛鳥銜魚,旁邊豎立一件石斧的畫面,作者用白色在夾砂紅陶的缸外壁繪出鸛、魚、石斧,以粗重結實的黑線勾出鸛的眼睛、魚身和石斧的結構,畫面效果粗獷有力,繪畫具有中華民族遠古時代的造型特征,是一件罕見的繪畫珍品。現藏于:中國歷史博物館。

陶鷹鼎



商代。通高只有36厘米,但看上去顯得威武而雄壯。鷹的前胸為鼎腹,飽滿粗壯,器口開在鷹的背部。鷹的雙目圓睜,周身光潔未加紋飾,喙部呈有力的勾狀。鷹鼎整體結構簡潔,體積感很強,鷹的雙足和尾部為鼎足穩定地撐柱于地,后收的雙翅圍過鼎的中后部,形成一種前撲的動勢,配上鷹頭部的大眼、利喙,使這只鷹顯得威風凜凜,桀驁雄猛的氣勢。現藏于:中國歷史博物館。

“司母戊”銅鼎



亦稱:司母戊大方鼎。商后期(約公元前十四世紀--公元前十一世紀)。高133厘米、口長110厘米、口寬79厘米、重832.84千克。司母戊鼎立耳、方腹、四足中空,除鼎身四面中央是無紋飾的長方形素面外,其余各處皆有飾紋。在細密的云雷紋之上,各部分主紋飾各具形態。鼎身四面在方形素面周圍以饕餮作為主要紋飾,四面交接處,則飾以扉棱,扉棱之上為牛首,下為饕餮。鼎耳外廓有兩只猛虎,虎口相對,中含人頭。耳側以魚紋為飾。四只鼎足的紋飾也匠心獨具,在三道弦紋之上各施以獸面。鼎腹內壁鑄有銘文"司母戊"。據考證,司母戊鼎應是商王室重器。其造型、紋飾、工藝均達到極高水平,是商代青銅文化頂峰時期的代表作。 1939年河南省安陽市武官村出土。商代后期王室青銅祭器,一說為商王文丁為其母而作;另一說為商王且庚、且甲為其母而作。此鼎型制雄偉,是中國目前已發現的最大、最重的古代青銅器,有“青銅之冠”之稱。現藏于:中國歷史博物館。



左圖 司母戊銅鼎鼎耳細部 右圖 司母戊銅鼎鼎銘細部

利 簋



西周早期。為武王時期有司(官名)利所作的祭器,1976年出土于陜西臨潼,是已發現的時代最早的西周青銅器。高28厘米,口徑22厘米。圓形,侈口,鼓腹 ,雙獸耳垂珥,圈足下附有方座,造型莊重穩定。以云雷紋為地,腹及方座飾獸面紋,圈足飾夔紋,獸面巨睛凝視,森嚴可怖。腹內底部鑄有銘文4行32字 , 述及武王伐紂在甲子日晨,并逢歲(木)星當空,與《尚書 武成》、《淮南子  兵略訓》等古代文獻所記相合,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現藏于:中國歷史博物館。

大盂鼎



西周西周康王時期。鼎高一百點八厘米,口徑七十八點三厘米,重一百五十三點三公斤,鼎身為立耳、圓腹、三柱足、腹下略鼓,口沿下飾以饕餮紋帶,三足上飾以獸面紋,并飾以扉棱,下加兩道弦紋,使整個造型顯得雄偉凝重,威儀萬端,內壁有銘文二百九十一字,內容為周王告盂,殷代因酗酒而亡國,周代忌酒面與,要盂一定要很好地輔助他,敬承文王武王的德政。同時記載給盂的賞賜相傳此鼎於清道光間在陜西眉縣禮村出土,為該地郭氏所得,后歸周雨樵。同治間左宗棠以重金購得,又歸蘇州潘祖蔭。解放后,1951年潘氏后人捐獻國家。為上海博物館所收藏,1959年撥交中國歷史博物館。這件周康王時的大盂鼎,是現存西周青銅器中的大型器。造型端莊穩重,渾厚雄偉,典麗堂皇,為世間瑰寶。西周早期的金文有瑰異凝重、雄奇恣放質樸平寶等數類。大盂鼎屬於瑰凝重這一類,銘文大字,字體莊嚴凝重而美觀,故在成、康時代金文中,以書法的成就而言,當以大盂鼎居首位。現藏于:中國歷史博物館。

大盂鼎銘文



大盂鼎內壁有銘文二百九十一字,其內容為:周王告誡盂(人名),殷代以酗酒而亡,周代則忌酒而興,命盂一定要盡力地輔佐他,敬承文王,武王的德政。其書法體勢嚴謹,字形,布局都十分質樸平實,用筆方圓兼備,具有端嚴凝重的藝術效果。開《張遷碑》、《龍門造像》之先河。以書法成就而言,大盂鼎在成康時代當據首位,是西周早期金文書法的代表作。

虢季子白盤



西周。虢季子白盤鑄于周宣王時期,與散氏盤、毛公鼎并稱西周三大青銅重器。此盤造型奇偉,原器高39.5厘米,上口呈長方形,口長137.2厘米,腹下斂,平底,曲尺形四足。四壁各有含環獸首兩個,腹上部為竊曲紋,下部為環帶紋,是價值連城的藝術精品。虢季子白盤被譽為西周三大青銅重器之首。盤形制奇特,似一大浴缸,為圓角長方形,四曲尺形足,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使器物避免了粗笨感。四壁各有兩只銜環獸首耳,口沿飾一圈竊曲紋,下為波帶紋。盤內底部有銘文111字,講述虢國的子白奉命出戰,榮立戰功,周王為其設宴慶功,并賜弓馬之物,虢季子白因而作盤以為紀念。銘文語言洗練,字體端莊,是金文中的書家法本。此盤自道光年間出土后曾被當地農人用以喂馬,后縣令以數錢據為己有。幾經動蕩,此盤被劉銘傳覓得,極為珍惜。在其后幾十年內,凱覦此盤者不乏其人,劉氏后人將盤重埋地下,遠避他鄉。解放后,劉肅將此盤掘出獻給國家。自此,虢季子白盤才得以重放異彩,供世人欣賞。虢季子白盤先曾藏于故宮博物館,現藏于:中國歷史博物館。

虢季子白盤銘文



虢季子白盤銘文白話譯文:在十二年正月初吉期間的丁亥日,虢季子白制作了寶盤。顯赫的子白,在軍事行動中勇武有為,經營著天下四方。進擊征伐玁狁,到達洛水之北。斬了五百個敵人的首級,抓獲俘虜五十人,成為全軍的先驅。威武的子白,割下敵人左耳獻給了王,王非常贊賞子白的威儀。王來到成周太廟的宣榭,大宴群臣。王說:“白父,你的功勞顯赫,無比榮耀。”王賜給子白配有四馬的戰車,以此來輔佐君王。賜給朱紅色的弓箭,顏色非常鮮明。賜給大鉞,用來征伐蠻夷。(子白作器以使)子子孫孫萬年永遠地使用。

鳳冠

明代。定陵出土的鳳冠共四件,三龍二鳳冠、九龍九鳳冠、十二龍九鳳冠和六龍三鳳冠各一頂,孝端、孝靖兩位皇后各2頂。冠上飾件以龍鳳為主,龍用金絲堆累工藝焊接,呈鏤空狀,富有立體感;鳳用翠鳥毛粘貼,色彩經久艷麗。冠上所飾珍珠、寶石及重量各不相等,最多的一頂上有寶石128塊,最少的95塊;珍珠最多5,449顆,最少的3,426顆,最重者2,905克,最輕者2,165克。冠上嵌飾龍、鳳、珠寶花、翠云、翠葉及博鬢,這些部件都是先單獨作成,然后插嵌在冠上的插管內,組合成一頂鳳冠。 鳳冠造型莊重,制作精美,其工藝有花絲、鑲嵌、鏨雕、點翠、穿系等項。點翠面積大(四頂鳳冠上有翠鳳23只,翠云翠葉翠花多達數百片),寶石鑲嵌多達400余顆,大小珠花及珠寶串飾的制作也不少。最后的組裝更是一項非常復雜的工序,各飾件的放置,幾千顆珍珠的穿系,幾百顆寶石的鑲嵌,諸多飾物于一冠,安排合理。鳳冠口銜珠寶串飾,金龍、翠鳳、珠光寶氣交相輝映,富麗堂皇,非一般工匠所能達到。鳳冠上金龍升騰奔躍在翠云之上,翠鳳展翅飛翔在珠寶花葉之中。鳳冠是皇后的禮冠,在受冊、謁廟、朝會時戴用。1957年北京市昌平縣定陵出土。現藏于:中國歷史博物館。

六龍三鳳冠



六龍三鳳冠,通高35.5厘米,冠底直徑約20厘米。龍全系金制,鳳系點翠工藝(以翠鳥羽毛貼飾的一種工藝)制成。其中,冠頂飾有三龍:正中一龍口銜珠寶滴,面向前;兩側龍向外,作飛騰狀,其下有花絲工藝制作的如意云頭,龍頭則口銜長長珠寶串飾。三龍之前,中層為三只翠鳳。鳳形均作展翅飛翔之狀,口中所銜珠寶滴稍短。其余三龍則裝飾在冠后中層位置,也均作飛騰姿態。冠的下層裝飾大小珠花,珠花的中間鑲嵌紅藍色寶石,周圍襯以翠云、翠葉。冠的背后有左右方向的博鬢,左右各為三扇。每扇除各飾一金龍外,也分別飾有翠云、翠葉和珠花,并在周圍綴左右相連的珠串。整個鳳冠,共嵌寶石128塊(其中紅寶石71塊、藍寶石57塊),裝飾珍珠5449顆,冠總重2905克。由于龍鳳珠花及博鬢均左右對稱而設,而龍鳳又姿態生動,珠寶金翠色澤艷麗,光彩照人,使得鳳冠給人端莊而不板滯,絢麗而又和諧的藝術感受,皇后母儀天下的高貴身份因此得到了最佳的體現,為定陵中出土的鳳冠之首。

三龍二鳳冠



三龍二鳳冠,即孝端皇太后鳳冠,高26.5厘米口徑23厘米,鳳冠共用紅、藍寶石一百多塊,大小珍珠五千余顆,色澤鮮艷,富麗堂皇,堪稱珍寶之冠。

九龍九鳳冠



九龍九鳳冠,高27厘米、口徑23.7厘米、重2320克,有珍珠3500余顆,各色寶石150余塊。此冠用漆竹扎成帽胎,面料以絲帛制成,前部飾有9條金龍,口銜珠滴下,有8只點翠金風、后部也有一金鳳,共9龍9鳳。后側下部左右各飾點翠地嵌金龍珠滴三博鬢。這頂豪華的風冠,共嵌紅寶石百余粒、珍珠5000余粒。

