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頻道首頁 | 本站地圖 | 論壇留言 | 合作聯系 | 本站消息 | |
古代文化 文化動態 考古發現 歷史研究 歷史人物 外國文化 民俗文化 成語故事 國學經典 文化其他

莊子逍遙游(原文·注釋·譯文)

2017-03-02
莊子逍遙游,中國國學,莊子逍遙游原文,莊子逍遙游譯文,國學經典
莊子逍遙游(原文·注釋·譯文)
【原文】
  北冥有魚①,其名曰鯤②。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③。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④,其翼若垂天之云⑤。是鳥也,海運則將徙于南冥⑥。南冥者,天池也⑦。齊諧者⑧,志怪者也⑨。諧之言曰:“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里⑩,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11),去以六月息者也(12)。”野馬也(13),塵埃也(14),生物之以息相吹也(15)。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16)?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17),則芥為之舟(18);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19)。而后乃今培風(20),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者(21),而后乃今將圖南。蜩與學鳩笑之曰(22):“我決起而飛(23),搶榆枋(24),時則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25);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26)?”適莽蒼者(27),三飡而反(28),腹猶果然(29);適百里者,宿舂糧(30);適千里者,三月聚糧。之二蟲又何知(31)?小知不及大知(32),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33),蟪蛄不知春秋(34),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35),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36),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37)。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38),眾人匹之(39),不亦悲乎?
  湯之問棘也是已(40):“窮發之北有冥海者(41),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者(42),其名曰鯤。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太山(43),翼若垂天之云;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44),絕云氣(45),負青天,然后圖南,且適南冥也。斥鴳笑之曰(46):‘彼且奚適也?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47),翱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48)。而彼且奚適也?’”此小大之辯也(49)。
  故夫知效一官(50)、行比一鄉(51)、德合一君、而徵一國者(52),其自視也亦若此矣。而宋榮子猶然笑之(53)。且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54),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55),定乎內外之分(56),辯乎榮辱之境(57),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數數然也(58)。雖然,猶有未樹也。夫列子御風而行(59),泠然善也(60),旬有五日而后反(61)。彼于致福者(62),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63)。若夫乘天地之正(64),而御六氣之辯(65),以游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66)?故曰:至人無己(67),神人無功(68),圣人無名(69)。

【注釋】
  ①冥:亦作溟,海之意。“北冥”,就是北方的大海。下文的“南冥”仿此。傳說北海無邊無際,水深而黑。
  ②鯤(kūn):本指魚卵,這里借表大魚之名。
  ③鵬:本為古“鳳”字,這里用表大鳥之名。
  ④怒:奮起。
  ⑤垂:邊遠;這個意義后代寫作“陲”。一說遮,遮天。
  ⑥海運:海水運動,這里指洶涌的海濤;一說指鵬鳥在海面飛行。徙:遷移。
  ⑦天池:天然的大池。
  ⑧齊諧:書名。一說人名。
  ⑨志:記載。
  ⑩擊:拍打,這里指鵬鳥奮飛而起雙翼拍打水面。