十二龍九鳳冠



十二龍九鳳冠,冠上飾十二龍鳳,正面頂部飾一龍,中層七龍,下部五鳳;背面上部一龍,下部三龍;兩側上下各一鳳。龍或昂首升騰,或四足直立,或行走,或奔馳,姿態各異。龍下部是展翅飛翔的翠鳳。龍鳳均口銜珠寶串飾,龍鳳下部飾珠花,每朵中心嵌寶石1塊或6、7、9塊不等,每塊寶石周圍繞珠串一圈或兩圈。另外,在龍鳳之間飾翠云90片,翠葉74片。冠口金口圈之上飾珠寶帶飾一周,邊緣鑲以金條,中間嵌寶石12 塊。每塊寶石周圍飾珍珠6顆,寶石之間又以珠花相間隔。博鬢六扇,每扇飾金龍1條,珠寶花2個,珠花3個,邊垂珠串飾。全冠共有寶石121塊,珍珠3,588顆。鳳眼共嵌小紅寶石18塊。,十二龍九鳳冠,冠上飾十二龍鳳,正面頂部飾一龍,中層七龍,下部五鳳;背面上部一龍,下部三龍;兩側上下各一鳳。龍或昂首升騰,或四足直立,或行走,或奔馳,姿態各異。龍下部是展翅飛翔的翠鳳。龍鳳均口銜珠寶串飾,龍鳳下部飾珠花,每朵中心嵌寶石1塊或6、7、9塊不等,每塊寶石周圍繞珠串一圈或兩圈。另外,在龍鳳之間飾翠云90片,翠葉74片。冠口金口圈之上飾珠寶帶飾一周,邊緣鑲以金條,中間嵌寶石12 塊。每塊寶石周圍飾珍珠6顆,寶石之間又以珠花相間隔。博鬢六扇,每扇飾金龍1條,珠寶花2個,珠花3個,邊垂珠串飾。全冠共有寶石121塊,珍珠3,588顆。鳳眼共嵌小紅寶石18塊。

嵌綠松石象牙杯



商代。高30.5厘米,1976年河南省安陽市殷墟婦好墓出土,這件象牙杯是用象牙根段制成,形似現侈口薄唇,中腰微束。杯身一側有與杯身等高的夔龍形把手。杯身有雕刻精細的花紋且具有相當的裝飾性,上下邊口為兩條素地寬邊,中間由綠松石的條帶間隔為四段,第一段為饕餮紋三組,兩側有身有尾,眼、眉、鼻鑲嵌綠松石。第二段是杯身紋飾的上體部分,二組饕餮紋面部結構清晰,獸口下面為一個大三角紋,三角紋兩側有對稱的夔紋,頭朝下尾向上。饕餮的口、眼、鼻及三角紋都鑲嵌綠松石。第三段刻三個變形夔紋,眼部鑲嵌綠松石,第三、第四段是用三道綠松石帶相隔。第四段的三組饕餮紋眼鼻同樣是鑲嵌綠松石。一、二、四段都是飾以三組饕餮紋,但形態卻各異。這件象牙杯,采用了浮雕、線刻、鑲嵌等多種手法,是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現藏于: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晉侯蘇“編鐘”



西周厲王時期。編鐘為成組的青銅樂器。該組編鐘大小不一,大的高52厘米,小的高22厘米,都是甬鐘。鐘上都刻有規整的文字,共刻銘文355字,最后兩鐘為2行11字。銘文都是用利器刻鑿,刀痕非常明顯,銘文可以連綴起來,完整地記載了周厲王三十三年(公元前846年)正月八日,晉侯蘇受命伐夙夷的全過程。1992年12月,上 海博物館從香港古玩肆中發現此套編鐘14件,并搶救回.1993年初,山西晉侯墓考古發掘出土了殘存的2件小編鐘,形制與14件晉侯蘇鐘相同,大小和文字完全可以連綴起來,證實上博從香港搶救回歸的14件鐘與此次發掘出土的2件鐘原出同墓,此套完整的編鐘數目應是16件。現藏于:上海博物館 。



編鐘局部放大圖



大克鼎



西周晚期。原器通高93.1厘米,口徑75.6厘米,重201.5公斤,1890年(清光緒十六年)陜西扶風縣法門鎮任村出土。大克鼎

又名克鼎和膳夫克鼎,與此鼎同出的還有小鼎七件、盨二件、鐘六件、鎛一件,都是膳夫克所作之器。因此稱此鼎為大克鼎,小鼎為小克鼎。西周孝王時名叫克的大貴族為祭祀祖父而鑄造。造型宏偉古樸,鼎口之上豎立雙耳,底部三足已開始向西周晚期的獸蹄形演化,顯得沉穩堅實。紋飾是三組對稱的變體夔紋和寬闊的竊曲紋,線條雄渾流暢。由于竊曲紋如同浪峰波谷環繞器身,因此又叫波曲紋。鼎腹內壁上銘文共28行290字,為西周大篆的典范之作。內容分為兩段:第一段是克對祖父師華父的頌揚與懷念,贊美他有謙虛的品格、美好的德行,能輔協王室,仁愛萬民,管理國家。英明的周天子銘記著師華父的偉績,提拔他的孫子克擔任王室的重要職務膳夫,負責傳達周天子的命令;第二段是冊命辭,周天子重申對克官職的任命,還賞賜給克許多禮服、田地、男女奴隸、下層官吏和樂隊,克跪拜叩首,愉快地接受了任命和賞賜,乃鑄造大鼎歌頌天子的美德,祭祀祖父的在天之靈。此鼎系周孝王時期鑄器,歷見著錄,流傳有緒,是研究西周奴隸制度的珍貴資料。現藏于:上海博物館。

太保鼎



西周初期。通高50.7厘米,口徑 23×36厘米,方形,二直耳,耳上各有兩個立虎,器身上有棱脊與紋飾,腹內有“太保鑄”三字。傳系清季山東梁山出土,此太保系輔佐周成王的召公奭。現藏于:天津市藝術博物館。

河姆渡出土“朱漆碗”



新石器時代。食器,口徑10.6×9.2、高5.7、底徑7.6×7.2厘米。1977年河姆渡遺址T231出土。木質、斂口,呈橢圓瓜棱形,圈足略外撇。外壁均有一層朱紅色涂料(剝落較甚),微有光澤。經化學方法和光譜分析鑒定為生漆。朱漆碗的發現,說明至少在六、七千年之前,我們的先民已將天然漆用于裝飾生活器具的表面。1977年河姆渡遺址T231出土。現藏于:浙江省博物館。

良渚出土“玉琮王”



新石器時代。高8.8厘米 射徑17.1---17.6厘米 孔徑4.9厘米。黃白色,有規則紫紅色瑕斑。器形呈扁矮的方柱體,內圓外方,上下端為圓面的射,中有對鉆圓孔,俯視如玉璧形。琮體四面中間由約5厘米寬的直槽一分為二,由橫槽分為四節。這件玉琮重約6500克,形體寬闊碩大,紋飾獨特繁縟,為良渚文化玉琮之首,堪稱"琮王"。東漢許慎在《說文解字》注:“琮,瑞玉,大八寸形似車 車工 兩字合成一字 。這是對琮的最早定名。根據《周禮》記載,“以蒼璧禮天、黃琮禮地”。琮是一種用來祭祀地神的禮器。看良渚文化的玉琮, 它的形狀內圓外方,中間為圓孔。專家們推測,它可能是原始先民“天圓地方”宇宙觀的體現,方象征著地,圓象征著天,琮具有方圓,正是象征天地的貫穿。在當時,每當豐收或祭日時,就舉行隆重的祭祀典禮,良渚先民就用它來與天地神靈溝通。因此,玉琮是良渚人所用的宗教法器。 1986年浙江省余杭縣反山12號墓出土,出土時,平正地放置在反山第十二號墓墓主關骨的左下方,是一件神圣崇高的玉制禮器。這件玉琮的制作,技術高超,可稱神工鬼斧,是良渚文化玉器的瑰寶。現藏于:浙江省考古研究所。

水晶杯



戰國。高15.4厘米,敞口,斜壁,圓底,圈足外撇。素面無紋飾,透明,器表經拋光處理,器中部和底部有海綿體狀自然結晶。此杯是用優質天然水晶制成的寶用器皿,國內罕見,其制作技巧和工藝水平令人驚嘆。1990年浙江省杭州市半山鎮石塘村戰國墓出土。現藏于:浙江省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

淅川出土“云紋銅禁”



春秋中期。通高28.8厘米 器身長103厘米,寬46厘米。禁為承置酒器的案,其器身以粗細不同的銅梗支撐多層鏤空云紋,十二只龍形異獸攀緣于禁的四周,另十二只蹲于禁下為足。這是我國迄今發現用失蠟法鑄造的時代最早的銅器,其工藝精湛復雜,令人嘆為觀止。1978年河南淅川下寺出土。現藏于:河南博物院。

新鄭出土“蓮鶴銅方壺”

春秋中期。青銅制盛酒或盛水器,原器通高126厘米,口長30.5厘米,寬24.9厘米。此壺主體部分為西周后期以來流行的方壺造型,有蓋、雙耳、圈足,重心在下腹部,遍飾于器身上下的各種附加裝飾,不僅造成異常瑰麗的裝飾效果,而且反映了在春秋時期青銅器藝術審美觀念的重要變化。壺身的紋飾為淺浮雕并有陰線刻鏤的龍、鳳紋飾。有的是以鳥獸合體的形式表現,虬屈蟠繞,布滿壺體。圈足上每面飾相對的兩虎,器蓋口沿飾竊曲紋。壺頸部四面均有龍(獸)形耳,兩正側面作回首反顧之龍形,有花冠形角,體積很大,冠與身軀均有鏤空的精美花紋。壺腹下部四角又有附飾的有翼小龍,作回首向上攀附之狀。獸角翻卷,角端如花朵形。圈足下有雙獸,弓身卷尾,頭轉向外側,咋舌,有枝形角。承托壺身的獸,和壺體上所有附飾的龍、獸向上攀援的動勢,相互應合,共同在觀者視覺上造成壺身輕盈、移動的感覺。1923年于河南新鄭李家樓春秋鄭國大墓出土。此壺原為一對,一件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另一件藏于河南省博物館。



左圖:河南省博物館藏   右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齊王墓“龍紋矩形銅鏡”



西漢時期。鏡長115.1厘米,寬57.5厘米,重56.5公斤。背部有五個環形弦紋鈕,兩短邊又各鑄二鈕。每一環鈕四周飾柿蒂形紋。背又飾有夔龍糾結圖案,卷曲交錯自如。這件大型銅鏡大概要用柱子和座子加以支撐,鏡背面和邊上的鈕可能就是與柱子和座子固定時用的。1980年山東淄博大武公社窩托村南古墓五號陪葬坑出土。現藏于:山東省淄博博物館。

鑄客“銅鼎”



又名楚大鼎或大鑄客鼎。戰國。楚國青銅炊器,通高113厘米,口徑87厘米,耳高36.5厘米,腹深52厘米,腹圍290厘米,足高67厘米,重約400公斤。圓口,方唇,鼓腹,圓底,三蹄足。頸側附雙耳,耳的上部外侈。腹飾一周突起的圓箍。箍上飾模印花紋,雙耳和頸部外 壁飾模印菱形幾何紋,足根部飾浮雕旋渦紋。鼎口平沿 刻銘文12字,刻銘開頭即是“鑄客”二字,故依慣例以開始二字名之, 前足和腹下均刻有“安邦”二字吉語,又因此鼎在數千件楚器中最為雄偉,堪稱楚王重器,特冠一“大”’字,是現存周代以來最大最重的鼎。1933年壽縣朱家集(今屬長豐縣)李三孤堆楚王墓出土。現藏于:安徽省博物館。

朱然墓出土漆木屐



三國(吳)。漆木屐前面是有一個孔栓繩子,后面有兩個孔作成木屐的形態。是目前中國最古老的漆木屐,它距今1700多年。在朱然墓漆木屐沒有出土以前,一般認為漆木屐是日本人最早發明的,通過朱然墓漆木屐的發現,木屐在中國通過唐文化東傳到日本,最后被日本逐漸使用。1984年6月,在朱然墓出土。現藏于:馬鞍山市博物館。

朱然墓出土“彩繪貴族生活圖漆盤”



三國(吳)。盛食器,直徑24.8厘米、高3.5厘米,木胎,盤內壁及底髹紅漆,外壁及底髹黑紅漆,內外顏色有區別。漆盤內的畫面分為三部分:上面為宴賓圖;下面為出游圖;中間部分又包括三個畫面:右側為馴鷹圖、中間為對弈圖、左側為梳妝圖。1984年安徽馬鞍山朱然墓出土。現藏于:馬鞍山市博物館。

司馬金龍墓出土“彩繪人物故事漆屏”



北魏。每塊長約 80厘米,寬約 20厘米,厚約2.5厘米。,漆屏風用木板制成,出土時較完整的有五塊,遍讀朱漆然后作畫,有黃色墨書榜題和題記。屏風兩面原皆有畫,入葬時朝下的一面腐蝕嚴重,原貌難以辨別,向上一面保存較完好。圖中所示為尚能拼合的第一、第二塊向上的一面。第一、二塊屏風畫用欄界分為四層。第一層六個人物,為帝舜格守孝道的故事;第二層三個人物為周太王妃太姜、周武王母大姐、周文王母太任的立像;第三層兩個人物,為魯師春姜及春姜女像;第四層六個人物,為班捷仔辭成帝同乘輦故事。以上故事多出自西漢劉向所著《列女傳》,帝舜事跡見《史記?五帝本紀》。所畫內容與漢代以歷史人物故事喻世教民的傳統相承襲所畫人物用黑線作鐵線描,臉、手涂鉛白,服飾器具用黃白、青綠、橙紅、灰藍等色渲染,畫風與東晉名畫家顧愷之的作品十分相似,面相則已見南朝“秀骨清相”之端倪。而以漆或油彩作畫比在紙、帛上作畫更為不易,可見漆工技藝高超。這件屏風不但在當時屬于上品,在現存北朝文物中也是難得的精品。與屏風同出的還有四個石雕屏趺,當初是插立屏風用的,每件邊長約 32厘米,高6.5厘米。屏趺雕刻極精,但內容與屏風畫沒有聯系,均與佛教有關,說明當時北魏佛教十分興盛。現藏于:大同市博物館。



局部放大圖

婁睿墓《鞍馬出行圖》壁畫(局部)





北齊。《鞍馬出行圖》位于墓道西壁中欄、作長卷式展開:風嗖嗖,旗獵獵,遠征的人兒出發了!莫道行程遠,何懼路奇艱,手執弓,身佩劍,揚銳氣,策駿騎,縱然千山萬水,也要勇往直前。馬嘶鳴,回首望,召喚身后的馬隊,快加鞭,緊跟上,越過前方的大山,將是我們的獵場……整個畫面層次分明,構圖新穎,人物生動,表情逼真,生活氣息濃厚,表現技法嫻熟,堪稱中國繪畫史上的精絕之作。現藏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涅槃變相碑



唐代。碑通高302厘米,寬87厘米,厚25厘米。碑為螭首、龜趺,碑額雕刻眾神將護持之須彌山,題銘天授二年(591年)。正面刻畫涅磐故事六圖,分別是難陀供養、雙樹涅槃、為母說法、雙足顯圣、送葬、焚棺和天界起塔。下層刻有施主姓名。涅盤變相碑,原為山西猗氏(今臨猗)縣大云寺遺物。寺宇早毀,碑于1957年移入山西省博物館陳列。碑為螭首龜趺。額部雕眾神將護持之須彌山。碑正面雕涅磐故事六圖,上部四圖—左面為“納棺”、“臨終遺戒”,右面為“荼毗”、“送葬”。現藏于:山西省博物館。

常陽太尊石像



唐代。像高一點五米,以白石雕造,形象豐頤,神態和穆。右手持扇,左手扶幾,盤坐于長方石座上。座的四面刻有銘文及供養人姓名。其形像優美,技法嫻熟。四川一城山天師洞三皇石刻像,造于唐開元十一年。軒轅皇帝,高一米,著朝服,戴冠,一手扶膝,一手握腰帶,坐于石座上,其神態端莊,衣紋流暢。伏羲像高一米,頭上有肉髻、卷曲長發披肩,著樹葉連成的被肩和圍裙,手抱八卦太極圖,象征伏羲制《易》。神農像高一米,頭部有二肉髻,須發均為卷曲,著樹葉制的被肩、田裙,手持草藥,雙唇半開,神態自然,好像正在嘗百草。三像形態各異,生動地反映了不同人物的不同性格和職能。 李唐王朝崇奉道教,奉老子為玄元傲帝,在各地建道教宮觀,道教造像也得到很大發展。這時的道教造像已逐漸形成自己的獨特風格。唐代造像,人物形象豐滿圓潤,多用流暢的園線條,衣紋伸曲自如。現存唐代道教造像主要有:山西常陽天尊像、四川一青城山天師洞三皇像、玉女泉摩崖造像等。現藏于:山西省博物館。

大玉戈



商代前期。玉質儀仗器,長94厘米、寬14厘米、厚僅1厘米,堪稱“玉戈之王”。1974年黃陂盤龍城李家嘴三號墓出土。現藏于:湖北省博物館。

曾侯乙“編鐘”



戰國早期。這套編鐘的鐘架高大,由長短不同的兩堵立面垂直相交,呈曲尺形7根彩繪木梁兩端以蟠龍紋銅套加固,由6個佩劍武士形銅柱和8根圓柱承托,構成上、中、下三層。鐘架及掛鉤(含可以拆裝的構件)達246個。短架(左)長335、高273、長架(中、右)長748、高265厘米編鐘是古代打擊樂器,也是象征擁有者權位的禮器。主要流行于商周和春秋戰國時期。曾侯乙編鐘共65件,分為八組:上層3組為鈕鐘,19件;中層3組為南鐘,33件,分短枚、無枚、長枚三式;下層為兩組大型長枚甫鐘,12件,另有搏l件。最大的1件通高152.3厘米,重203.6公斤;最小的l件通高20.2厘米,重2.4公斤。鐘體總重2,567公斤,加上鐘架(含掛鉤)銅質部分,合計4,421.48公斤。編鐘的懸掛有三種方式:下層鐘用環掛式,掛鉤為爬虎套環和雙桿套環兩種中層鐘用鉤掛式,掛鉤為框架鉤和焊鉤兩種;上層鐘用插掛式,是以插銷入揮、串鉤鐘鈕。鐘及架、鉤上共有銘文3,755字,內容為編號、記事、標音及樂律理論。銘文多數錯金。全部甬鐘的記事銘文均為“曾候乙作持”5字,標明鐘的制作和享用者是曾侯乙。搏鐘的銘文則記載楚王熊章為曾侯乙鑄宗彝一事。標音明文標示了鐘的懸技位置或敲擊部位及其所發音的名稱,它們構成了十二半音稱謂體系。樂律理論記述了曾國與楚、晉、齊、申、周等國的律名對應關系。鐘銘所見律名28個、階名66個,絕大多數都是前所未知的新材料。這套編鐘的銘文,是一部重要的中國古代樂律理論專著。全套編鐘音域寬廣,音列充實,音色優美。每件鐘均有呈三度音程的兩個樂音,可以分別擊發而互不干擾,亦可同時擊發構成悅耳的和聲,證實了中國古編鐘每鐘雙音的規律。全套編鐘具有深沉渾厚的低音、圓潤淳樸的中音和清脆明快的高音。其音域自C2至D7,中心音域內具十二半音,可以旋宮轉調,演奏七聲音階的多種樂曲。鐘及鐘架銅構件是銅、錫、鉛合金,合金比例因用途而異。用揮鑄、分鑄、錫焊、銅焊、鑄鑲、錯金、磨礪制作而成,工藝精湛。編鐘的裝配、布局,從力學、美學、實際操作上,都顯得十分合理。全套鐘的裝飾,有人、獸、龍、花和幾何形紋,采用了圓雕、浮雕、陰刻、彩繪等多種技法,以赤、黑、黃色與青銅本色相映襯,顯得莊重肅穆,精美壯觀。有6個丁字形彩繪木極和2根彩繪撞鐘木棒與鐘同出。據此并經實驗判定,這套鐘的使用共需5人:3人雙手執小模,掌奏中、上層鐘;2人各持撞鐘木棒,掌奏下層鐘。(木架和部分掛鉤系復制,其余均為原件)。1978年出土于湖北省隨縣(今隨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現藏于:湖北省博物館。

曾侯乙墓“外棺”



戰國。曾侯乙墓位于今湖北隨州,1977年發現,1978年由湖北省博物館主持進行了發掘,其外棺采用透雕、浮雕、圓雕等技法,彩繪色彩艷麗、對比強烈,用筆自然流暢,文飾有云紋、三角形紋等,尤其以龍紋變化復雜,最具特色,系銅框架里嵌厚木板構成,重七噸半外棺的裝飾并不華麗,但設計者十分細心:外棺一側的下方,還開了一個門洞,有人猜測,這也許是為了讓主人的靈魂能夠自由出入。此外館是我國迄今所見年代最早、結構最復雜、器形最大、體量最重,并與金工結合的一件特大型漆器。現藏于:湖北省博物館。

曾侯乙“青銅尊盤”

戰國早期。尊高33.1厘米,口寬62厘米,盤高24厘米,寬57.6厘米,深12厘米。尊敞口,呈喇叭狀,寬厚的外沿翻折,下垂,上飾玲瓏剔透的蟠虺透空花紋,形似朵朵云彩上下疊置。尊頸部飾蕉葉形蟠虺紋,蕉葉向上舒展,與頸頂微微外張的弧線相搭配,和諧又統一。在尊頸與腹之間加飾四條圓雕豹形伏獸,軀體由透雕的蟠螭紋構成,獸沿尊頸向上攀爬,回首吐舌,長舌垂卷如鉤。尊腹、高足皆飾細密的蟠虺紋,其上加飾高浮雕虬龍四條,層次豐富,主次分明。盤直壁平底,四龍形蹄足口沿上附有四只方耳,皆飾蟠虺紋,與尊口風格相同。四耳下各有兩條扁形鏤空夔龍,龍首下垂。四龍之間各有一圓雕式蟠龍,首伏于口沿,與盤腹蟠虺紋相互呼應,從而突破了滿飾蟠螭紋常有的滯塞、僵硬感。出土時尊置于盤內,兩件器物放在一起渾然一體。尊是盛酒器,盤一般作水器用,二者合為一器,尊內盛摻有香草汁的酒,祭祀時酌以獻尸,賓禮時酌以飲客。整套器物紋飾繁縟,窮極富麗,其精巧達到先秦青銅器的極點。尤其是器上鏤空裝飾,透視有若干層次,系用失蠟法鑄造,即先用蠟做模,模外做范,加熱烘烤使蠟模融化流失,使整個鑄件模型變成一個空殼,再將青銅溶液澆灌至空殼內,就可鑄成所需的器物。這一發現,證實了在二千四百年前的戰國早期,中國的失蠟法鑄造技術已經達到極高的水準。尊和盤均鑄有“曾候乙作持用終”銘文。1978年于湖北省隨縣(今隨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現藏于:湖北省博物館。



左圖為“盤”       右圖為“尊”

紅山文化“女神像”