  (11)摶(tuán):環繞而上。一說“摶”當作“搏”(bó),拍擊的意思。扶搖:又名叫飆,由地面急劇盤旋而上的暴風。
  (12)去:離,這里指離開北海。息:停歇。
  (13)野馬:春天林澤中的霧氣。霧氣浮動狀如奔馬,故名“野馬”。
  (14)塵埃:揚在空中的土叫“塵”,細碎的塵粒叫“埃”。
  (15)生物:概指各種有生命的東西。息:這里指有生命的東西呼吸所產生的氣息。
  (16)極:盡。
  (17)覆:傾倒。坳(ào):坑凹處,“坳堂”指廳堂地面上的坑凹處。
  (18)芥:小草。
  (19)斯:則,就。
  (20)而后乃今:意思是這之后方才;以下同此解。培:通作“憑”,憑借。
  (21)莫:這里作沒有什么力量講。夭閼(è):又寫作“夭遏”,意思是遏阻、阻攔。“莫之夭閼”即“莫夭閼之”的倒裝。
  (22)蜩(tiáo):蟬。學鳩:一種小灰雀,這里泛指小鳥。
  (23)決(xuè):通作“翅”,迅疾的樣子。
  (24)搶(qiāng):突過。榆枋:兩種樹名。
  (25)控:投下,落下來。
  (26)奚以:何以。之:去到。為:句末疑問語氣詞。
  (27)適:往,去到。莽蒼:指迷茫看不真切的郊野。
  (28)飡(cān):同餐。反:返回。
  (29)猶:還。果然:飽的樣子。
  (30)宿:這里指一夜。
  (31)之:這。二蟲:指上述的蜩與學鳩。
  (32)知(zhì):通“智”,智慧。
  (33)朝:清晨。晦朔:一個月的最后一天和最初天。一說“晦”指黑夜,“朔”指清晨。
  (34)蟪蛄(huìgū):即寒蟬,春生復死或復生秋死。
  (35)冥靈:傳說中的大龜,一說樹名。
  (36)大椿:傳說中的古樹名。
  (37)根據前后用語結構的特點,此句之下當有“此大年也”一句,但傳統本子均無此句。
  (38)彭祖:古代傳說中年壽最長的人。乃今:而今。以:憑。特:獨。聞:聞名于世。
  (39)匹:配,比。
  (40)湯:商湯。棘:湯時的賢大夫。已:矣。
  (41)窮發:不長草木的地方。
  (42)修:長。
  (43)太山:大山。一說即泰山。
  (44)羊角:旋風,回旋向上如羊角狀。
  (45)絕:穿過。
  (46)斥鴳(yàn):一種小鳥。
  (47)仞:古代長度單位,周制為八尺,漢制為七尺;這里應從周制。
  (48)至:極點。
  (49)辯:通作“辨”,辨別、區分的意思。
  (50)效:功效;這里含有勝任的意思。官:官職。
  (51)行(xìng):品行。比:比并。
  (52)而:通作“能”,能力。徵:取信。
  (53)宋榮子:一名宋钘,宋國人,戰國時期的思想家。猶然:譏笑的樣子。
  (54)舉:全。勸:勸勉,努力。
  (55)非:責難,批評。沮(jǔ):沮喪。
  (56)內外:這里分別指自身和身外之物。在莊子看來,自主的精神是內在的,榮譽和非難都是外在的,而只有自主的精神才是重要的、可貴的。
  (57)境:界限。
  (58)數數(shuò)然:急急忙忙的樣子。
  (59)列子:鄭國人,名叫列御寇,戰國時代思想家。御:駕馭。
  (60)泠(líng)然:輕盈美好的樣子。
  (61)旬:十天。有:又。
  (62)致:羅致,這里有尋求的意思。
  (63)待:憑借,依靠。
  (64)乘:遵循,憑借。天地:這里指萬物,指整個自然線。正:本;這里指自然的本性。
  (65)御:含有因循、順著的意思。六氣:指陰、陽、風、雨、晦、明。辯:通作“變”,變化的意思。
  (66)惡(wū):何,什么。
  (67)至人:這里指道德修養最高尚的人。無己:清除外物與自我的界限,達到忘掉自己的境界。
  (68)神人:這里指精神世界完全能超脫于物外的人。無功:不建樹功業。
  (69)圣人:這里指思想修養臻于完美的人。無名:不追求名譽地位。
【譯文】
  北方的大海里有一條魚,它的名字叫做鯤。鯤的體積,真不知道大到幾千里;變化成為鳥,它的名字就叫鵬。鵬的脊背,真不知道長到幾千里;當它奮起而飛的時候,那展開的雙翅就像天邊的云。這只鵬鳥呀,隨著海上洶涌的波濤遷徙到南方的大海。南方的大海是個天然的大池。《齊諧》是一部專門記載怪異事情的書,這本書上記載說:“鵬鳥遷徙到南方的大海,翅膀拍擊水面激起三千里的波濤,海面上急驟的狂風盤旋而上直沖九萬里高空,離開北方的大海用了六個月的時間方才停歇下來”。春日林澤原野上蒸騰浮動猶如奔馬的霧氣,低空里沸沸揚揚的塵埃,都是大自然里各種生物的氣息吹拂所致。天空是那么湛藍湛藍的,難道這就是它真正的顏色嗎?抑或是高曠遼遠沒法看到它的盡頭呢?鵬鳥在高空往下看,不過也就像這個樣子罷了。
  再說水匯積不深,它浮載大船就沒有力量。倒杯水在庭堂的低洼處,那么小小的芥草也可以給它當作船;而擱置杯子就粘住不動了,因為水太淺而船太大了。風聚積的力量不雄厚,它托負巨大的翅膀便力量不夠。所以,鵬鳥高飛九萬里,狂風就在它的身下,然后方才憑借風力飛行,背負青天而沒有什么力量能夠阻遏它了,然后才像現在這樣飛到南方去。寒蟬與小灰雀譏笑它說:“我從地面急速起飛,碰著榆樹和檀樹的樹枝,常常飛不到而落在地上,為什么要到九萬里的高空而向南飛呢?”到迷茫的郊野去,帶上三餐就可以往返,肚子還是飽飽的;到百里之外去,要用一整夜時間準備干糧;到千里之外去,三個月以前就要準備糧食。寒蟬和灰雀這兩個小東西懂得什么!小聰明趕不上大智慧,壽命短比不上壽命長。怎么知道是這樣的呢?清晨的菌類不會懂得什么是晦朔,寒蟬也不會懂得什么是春秋,這就是短壽。楚國南邊有叫冥靈的大龜,它把五百年當作春,把五百年當作秋;上古有叫大椿的古樹,它把八千年當作春,把八千年當作秋,這就是長壽。可是彭祖到如今還是以年壽長久而聞名于世,人們與他攀比,豈不可悲可嘆嗎?