新石器時代晚期。紅山文化的一個重要發現是牛河梁的女神廟。廟址由南、北兩組建筑組成,其中北組為主體建筑,南北十八米余,東西寬近七米。墻壁經過彩繪,室內發現有大量的人物塑像碎塊,有頭、肩、手以及乳房等部位的殘塊,均屬女性。頭部真人大小,面涂紅彩,雙眼鑲嵌青色玉片。這是中國最早的女神像。現藏于:遼寧省考古研究所。

鴨形玻璃注



北燕。長20.5厘米、腹徑5.2厘米,重70克。1965 年9月北票縣西官營子北燕馮素弗墓出土。淡綠色玻璃質,質光亮,半透明,微見銀綠色銹浸。體橫長,鴨形,口如鴨嘴狀,長頸鼓腹,拖一細長尾,尾尖微殘。背上以玻璃條粘出一對雛鴨式的三角形翅膀,腹下兩側各粘一段波狀的折線紋以擬雙足,腹底貼一平正的餅狀圓玻璃。此器重心在前,只有腹部充水至半時,因后身加重,才得放穩。此器造型生動別致,在早期玻璃器中十分罕見。現藏于:遼寧省博物館。

青銅神樹



商代。通高3.96米,由于最上端的部件已經缺失,估計全部高度應該在5米左右,含底座、樹身、龍三部分。樹的下部有一個圓形底座,三道如同根狀的斜撐扶持著樹干的底部。樹干筆直,套有三層樹枝,每一層三根枝條,全樹共有九根樹枝。所有的樹枝都柔和下垂。枝條的中部伸出短枝,短枝上有鏤空花紋的小圓圈和花蕾,花蕾上各有一只昂首翹尾的小鳥;枝頭有包裹在一長一短兩個鏤空樹葉內的尖桃形果實。在每層三根枝條中,都有一根分出兩條長枝。在樹干的一側有四個橫向的短梁,將一條身體倒垂的龍固定在樹干上。底座圈上三個拱形足如同樹根,主干上三層樹枝,均彎曲下垂,樹枝尖端有花朵果實,其上均有立鳥,全樹共九只鳥。主干側有一身似繩索的殘龍。這株鑄造于3000年前的青銅神樹,極為壯觀,真可算是獨樹一幟,舉世無雙。三星堆遺址出土。現藏于:四川省考古研究所。

三星堆出土“玉邊璋”



商代。通長54.5公分,遍體滿飾圖案,生動刻畫了原始宗教祭祀場面。圖案上下兩幅對稱布局,內容相同,最上一幅平行站立三人,頭戴平頂冠,戴鈴形耳飾,雙手在胸前做抱拳狀,腳穿翹頭鞭,兩腳外撇站成一字形。第二幅是兩座山,山頂內部有一圓圈(可能代表太陽),在圓的兩側分別刻有“云氣紋”,兩山之間有一盤狀物,上有飄動的線條狀若火焰。在山形圖案的低部又畫有一座小山,小山的下部是一方臺(可能代表祭祀臺),山的外側,一只大手,仿佛從天而降,伸出拇指按在山腰上。第三幅是兩組S形勾連的云雷紋。云雷紋下的一幅也是三個人,穿著和手勢與第一幅相同,所不同的是這三個人戴著山形高帽,雙腳呈跪拜的姿勢。第五幅又是兩座山,內部結構與第二幅相同,所不同的是山外兩側各立有一牙璋,右邊的山頭伸出一個狀若象勾狀物橫在兩山之間。這些圖案反映出古蜀人在祭壇上舉著牙璋祭祀天地和大山,而且天神已有反應,伸出拇指按在山腰上,這是要賜福于下界的表示。三星堆遺址出土。現藏于:四川省考古研究所。

搖錢樹



東漢。通高198厘米。整體由基座、樹干、樹冠等共二十九種部件銜接扣掛而成。基座為紅陶質,樹用青銅澆鑄。樹冠可分七層,頂層飾鳳鳥為樹尖;其下二層的干與葉合為一體,飾西王母、力士和壁等圖案;下部四層插接二十四片枝葉,向四方伸出。飾龍首、朱雀與犬、象與象奴、朱雀與鹿以及成串的錢幣等圖案。樹桿直徑約1厘米,葉片最長約15厘米,最短為10厘米,每片樹葉厚約2毫米,樹高度應在1米左右,為三向八枝。所謂三向,即為搖錢樹枝桿被分為三層共八片枝葉,呈對稱分布。 特別有意思的是樹桿上有造像,高約5厘米,寬約2.5厘米。兩側各有一條飛龍,龍長約6厘米。人像站立狀,身著袍衣,雙手下垂合于腰前,整體造型美觀而大方。 細看枝葉,每兩片為一對,有如芭蕉葉的,葉片上鑄有圓形方孔錢,每錢相互連接,鑄有一人作彎腰伸臂撿錢狀,葉片外側四周猶如太陽的光芒,延生出許多長短不一的萬縷細絲;有如橢圓形的,一頭為乒乓球大小的圓環,兩側鑄有飛龍,龍頭頂著錢幣,兩龍之間用錢幣連接,葉片外側如同刺猥般的短刺所包裹。1990年四川省綿陽市何家山二號漢墓出土。現藏于:四川省綿陽市博物館。



局部放大圖

銅奔馬



東漢。此馬高34.5厘米,長45厘米,其造型巧妙地利用了力學支點,鑄造了風馳電掣的千里馬形象。馬作飛馳狀,高昂首,尾上揚,口張作喘息狀,3足騰空,右后足正巧踏在一只疾飛的燕背上。那只奮飛的燕子在翱翔中突遭馬蹄踏中脊背,霎那間吃驚地回首反顧;似要看清那比它還快的龐然大物,而奔馬也頭稍左顧,好象也要弄清踩著了什么東西。奔馬與飛燕在這一瞬間的動作被表現得淋漓盡致。古代的藝術家設想出如此浪漫、巧妙、引人入勝的意境,烘托、反襯出駿馬的神速,實在令人拍案叫絕!1969年在甘肅武威雷臺的東漢墓中出土。現藏于:甘肅省博物館。

銅車馬







秦代。車共兩乘,經復原大小約為真車、真馬的二分之一。一號銅車馬為雙輪、單轅結構,前駕四馬,車輿為橫長方形,寬 126厘米,進深70厘米,呈橫長方形,有圓形車蓋,前面與兩側有車欄, 后面留門以備上下。車輿右側置一面盾牌,車輿前掛有一件銅弩和銅鏃。車上立一圓傘,傘下站立一名高91厘米的銅御官俑。其名叫立車,又叫戎車、高車,乘車時立于車上。二號銅車馬是四馬鞍車(即坐乘的車) ,車馬全長 317 厘米,高 106.2 厘米,為凸字形,分前、后二室,其間以車相隔,車輿上有穹窿形的橢圓形蓋子,車廂分前后兩部分,左、右、前三面各有一窗,后有門,門窗可靈活啟閉,前室為御手所居,內跽坐一御官俑,后室為主人所居。車輿內外繪有變形夔龍、夔鳳紋、流云紋及各種幾何形圖案花紋。 二車皆雙輪、單轅,由四馬駕車,車上各有一名御手, 銅御官俑戴冠佩劍坐于前室,挽具齊全,有的用金、銀裝飾。車通體彩繪有卷云紋、云氣紋和幾何紋圖案。車、馬、俑部件均由鑄造成型,再經多種工藝加工和組合,其飾件的金銀細作工藝十分精湛。該銅車馬結構完整,裝飾華麗,是研究秦代輿服制度、單轅車系駕方法和冶金鑄造技術的重要實物。被譽為“青銅之冠”的銅車馬讓人們一睹始皇帝鑾駕的非凡風采。根據出土地點和車輛造型分析,這可能是秦始皇后妃所乘之車。專家們認為,這是我國考古世上發現的最早、體形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銅制車馬,對研究我國秦代冶煉與機械制造技術、車輛結構等具有級重要的歷史價值。1980年出土于秦始皇陵封土西側約20米, 7米多深處。現藏于: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



左圖為“一號車”       右圖為“二號車”

墻盤



西周中期。微氏家族器具,通高16.2厘米,口徑47. 3厘米,深8.6厘米。史墻盤是西周微氏家族中一位名叫墻的人,為紀念其先祖而作的銅盤,因作器者墻為史官而得此名。盥洗器,此盤造型規整,紋飾精美,敞口,淺腹,圈足,腹外附雙耳;腹部飾鳳鳥紋,圈足部飾兩端上下卷曲的云紋,全器紋飾以云雷紋襯地,顯得清麗流暢。盤內底部刻有18行銘文,共284字,記述西周文、武、成、康、昭、穆六王的重要史跡以及作器者的家世,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現的最長的一篇銅器銘文。銘文首先追述了列王的事跡,歷數周代文武、成康、昭穆各王,并敘當世天子的文功武德。銘文接著敘述自己祖先的功德,從高祖甲微、烈祖、乙祖、亞祖祖辛、文考乙公到史墻。頌揚祖先功德,祈求先祖庇佑,是典型的追孝式銘文。人們從微氏家族的發展史中,可看出周王朝對殷商遺民采取的政策。1976年陜西扶風莊白家村出土。盤銘也是一篇很漂亮的書法作品,其文體愛用簡明整齊的四字句式,這是已知時代最早的帶有較明顯駢文風格的銘文作品。現藏于陜西省周原扶風文物管理所。



墻盤銘文

淳化大鼎



西周文物。通高122厘米,口徑83厘米,重226公斤,是目前已知的西周銅鼎中最大最重的圓鼎。鼎身上的主體圖案,正是牛頭蜴身龍紋。牛的頭型,牛的眼睛,牛的鼻孔,牛的雙角;這只牛頭的兩側,卻分別長出大晰蜴龍的身軀,有一肢體,分出四趾,渾身長滿鱗片,尾巴卷曲向上。也許是為了更明確地昭示這是一只牛頭蜴龍,在這一龍頭下面,還鑄造了一個完全寫實、明確無誤的牛頭。鼎的上口,還分別雕有四條鱷型原龍。其造型高大魁偉,紋飾莊嚴神奇,充分顯示了我國古代勞動人民卓越的藝術造詣。1979年出土于咸陽市淳化縣史家原,現藏于:陜西省淳化縣博物館。

何尊





西周。高39厘米、口徑28.6厘米、重14.6公斤。口圓體方,通體有四道鏤空的大扉棱裝飾,頸部飾有蠶紋圖案,口沿下飾有蕉葉紋。整個尊體以雷紋為底,高浮雕處則為卷角饕餮紋,圈足處也飾有饕餮紋,工藝精美、造型雄奇。銅尊內膽底部發現了一篇12行共122字的銘文,記載了周成王營建洛邑,建筑陪都的重要歷史事件,極具史料價值,而其中“宅茲中國”(大意為我要住在天下的中央地區)更是“中國”最早的文字記載。1963年出土于陜西省寶雞市東北郊的賈村。現藏于:陜西省寶雞市青銅器博物館。

茂陵石雕

西漢茂陵霍去病墓之大型石刻,是一批具有無窮藝術魅力的古代石雕藝術珍品,是兩千多年前漢文化遺產,舉世無雙的古代雕刻藝術杰作。

這批作品構思超凡,題材多樣,富于大自然的山野情調,意象博大深沉。特別在表現各種動物的造型上,惟妙惟肖,生動傳神,皆蘊含著飽滿的生機,或騰躍或寧息,生態萬般,無不各具其妍,韻致宛若。質樸而有靈趣,力雄風雷,氣勢渾厚磅礴,有著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石刻表現手法洗練,雕鑿勾勒并用,以意運斤,精微入化。相石擬形之構思,有石破天擎,神全意足,渾若天成之妙,乃我國古代雕刻藝術,以寫實象生與寫意并重之優秀范例。作品風格凝重剛健,恢宏含蓄,是一批最能代表中華民族雄厚氣質的藝術瑰寶。



怪獸吃羊

西漢。長274,寬220厘米,依石塊自然形態就勢刻劃,怪獸的眼與嘴透露著兇殘和貪婪,線條簡練準確,用線雕勾勒出怪獸的前肢,用石面自然形狀表現羊身上的肌肉,羊在怪獸中掙扎的痛苦表情,通過前蹄的用力和肌肉的抽搐,形象地再現出來,結構十分巧妙,形成緊張恐怖的氣氛,產生出一種強烈的藝術感染力。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馬踏匈奴

西漢。高168,長190厘米,是霍去病墓上最具紀念意義的石刻作品,馬的氣勢軒昂,莊重有力,威風凜凜,一個戰敗的匈奴仰面倒在馬下,手持弓箭,呈恐懼狀,形象生動地反映了當時人們對霍去病戰功的贊揚,象征著正義不可戰勝的偉大力量,雕刻手法樸實渾厚,具有高度的概括力和大膽的想象力。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臥牛

西漢。長260,寬160厘米,成功地表現了牛的溫良馴服,粗壯有力的特點。神情安祥寧靜,顯示出堅韌耐勞、質樸敦厚的性格,圓睜的眼睛,肥大的喘息的鼻和寬厚的嘴,使牛的形象更為真實而生動。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躍馬

西漢。高150,長240厘米,其頭部線條剛健有力,眼眶呈三角形,炯炯有神,前半部幾筆大的勾勒,流暢遒勁,極富于動感,前蹄緊扣地面,前肢彎成直角,形象刻劃出了烈馬一躍而起的瞬間動態,刻工簡練而精巧。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臥象

西漢。高58,長180,寬103厘米,前肢盤曲,表現出睡眼惺松的憨態,鼻子斜搭在前足上,寧靜中透出頑皮可愛的神情,頭部輪廓采用圓雕的手法,刻劃出了小象的溫馴性格,栩栩如生。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野豬

西漢。長163,寬62厘米,刻劃手法簡潔,豬的雙目銳利,尖嘴前伸,縮頸貼耳,顯得頑劣而又機警,拱身伏地,形象非常逼真。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石人

西漢。高222,寬120厘米,人的面相表情奇特,頭部后仰,嘴大露齒,后掌置胸前,表示匈奴被西漢王朝擊潰后垂頭喪氣,無可奈何的神態。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人與熊

西漢。高277,寬172厘米,采用大膽夸張的手法,縮小熊的比例,突出巨人碩大的頭部和粗壯有力的身軀和四肢,再現了一位力士和一只惡熊搏斗的情景,顯示了人決心征服自然界任何天敵猛獸的堅強意志。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石魚

西漢。高50,長112厘米,寬41厘米,利用原石尖端,刻出魚頭,并大致刻出魚尾、鰭等部分,古典樸拙,不僅實用,且有美感。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西漢。高55,長285厘米,體形抽象寫意,整體藝術加工痕跡極少,狀如天然原石,突出重點,巧奪天工,充分顯示了返樸歸真、追求神似、大膽想象的藝術風格。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西漢。高70,長154.5,寬107厘米,體形似蛙而口中有齒,頭部簡練概括,鼻孔異常富有深度感,口裂自然,嘴下兩條線紋尤能表現皮層的質感,后半部由大塊棱面來顯示后肢,具有非同凡響的高度概括性,從側面看去,不僅輪廓象蟾,而且姿態盎然,有欲躍入水前的動態。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石魚

西漢。高55,長112,寬44.5厘米,這件魚形石刻背上平階部分,疑曾作“座子”用,推想前一魚形石刻,可能用途相似。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臥馬

西漢。高144,長260米,頭部平仰,一只前腿向前伸出,馬蹄用力 著地,另一只前腿微屈抬起,準確細致地表現了臥馬由靜面動的動作過程,挽起的馬尾,突出戰馬的特點,龐大的驅體,成為一種頑強不屈的力量的象征。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伏虎

西漢。長200,寬84厘米,著重刻劃其機警兇猛,伺機捕獲獵物的獸中之王形象,刀法簡潔,全身刻有條紋,顯示了皮毛的豐滿、輕柔和斑斕,尾粗有力,卷曲在背上,更增添了其咄咄逼人的威猛氣勢。現藏于:茂陵博物館。

河姆渡土“陶灶”



新石器時代。通長55、通高25厘米。夾砂灰陶。俯視呈鞋底形,火門上翹,橢圓形圈足。內壁橫安三個粗壯支丁,三丁分別置于兩側正好對稱,一丁置于后壁。兩側外壁安有一雙半環形與兩側支丁連成一體。1977年河姆渡遺址T243出土。現藏于:浙江省博物館。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



唐代。記述景教在唐代流傳情況。此碑于唐建中二年(781年)由一個名叫景凈的波斯傳教士撰刻樹立,呂秀巖書并題額,立于大秦寺的院中。碑高279厘米,寬99厘米,正面寫著“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并頌”,上有楷書三十二行,行書六十二字,共1780個漢字和數十個敘利亞文。隨著景教的沒落,大秦寺的院落為佛教所用,此碑不知何時失落。明天啟三年(1623年)出土,當時許多西方各國有不少的傳教士得知后,爭相拓片,把碑文拓片譯成拉丁文寄往歐洲本國。當地人怕此碑被他們盜走,秘密地把碑抬到附近的金勝寺內,豎起來交寺僧保管。清光緒年間一個叫荷爾姆遂熊熊的荷蘭人在金勝寺游覽時看到此碑,為了得到它,他按原樣刻制了一座新碑欲換得古碑,遭到寺主持和民眾們的嚴厲拒絕,連官府的人也嚴保此碑,沒有讓他得逞。1907年入藏西安碑林(現西安碑林博物館)安置。碑額上部,由吉祥云環繞的十字架下部的典型的佛教蓮花瓣朵,顯示出景教開的是中土佛教之“花”,結的是基督教之“果”。這塊石碑上說的是唐太宗貞觀年間,有一個從古波斯來的傳教士叫阿羅本,歷經跋涉進入中國,沿著于闐等西域古國、經河西走廊來到京師長安。他拜謁了唐天子太宗,要求在中國傳播波斯教。此后唐太宗降旨準許他們傳教,景教開始在長安等地傳播起來,也有景教經典《尊經》翻成中文的記載。碑文還引用了大量儒道佛經典和中國史書中的典故來闡述景教教義,講述人類的墮落、彌賽亞的降生、救世主的事跡等。碑文雖系波斯傳教士撰寫,但他的中文功底極其深厚。現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館 。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碑文全貌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碑文局部放大圖

舞馬銜杯仿皮囊式銀壺



唐朝。此壺仿游牧民族的皮囊式水壺造型,通高18.5厘米、口徑2.2厘米、足8.8*7.1厘米。扁圓腹,蓮瓣紋壺蓋,弓形提梁,一條細鍍連結著壺蓋與提梁,上口斂而底部呈扁弧形,壺底與圈足相接處有“同心 結”圖案一周,系模仿皮囊上的皮條結,圈足內墨書“十三兩半”,是壺的重量,周身看不到焊縫。最令人稱奇的是在壺身中央,壺腹兩側面用模具沖壓舞馬圖,突出于壺面的、金色的、奇異的馬。這匹馬身軀健碩,長鬃披頸,前肢蹦直,后肢彎曲下蹲,口中叼著一只酒杯,其上揚的馬尾和頸部飄動的綬帶顯示出十足的動感。據考證,這是一匹正在舞蹈的馬。1970年10月陜西省西安市南郊唐代窯藏出土。現藏于:陜西省歷史博物館。

鑲金獸首瑪瑙杯



唐代。高6.5厘米,長15.6厘米,口徑5.9厘米 。選用的材料是一整塊世間罕有的帶條紋狀的紅瑪瑙,瑪瑙兩側為深紅色,中間為淺紅色,里面是略呈紅潤的乳白色夾心,色彩層次分明,鮮艷欲滴,本身就已是極為罕見的玉材。此杯為模仿獸角形狀,口沿外部有兩條凸起的弦紋,其余的裝飾重心均集中于獸首部位。獸作牛首形,圓睜雙目,眼部刻劃得維妙維肖,炯炯有神,長長的雙角呈螺旋狀彎曲著伸向杯口兩側,雙耳碩大,高高豎起。獸嘴作鑲金處理,同時也是作為此杯的塞子,雙唇閉合,兩鼻鼓起,就連唇邊的毛孔、胡髭也刻劃得細微精確,顯得十分生動。這種角杯實際上源于一種被西方稱為“來通”(rhyton)的酒具,這種造型的酒具在中亞、西亞,特別是薩珊波斯(今伊朗)的工藝美術中是十分常見的。因此,這件瑪瑙杯很可能是由唐代工匠模仿西域傳來的器物所制作的。它是唐代與西域各國文化交流的重要佐證。 1970年在陜西省西安市南郊何家村出土。現藏于:陜西省歷史博物館。

景云鐘



唐代。西安鐘樓。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西安的重要標志之一。是我國古代遺留下來許多鐘樓中形制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因樓上懸掛鐵鐘一口而得名。始建于明代(公元1384年)。初建時,地址在今廣濟街口,與鼓樓對峙。明神宗萬歷十年(公元1582年)由巡安御使龔賢主持,將鐘樓整體遷移于今址。因朱元璋稱帝后怕全國各地出現真龍天子與其爭位,因此下令修建鐘樓以鎮龍氣。鐘樓基座為正方形,占地1377.4平方米,基座用青磚砌成,樓為磚木結構,高36米,基座高8.6米,每邊長35.5米,外重檐3層,內為上下兩層,有樓梯可盤旋而上。在檐上覆蓋有深綠色琉璃瓦,樓內貼金彩繪,畫棟雕梁,頂部有鎏金寶頂,金碧輝煌。鐘樓的西北角上陳列著一口明代鐵鐘,重5噸,鐘邊鑄有八卦圖案,建造于明成化年間(1465~1487年)。但它比鐘樓早先懸掛的銅鐘卻小得多了。鐘樓原先懸掛的巨鐘是唐代景云年間鑄造的“景云鐘”(現藏于碑林博物館)。據說,遷到今址之后,雖然樓的式樣大小并沒有改變,景云鐘卻怎么也敲不響了。無可奈何,只有另換。現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館。

鎏金迎真身銀金花雙輪十二環錫杖



唐代。錫杖由唐懿宗供養,長1.96米,重2.39公斤,用金2兩,銀58兩。杖身4輪套12個環,中飾柿蒂狀忍冬花結座,上托流云仰蓮,5鈷杵及智慧珠。錫杖尊體由復蓮八瓣組成,錫杖下端有三欄團花紋飾,欄之間以珠紋為界,極為精細,杖身中空,通體襯以纏枝蔓草,上面鏨刻圓覺十二僧,手持法鈴立于蓮花臺之上,個個憨憨可掬,神情動人,錫杖下端綴飾蔓草、云氣和團花。杖首用銀絲盤曲成雙桃形兩輪,輪頂有仰蓮流云束腰座,上托智慧珠一枚。其中四個大環象征四諦:苦、集、滅、道;十二小環則代表十二部經。杖頭為雙輪四股十二環,四股以銀條盤曲而成,每股套裝雕花金環3枚,股側銘刻:“文思院準咸通十四年(873)三月二十三日敕令造迎真身銀金花十二環錫杖一枚,并金共重六十兩,內金重二兩,五十八兩銀,打造匠臣安淑鄖,判官賜紫金魚袋臣王全護,副使小供奉官臣虔詣,使左監門衛將軍弘愨”。這枚錫杖是佛教世界的權威,屬佛祖釋迦牟尼,是世界錫杖之王。《錫杖經》云,佛告諸比丘:“持此杖即持佛身,萬行盡在其中”。為佛門法器中的至寶,堪稱世界“錫杖之王”。1987年4月,封閉一千多年的神秘法門寺地宮之門被打開,此錫杖隨著被發現。現藏于:法門寺博物館。



鎏金迎真身銀金花雙輪十二環錫杖近景



鎏金迎真身銀金花雙輪十二環錫杖局部放大圖

八重寶函





唐代。是唐懿宗賜贈的,函內盛放著一枚供奉舍利,最外層是一個檀香木函,里面套裝著三個銀寶函、兩個金寶函、一個玉石寶函和一座單檐四門純金塔,但因最外層為檀香木銀棱(錄皿)頂寶函出土時已殘朽,故只見七重。層層相套的寶函其質地分別為金、銀、玉、木,每層寶函外均用銀鎖鎖上,并以絲帶或絹袱包裹,金塔基的銀柱就是套放供奉舍利的地方。寶函和金塔,做工精細、造型優美,精雕細琢,美不勝收,世所罕見,其價值不僅在平雕刀法、寶鈿珍珠裝及盝頂這些古代工藝,還在于刻鑿在四周壁面上的文殊、如來造型,正是佛教密宗內蘊的深刻表現,是密宗文化藝術史的一幅剪影。一九八七年農歷四月初八佛誕日的凌晨一時佛指舍利被發現。現藏于:法門寺博物館。

第一重:寶珠頂單檐四門純金塔











即佛指舍利所藏立之所——寶珠頂單檐四門純金塔。金塔高105毫米,塔頂為金質蓮花朵捧托金珠頂,四面檐角翹起,閣額及檐下均飾菱紋,塔身四壁刻滿紋飾,并有四扇小金門,門周布魚子紋,門下部有象征性飛梯至塔座,小巧玲瓏,金碧輝煌,盤為細頸鼓腰狀,喇叭口徑處雕12朵如意云頭,鼓腰上二平行線連為四組三鈷紋桿狀十字團花,襯以珍珠紋,腰底為蓮瓣形,銀柱托底也呈八瓣蓮花狀。間以三鈷紋,柱底還有一墨書小字——“南”,塔座為純金方臺,中立一小銀柱,用以套置佛指舍利,僅11毫米高。

第二重:金筐寶鈿珍珠裝武夫石寶函



以珍珠裝武夫石磨制而成,周身以雕花金帶為邊,鑲嵌珠寶花鳥,通體以珍珠、寶石嵌飾,并雕上花瓣圖案,極其華麗精美。

第三重:金筐寶鈿珍珠裝純金寶函



純金雕鑄,函身鑲滿紅寶鈿、綠寶鈿、翡翠、瑪瑙、綠松石等各色寶石,并鑲嵌寶石花朵,函蓋頂面和側面紅、綠二色寶石鑲嵌成大大小小的蓮花,通體以珍珠、寶石嵌飾,并雕上花瓣圖案,極其華麗精美。

第四重:六臂觀音純金盝頂寶函



重1512克。函蓋雕有雙鳳及蓮蓬,蓋側有瑞鳥四只繞著中心追逐,正面為六臂如意輪觀音圖,左側為藥師如來圖,右側為阿彌陀佛圖,背面為大日如來圖,外壁鑿有如來及觀音畫像,或飾以雙鳳翔,配以蔓草紋,或刻上金剛沙彌合什禮佛的圖景,造型逼真而細膩。

第五重:鎏金如來說法盝頂銀寶函



鈑金成形,紋飾鎏金。函件正面有如來,四周有兩菩薩,四弟子,二金剛力士,二供奉童子,外壁鑿有如來及觀音畫像,或飾以雙鳳翔,配以蔓草紋,或刻上金剛沙彌合什禮佛的圖景,造型逼真而細膩,場景豐富生動,人物眾多,工藝精湛。

第六重:素面盝頂銀寶函



通體光素無紋,素凈,不加絲毫雕刻繪描而渾然生輝,出土時有絳黃色綾帶封系。蓋與函體在背后以鉸鏈相接,是八個寶函中最特別的一個。

第七重:鎏金四天王盝頂銀寶函



函體以平雕刀法刻畫“護世四大天王”像,正面有一金鎖扣和金匙,“盝頂”是中國傳統建筑形式之一,呈四面坡,中為四條平脊相圍的平頂。以銀鑄成,四壁以平雕刀法刻有“護世四大天王”像,頂面有行龍兩條,為流云所圍。四天王形相栩栩如生,持弓執箭,各有神將、夜叉多人侍立,極其威嚴,使人肅然而敬。凝目而視,彷佛誘人追隨函壁的畫像馳騁三界,遨游九重天。 用一條約50毫米寬的絳黃色的綢帶十字交叉緊緊捆扎。頂面鏨兩條行龍,首尾相對,四周襯以流云紋;每側斜面均鏨雙龍戲珠,底飾卷草。

第八重:銀棱盝頂檀香木寶函



銀棱檀香木函內是一個略小的鎏金盝頂四天王寶函,用一條約50毫米寬的絳黃色的綢帶十字交叉緊緊捆扎。頂面鏨兩條行龍,首尾相對,四周襯以流云紋;每側斜面均鏨雙龍戲珠,底飾卷草;四側立沿各鏨兩只迦陵頻伽鳥,身側飾以海石榴花和蔓草。函的四側面分別刻著四大天王圖像。正面是北方大圣毗沙門天王,左面是東方提頭賴咤天王,右面是西方毗盧勒叉天王,后邊是南方毗婁博叉天王。最外層是一個長、寬、高各30厘米的銀棱盝頂黑漆寶函。所謂盝頂,就是函蓋上棱成斜面的函。它是用極珍貴的檀香木制成,用雕花銀條棱邊。發掘時,此函已嚴重朽壞。

阿育王塔內“銅浮屠”



唐代。浮屠即塔、精舍,模鑄成形,平面呈方形,分為塔基、塔身和塔剎三部分。塔基為須彌座,其外有三層漸收的護欄,每面護欄正中弧形踏步。塔身單層,四面各開一門,正面門外左、右各列一力士,門兩側為直欞窗,門額以上鋪作人字形斗拱。頂單層,四角攢尖形,每面鑄出瓦攏,角垅起翹。塔剎高聳,剎底為須彌座,其上6個相輪由下往上依次漸小,相輪以上有寶蓋、圓光、仰月及寶珠,氣象十分莊嚴。塔內盛放鎏金伽陵頻迦鳥紋銀棺一枚,棺蓋為半弧形,前寬后窄,前檐探出較多。棺體前高寬,后矮窄。棺蓋長8.2厘米,高6.4厘米,前檔寬5.4厘米,后檔寬4.2厘米。前檔板上刻著兩位坐佛弟子,兩側壁各鏨出兩只迦陵頻伽神鳥。棺體下有兩層臺座,上層臺座四周鏨出一圈仰蓮瓣,下層四周鏤空成壺門。第四枚佛指舍利就在鎏金伽陵頻迦鳥紋銀棺的棺蓋內。1987年4月,封閉一千多年的神秘法門寺地宮之門被打開,此銅浮屠隨著被發現。現藏于:法門寺博物館。



鎏金伽陵頻迦鳥紋銀棺



第四枚佛指舍利

銅錯金銀四龍四鳳方案



戰國。通高36.2厘米,上框邊長47.5厘米,環座徑31.8厘米,重18.65公斤。“錯”,是金銀鑲嵌的一種工藝。“案”,是古人所用小桌,漆制案面已朽。此案周身飾錯金銀花紋。下部有兩牡兩牝四只側臥的梅花鹿環列,四肢蜷曲,馱一圓環形底座。中間部分于環座的弧面上,立有四條神龍,分向四方。四龍獨首雙尾。龍身蟠環糾結之間四面各有一鳳,引頸長鳴,展翅欲飛。上部龍頂斗拱承一方形案框,斗拱和案框飾勾連云紋。 此案動靜結合,疏密得當,一幅特殊的龍飛鳳舞圖躍然眼前 。這件方案案面原為漆板,已腐朽不存,僅留銅案座。它的造型內收而外敞,動靜結合,疏密得當,一幅龍飛鳳舞圖躍然眼前,突破了商、周(約公元前17世紀初-公元前256年)以來青銅器動物造型以浮雕或圓雕為主的傳統手法。另外,四只龍頭上各有一個斗拱,第一次以實物面貌生動再現出戰國(公元前486年-公元前256年)時期的斗拱造型。1974年冬,平山縣出土。現藏于: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中山王鐵足銅鼎



戰國時期。通高51.5厘米,最大直徑65.8厘米。中山王鼎為王墓中同時出土的九件列鼎中的首鼎,銅身鐵足,圓腹圜底,雙附耳,蹄形足,上有覆缽形蓋,蓋頂有三環鈕。鼎身刻有銘文469字。據鼎銘得知,此鼎為奉祀宗廟的禮器。中山王鼎是我國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大的鐵足銅鼎,也是銘文字數最多的一件戰國青銅器。銘文字體瘦長,清秀挺拔,有所謂懸針篆風格,令人嘆服。1977年于河北省平山縣中山國王墓出土。現藏于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現藏于: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劉勝金縷玉衣





西漢。通長188厘米。玉片有綠色、灰白色、淡黃褐色等。共二千四百九十八塊,金絲重1.1千克。用金絲將玉片編綴成人形,頭部由頭罩、臉蓋組成,上身由前后衣片、左右袖筒及左右手套組成,下身由左右褲筒及左右足套組成,皆能分開。玉衣內頭部有玉眼蓋、鼻塞、耳、口琀,下腹部有生殖器罩盒和肛門塞。周緣以紅色織物鎖邊,褲筒處裹以鐵條鎖邊,使其加固成型,臉蓋上刻劃眼、鼻、嘴形,胸背部寬闊,臀腹部鼓突,似人之體型。是漢代皇帝和高級貴族的殮服,按等級分為金縷、銀縷、銅縷三等。皇帝的玉衣用金縷。中山靖王劉勝是諸侯王,也服用了金縷玉衣。出土時,衣內僅見幾枚牙齒琺瑯外殼和一些粉末狀骨渣。故玉衣和九竅塞并未能保存尸體不朽。1968年河北滿城中山靖王劉勝墓出土。現藏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長信宮燈



西漢。通高48厘米,人高44.5厘米。出自西漢中山靖王劉勝妻竇綰的墓葬,作跪姿宮女執燈形,通體鎏金,璀璨奪目。宮女穿寬袖長衣,梳髻,戴巾;燈盤、燈座及執燈宮女的右臂處可拆卸;燈盤中心有一釬可插蠟燭,燈罩與燈盤可轉動開合,便于調節燈光亮度和角度。宮女右臂為煙道,煙經底層水盤過濾后,便有煙而無塵,可減少室內的煙炱以保持清潔。燈上有九處刻銘,計65字,其中有“長信”二字,為漢文帝皇后竇氏所居宮名。長信宮燈造型優美,構造精巧,為漢代燈具中的杰作,體現了古代匠師的創造才能以及當時的科學技術水平。1968年于河北省滿城縣陵山出土。現藏于:河北省博物館。

銅屏風構件5件

朱雀屏風銅頂飾



西漢。立于屏風兩側轉角的頂上。朱雀頂上有管狀的插座,是用來插雉雞羽毛的。朱雀昂首展翅,佇立在方座之上,全高26.4cm,雙翅距24.5cm。其通體鎏金,自頸以下及雙翅遍刻鱗片狀羽飾,方座四面飾有火焰形紋。朱雀為漢代四神之一,主南方,以朱雀作頂飾也反映了這一時期思想觀念。現藏于:廣州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雙面獸首屏風銅頂飾

西漢。高16.7,寬56.3,厚4cm,兩面造型一致,為雙面獸形。雙目圓突,高鼻,張口露齒,狀若微笑。頭頂出雙角,兩眉和耳后鬢發飄向兩邊,如三束飄帶相互絞纏,正中和兩側各伸出一根圓管形插座,插入雉羽為飾。下鄂兩側伸出插榫,以固插在屏風頂橫枋上。整器通體鎏金,獸面頂的雙角、眉毛、卷云紋均用黑漆勾勒輪廓線,管壁上刻有順序數目。現藏于:廣州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



人操蛇屏風銅托座

西漢。通高31.5、橫長15.8cm。結構分上下兩部分:上半部為兩個大小相同的扁長方套筒組成的活頁,可作90度展開,為屏風右翼障的下轉角構件。下半部為力士托座,取自“越人操蛇”的傳說。力士身著右衽褐衣,短褲,跣足。兩眼圓瞪,眼珠外突,口咬一兩頭蛇。雙手操蛇,雙足跪坐夾蛇,五條蛇相互絞纏,玲瓏通透。是兩千多年前越人抓蛇吃蛇形象的再現。原通體鎏金,并有黑漆繪線,現僅留斑點。現藏于:廣州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



蛇紋屏風銅托座

西漢。高23.4、長46.45、寬29.4cm。是屏風正間兩邊的托座。由兩部分組成:一是套筒,如“之”字形,用來套入屏風的柱、枋;二是支托,由三條相互絞纏的蛇組成,蛇體正中兩面各伸出一個,以保持屏風的平穩。蛇是古代越人崇拜的圖騰,由此可見這是一件有地方特色的器物。現藏于:廣州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



蟠龍屏風銅托座(一對)

西漢。通高33.5、通長27.3cm。是屏風兩邊屏障下的托座,原有鎏金。半蹲在托座上的蟠龍,昂首曲體盤尾,四足踏在由兩條蛇構合成的一個支座上。兩蛇各卷纏一只青蛙。蛙張口暴目,力圖掙脫狀。龍口大張,口內有一只兩前肢攫住龍的口緣,頭向前伸,好像逃脫了惡蛇的侵襲,得到龍的保護,狀態安詳。此將龍、蛇、蛙三者結合一起,是一件極具造型藝術之美的文物精品。蛇、蛙曾是古越人的圖騰,而龍是中原人崇拜的四神之一,蛇纏青蛙,龍踩住蛇保護青蛙,似乎在講述某個傳說中的圖騰神話故事。現藏于:廣州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

角形玉杯



西漢。通長18.4厘米,口徑5.8—6.7cm,口沿上微殘,青玉質,半透明,局部有紅褐色浸斑。仿犀牛角形,中空。口呈橢圓形,往下漸收束,近底處成卷索形回纏于器身下部。紋飾自口沿處起為一立姿夔龍向后展開,紋飾繞著器身回環卷纏,逐漸高起,由淺浮雕至高浮雕,及底成為圓雕。在浮雕的紋飾中,還用單線的勾連雷紋作填空補白。一夔龍纏繞器身,集淺浮雕、高浮雕、圓雕藝術為一體,是明代以前唯一一件漢代遺作,在玉器史是占絕對重要的地位。漢代之絕品1983年西漢南越王墓出土。現藏于:廣州南越王墓博物館。

《人物御龍帛畫》



戰國中期晚段。長37.5厘米,寬28厘米。畫幅出土時平放在槨蓋板興棺材之間,應是引魂升天的銘旌,因年代久遠已呈棕黃色。描繪巫師乘龍升天的情景。巫師寬袍高冠,腰佩長劍,手執僵繩,神情瀟灑地駕馭巨龍。龍首軒昂,龍尾翹卷,龍身為舟,迎風奮進。龍尾之上立有長頸仙鶴,龍體之下有游魚。帛畫中的華蓋飄帶與巫師衣帶隨風飄動,表現巫師乘龍飛升的動勢。正中是一位有胡須的男子,側身直立,手執韁繩,駕馭一條巨龍。龍頭高昂,龍尾上翹,龍身平伏,略似船形。在龍尾上站著一只鶴,圓目長啄,昂首仰天。人頭上方為輿蓋,三條飄帶隨風拂動。畫幅左下角為鯉魚。人、龍、魚均向左,以示前進方向,連華蓋上的纓絡也迎鳳飄動。整個畫面呈行進狀,充滿了動感。這兩幅帛畫,基本上運用白描手法,但也有地方使用平涂,人物則略施彩色。畫面布局精當,比例準確。線條流暢,想像豐富,表現了楚藝術譎怪莫測的獨特風格。畫中人物比例相當準確,使用單線勾勒和平涂于渲染兼用的畫法,技巧已越成熟。人物略施彩色、龍、鶴、輿蓋基本上用白描。畫上有的部分用了金白粉彩,是迄今發現用此畫法的最早作品。1973年在湖南省長沙市子彈庫一號墓出土。現藏于:湖南省博物館。

《人物龍鳳帛畫》



戰國中期晚段。長31厘米,寬22.5厘米。帛畫呈長方形,質為深褐色平紋絹,用墨繪成,兼用白粉,但多脫落,以寫意手法繪人物及龍鳳。。畫的主體為一婦女,身著繡有云紋的廣袖長袍,腰束寬帶,下擺前后分張,像倒懸的牽牛花,雙手合掌,作祈禱之狀。婦女站在一彎月形物之上,應即表示立于龍船之上。婦女姝上方有一夔一鳳。鳳鳥昂首展翅,一足前伸,一足后伸,尾瓴上卷到頭部上方,現得強健有力。鳳鳥前方有一豎垂的龍,一足前伸,另一足已不甚清,尾部卷曲。1949年,在長沙東南郊楚墓出土。現藏于:湖南省博物館 。

直裾素紗禪衣



西漢。交領、右衽、直裾式、袖較寬,衣長128厘米,通袖長195厘米,袖口寬29厘米,腰寬48厘米,下擺寬49厘米,重49克,輕若煙霧,薄如蟬翼,織造技術之高超,真是天工巧奪。1972年湖南長沙馬王堆1號幕出土。現藏于:湖南省博物館。

馬王堆一號墓木棺槨

西漢。馬王堆漢墓是中國西漢初期長沙國丞相、侯利倉及其家屬的墓。位于湖南長沙東郊。棺槨用巨大的木板制成,置于墓底正中。槨室上下四周塞滿木炭和白膏泥,上面層層填土夯實 。

一號墓非衣通高2.05米,以每尺0.23米換算為8.9尺,約等于9尺,兩側臂高為通高的1/3,即3尺,通高和臂高相加也為1丈2尺。

馬王堆一號墓棺壁厚度近似4寸、5寸和6寸,令人想到《禮記?喪大記》所述“君大棺八寸,屬六寸,[木卑]四寸;上大夫大棺八寸,屬六寸;下大夫大棺六寸,屬四寸;士棺六寸”這種以棺槨厚度象征墓主身份的制度。

四棺一槨;內棺還飾絨圈錦,棺蓋上覆蓋帛畫一幅。馬王堆一號墓有記錄隨葬品種類數量的“ 遣策 ”竹簡,馬王堆漢墓一號墓出土的絲織衣物 ,為家蠶絲織造,數量大,品種多,工藝高超,尤以絨圈錦最為珍貴,代表漢初紡織最高水平。

馬王堆一號墓T型帛畫



西漢。出殯時張舉的一種銘旌,長205厘米,上端寬92厘米,制作精美、色彩鮮艷、線條流暢,充分反映了漢初繪畫藝術的風格和成就,而且以神話與現實、想象與寫實交織而成的詭異絢爛場景為構圖,極具文化內涵,為我國現存最早的描寫西漢當時現實生活的大型作品。1972年湖南長沙馬王堆1號幕出土。現藏于:湖南省博物館。

紅地云珠日天錦



北朝。長48、寬28厘米。錦幡殘片,組織為1:1平紋經錦/圖案以日天(太陽神)及狩獵紋為主,并織有“去”、“昌”等文字。此織物帶有濃郁的異域風格,十分珍貴。1983年青海省都蘭縣熱水鄉血渭吐番墓出土。現藏于: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西夏文佛經《吉祥遍至口和本續》紙本





西夏。出土經書共九冊,完本者有封皮、扉頁,封皮左上側貼有刻印的長條書簽,書名外環以邊框;封皮紙略厚,呈土黃色,封皮里側另背一紙,有的紙為佛經廢頁,背時字面向內。全頁版框縱30.7厘米,橫 38.0 厘米,四界有子母欄,欄距上下 23.5 厘米,無界格,半面左右 15.2 厘米。版心寬 1.2 厘米,無象鼻、魚尾。上半為書名簡稱,下半為頁碼,頁碼有漢文、西夏文、漢夏合文三種形式。每半面十行,每行二十二字,每字大小 1 厘米左右。通篇字體繁復、周正、秀美。包括《吉祥遍至口和本續》等四種經文,白麻紙本,木活字版精印,蝴蝶裝,封皮貼有書簽,首頁載有“集經”、“藏譯”、“番譯”者的名字。共有9冊,達10萬字,是一部保存較好的木刻本西夏文佛經。該經書的內容在印刷中有版框欄線交角處缺口大、版心行線與上下欄線不相接、同一面同一字筆鋒形態不一、欄線及版心行線漏排、省排、經名簡稱和頁碼用字混亂、有錯排、漏排、數字倒置等活字版印本特征,因此這部 1991 年出土的西夏文佛經是迄今世界上發現的最早的木活字版印本,它的發現將木活字的發明和使用時間提早了一個朝代,對研究中國印刷史和古代活字印刷技術具有重大價值。這是藏傳佛教經典的西夏文譯本,也是現在世界上最早的木活字版印本之一。1991年寧夏回族自治區賀蘭縣拜寺溝方塔出土。現藏于:寧夏回族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

青花釉里紅樓閣式谷倉





元代。通高29.5cm,橫寬20.5cm。倉樓為亭式重檐,瓦由釉里紅點彩串珠組成,飛檐、朱棟、雕欄,造型別致,華貴絢麗,充分體現了江南木構建筑的特色。脊吻塑雙獅頭,四角飾卷云,重脊中部各飾一朵云紋,正脊中部飾以帶葉仰蓮,上置扁平形矛頭。倉樓系活動式裝置,中有子母口覆蓋于倉上,四立面下視均為四柱三間,倉樓內置寶座。正中后,以串珠組成“十”形鏤孔圖案,與前樓相通。兩旁有亭樓,底層前后均為兩柱夾倉。插板式活動倉門兩側用青料書直行楷書七言句對聯,右聯為“禾黍豐而倉廩實”,左聯為“子孫盛而福祿崇”,橫披“南山寶象壯五谷之倉”。后面柱間空檔為墓銘,青料直行楷書,計12行,159字。左右亭正面墻各用紅料楷書“五谷倉所”與“凌氏墓用”字。瓷匠把青白釉、紅釉、褐釉、釉里紅和釉下彩青花集中于谷倉之上,瓦垅欗桿均以串珠紋組成。樓閣及兩側亭樓上塑有10個優伶,有的手執掌扇,有的懷抱琵琶,有的吹簫弄笛,有的甩袖起舞。上下左右有人物十八個,姿態各異。色澤絢麗,造型奇特,精絕無雙。1974年江西省景德鎮出土。現藏于:江西省博物院。

《竹林七賢和榮啟期》磚印模畫



南朝。長244厘米,寬88厘米,由300多塊古墓磚組成,出土時分東西兩塊,一塊為嵇康、阮籍、山濤、王戎四人,另一塊為向秀、劉伶、阮咸、榮啟期四人。這幅磚畫純熟地發揮了線條的表現能力,人物造型簡練而傳神,八人席地而坐,或撫琴嘯歌,或頷首傾聽,性格特征鮮明,人物之間以樹木相隔,完美地體現了對稱美學。魏晉間以嵇康、阮籍、山濤、王戎、向秀、劉伶、阮咸為代表的風流名士,因不滿暴政,乃逍遙山林,談玄醉酒,長歌當哭,不與統治者合作,世稱“竹林七賢”。嵇康為“七賢”之首,他是一個非常豁達而有文采的人物,文獻中記載他“博綜伎藝,于絲竹特妙”且常“彈琴詠詩,自足于懷”。阮籍則是一個不拘小節,活得很瀟灑滋潤的人,他好飲酒,且“嗜酒能嘯”,這個“嘯”,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把手指放在嘴里吹口哨。《世說新語》說他酒后縱興“長嘯”,且“韻響嘹亮”,所以,在“七賢”之中,有“嵇琴阮嘯”之說。山濤也極能飲酒,《山濤傳》中有其“飲酒至入斗方醉”的記錄。王戎則是一位為人任率,不修威儀,善發談端的人物。向秀文儒,文獻記其“雅好老莊之學,莊周著內外數十篇……秀乃為之隱解,讀之者超然心悟,莫不自足一時也”,看來是個十足的道學家。劉伶也好酒,且嗜酒如命,“止則操卮執觚,動則契盍提壺”,大杯小盅,來者不辭。阮咸通音律,善彈琵琶,當然,這里的“琵琶”不是我們現在所見的琵琶,而是一種被稱為“阮”的彈撥樂器,相傳這種樂器就是由阮咸發明,在許多地方劇種的演出中,我們都可以看到這種樂器。由于“七賢”在當時熱衷于清談和玄學,崇尚空靈之道,而玄學中又摻雜了許多“怡悅情性”“自我陶冶”“洗心養身”“自喻適志”的道教因素,頗受知識分子的喜好,“七賢”談吐不俗,灑脫倜儻的人生觀亦博得了知識分子的贊賞,久之,便形成了所謂的“魏晉風度”,“七賢”成了魏晉風度的代表人物。圖中的榮啟期是春秋時代的名士,他與七賢有共同之處,故被畫在一起,榮啟期則是早于“七賢”許多年的春秋時期人物,由于榮啟期的性格和“七賢”極為相似,又被時人譽為“高士”,所以,磚畫中安排榮啟期和“七賢”在一起,除了繪畫構圖上對稱的需要外,榮啟期更有為“七賢”之楷模的寓意。1960年4月在江蘇省南京市西善橋南朝墓葬出土。現藏于:南京博物院。





《竹林七賢和榮啟期》磚印模畫局部放大圖

名稱 時代 出土地點 出土時間 現藏 圖片
彩繪鸛魚石斧圖陶缸 新石器時代 河南省臨汝縣 1978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
陶鷹鼎 商 陜西省華縣 1958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
司母戊銅鼎 商 河南省安陽 1939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
利簋 西周 陜西省臨潼縣 1976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
大盂鼎 西周 陜西省岐山縣 清道光初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
虢季子白盤 西周 陜西省寶雞 清道光年間 中國國家博物館
鳳冠 明 北京市昌平縣 1957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
嵌綠松石象牙杯 商 河南省安陽市 1976年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晉侯蘇鐘(一套14件) 西周 山西省 不明 上海博物館
大克鼎 西周 陜西扶風 1890年 上海博物館
太保鼎 西周 山東省梁山 19世紀中葉 天津博物館
河姆渡出土朱漆碗 新石器時代 浙江省余姚市 1977年 浙江省博物館 150px
河姆渡出土陶灶 新石器時代 浙江省余姚市 1977年 浙江省博物館
良渚出土玉琮王 新石器時代 浙江省余杭縣 1986年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水晶杯 戰國 浙江省杭州市 1990年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150px
淅川出土銅禁 春秋 河南省淅川縣 1978年 河南博物院
新鄭出土蓮鶴銅方壺 春秋中期 河南省新鄭 1923年 原物為一對
一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另一件藏于河南博物院
齊王墓青銅方鏡 西漢 山東省淄博市 1980年 淄博博物館 150px
鑄客大銅鼎 戰國 安徽省壽縣 1933年 安徽省博物館
朱然墓出土漆木屐 三國(吳) 安徽省馬鞍山市 1984年 馬鞍山市博物館 150px
朱然墓出土貴族生活圖漆盤 三國(吳) 安徽省馬鞍山市 1984年 馬鞍山市博物館
司馬金龍墓出土漆屏 北魏 山西省大同市 1965年 大同市博物館
婁睿墓鞍馬出行圖壁畫 北齊 山西省太原市 1979年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涅槃變相碑 唐 - - 山西省博物館
常陽太尊石像 唐 山西省博物館
大玉戈 商 湖北省武漢市 1974年 湖北省博物館
曾侯乙編鐘 戰國 湖北省隨縣 1978年 湖北省博物館
曾侯乙墓外棺 戰國 湖北省隨縣 1978年 湖北省博物館
曾侯乙青銅尊盤 戰國 湖北省隨縣 1978年 湖北省博物館
彩漆木雕小座屏 戰國 湖北省江陵縣 1965年 湖北省博物館
紅山文化女神像 新石器時代晚期 遼寧省凌源市 遼寧省考古研究所
鴨形玻璃注 北燕 遼寧省北票市 1965年 遼寧省博物館
青銅神樹 商 四川省廣漢市 1986年 四川省考古研究所
三星堆出土玉邊璋 商 四川省廣漢市 1986年 四川省考古研究所
搖錢樹 東漢 四川省綿陽市 1990年 綿陽市博物館
銅奔馬 東漢 甘肅省武威市 1969年 甘肅省博物館
銅車馬 秦 陜西省臨潼縣 1980年 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
墻盤 西周 陜西省扶風縣 1967年 扶風周原博物館
淳化大鼎 西周 咸陽市淳化縣 1979年 淳化縣博物館
何尊 西周早期 陜西省寶雞市 1963年 寶雞市博物館
茂陵石雕 西漢 陜西省咸陽市 - 茂陵博物館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 唐 陜西省 1623年 西安碑林博物館
舞馬銜杯仿皮囊式銀壺 唐 陜西省西安市 1970年 陜西歷史博物館
獸首瑪瑙杯 唐 陜西省西安市 1970年 陜西歷史博物館
景云銅鐘 唐景云年間 - - 西安碑林博物館
銀花雙輪十二環錫杖 唐 陜西省扶風縣 1987年 法門寺博物館
八重寶函 唐 陜西省扶風縣 1987年 法門寺博物館
銅浮屠 唐 陜西省扶風縣 1987年 法門寺博物館
“五星出東方”護膊 東漢至魏、晉 新疆民豐縣 1995年 新疆考古研究所
銅錯金銀四龍四鳳方案 戰國 河北省平山縣 1974年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中山王鐵足銅鼎 戰國 河北省平山縣 1977年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劉勝金縷玉衣 西漢 河北省滿城縣 1968年 河北省博物館
長信宮燈 西漢 河北省滿城縣 1968年 河北省博物館
銅屏風構件5件 西漢 廣東省廣州市 1983年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角形玉杯 西漢 廣東省廣州市 1983年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人物御龍帛畫 戰國中晚期 湖南省長沙市 1949年 湖南省博物館
人物龍鳳帛畫 戰國中晚期 湖南省長沙市 1949年 湖南省博物館
直裾素紗褝衣 西漢 湖南省長沙市 1972年 湖南省博物館
馬王堆一號墓木棺槨 西漢 湖南省長沙市 1972年 湖南省博物館
馬王堆一號墓T型帛畫 西漢 湖南省長沙市 1972年 湖南省博物館
紅地云珠日天錦 北朝 青海省都蘭縣 1983年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西夏文佛經《吉祥遍至口和本續》紙本 西夏 寧夏回族自治區賀蘭縣 1991年 寧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青花釉里紅瓷倉 元 江西省景德鎮 1974年 江西省博物館
竹林七賢磚印模畫 南朝 江蘇省南京市 1960年 南京博物院
源地址: 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752289652&owner=263585321



城鎮化是中國經濟的致命毒藥
風水公司上市倫交所
谷歌地球或發現迄今最大古金字塔遺跡
古人類學家稱:進化論之爭即將終結
江永女書申遺,音樂家譚盾任大使
斯坦福大學與陜西省考古研究院進行學術交流
古文《尚書》確系“偽書”清華發現失傳《尚書》
復旦大學研究表明6支曹氏族群是最有可能的曹操后代
瑪雅磚塊又發現“末日”日期
第一屆“中國土司制度與民族文化”學術研討會綜述
胡錦濤:辛亥革命開啟了中國前所未有的社會變革
科學家發現冰期動物群起源于青藏高原的最新證據 洛陽盜墓背后利益 盜墓者移師省外十墓九空
英國史前巖壁畫:來自石器時代的抽象
鄱陽湖“魔鬼水域”沉船之謎
考古成果成盜墓指南
中國盜墓者發掘新市場
照片證實亞馬遜神秘部落真實存在
發現長江黃河新源頭
諾亞方舟驚現土耳其可能性99.9%
南京大學中華文化研究院大樓奠基
世界倫理學家孔漢思:中國文化是最為古老的高級文化
北京大學收藏西漢竹書3300多枚漢簡
清史纂修基礎工程中規模最大文獻整理項目《清代詩文集匯編》完成
字體之爭:我們仍沒跳出歷史怪圈
法報讓網民投票是否歸還獸首

150萬年前腳印揭史前人行走之謎
漢語外來詞的新發展
溫家寶在西班牙塞萬提斯學院暢談中國傳統文化
改革開放三十周年10大流行語今揭曉
中國學者破解“龜甲形成之謎”改變傳統觀念
華師大舉辦莊子國際學術研討會
>文化動態1

本欄目主要介紹文化資訊,文化研究動態方面,包括最新的文化動態新聞,文化發展,古代文化研究成果,文化研究動態,永久禁止出國展覽的64件頂級國寶名錄等。特別關注有關人與文化的價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傳統文化,歷史文化頻道首頁 考古發現頁首

神龙宝石救援彩金 灵剑之浴火重生赚钱 辽宁11选5直选遗漏 新疆11选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双色球 天易棋牌手机版安卓版 梦幻西游 59级五开怎么赚钱 体育彩票中奖号码 北京pk10官网开奖 广西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军工领域赚钱么 pc蛋蛋28开奖查询官网 北京赛车有人赢钱吗 69棋牌游戏官网 dnf用那个传说合赚钱吗 七乐彩走势图分析 爱玩娱乐中心下载 棋牌新闻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