  商湯詢問棘的話是這樣的:“在那草木不生的北方,有一個很深的大海,那就是‘天池’。那里有一種魚,它的脊背有好幾千里,沒有人能夠知道它有多長,它的名字叫做鯤,有一種鳥,它的名字叫鵬,它的脊背像座大山,展開雙翅就像天邊的云。鵬鳥奮起而飛,翅膀拍擊急速旋轉向上的氣流直沖九萬里高空,穿過云氣,背負青天,這才向南飛去,打算飛到南方的大海。斥鴳譏笑它說:‘它打算飛到哪兒去?我奮力跳起來往上飛,不過幾丈高就落了下來,盤旋于蓬蒿叢中,這也是我飛翔的極限了。而它打算飛到什么地方去呢?’”這就是小與大的不同了。
  所以,那些才智足以勝任一個官職,品行合乎一鄉人心愿,道德能使國君感到滿意,能力足以取信一國之人的人,他們看待自己也像是這樣哩。而宋榮子卻譏笑他們。世上的人們都贊譽他,他不會因此越發努力,世上的人們都非難他,他也不會因此而更加沮喪。他清楚地劃定自身與物外的區別,辯別榮譽與恥辱的界限,不過如此而已呀!宋榮子他對于整個社會,從來不急急忙忙地去追求什么。雖然如此,他還是未能達到最高的境界。列子能駕風行走,那樣子實在輕盈美好,而且十五天后方才返回。列子對于尋求幸福,從來沒有急急忙忙的樣子。他這樣做雖然免除了行走的勞苦,可還是有所依憑呀。至于遵循宇宙萬物的規律,把握“六氣”的變化,遨游于無窮無盡的境域,他還仰賴什么呢!因此說,道德修養高尚的“至人”能夠達到忘我的境界,精神世界完全超脫物外的“神人”心目中沒有功名和事業,思想修養臻于完美的“圣人”從不去追求名譽和地位。
  
【原文】
  堯讓天下于許由①,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②;其于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③,而猶浸灌④;其于澤也⑤,不亦勞乎⑥?夫子立而天下治⑦,而我猶尸之⑧;吾自視缺然⑨,請致天下⑩。”許由曰:“子治天下(11),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猶代子,吾將為名乎?名者,實之賓也(12);吾將為賓乎?鷦鷯巢于深林(13),不過一枝;偃鼠飲河(14),不過滿腹。歸休乎君(15),予無所用天下為(16)!庖人雖不治庖(17),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18)!”
  肩吾問于連叔曰(19):“吾聞言于接輿(20),大而無當(21),往而不反(22)。吾驚怖其言。猶河漢而無極也(23);大有逕庭(24),不近人情焉。”連叔曰:“其言謂何哉?”曰:“藐姑射之山(25),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26),不食五谷,吸風飲露,乘云氣,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27),使物不疵癘而年谷熟(28)。吾以是狂而不信也(29)。”連叔曰:“然。瞽者無以與乎文章之觀(30),聾者無以與乎鐘鼓之聲。豈唯形骸有聾盲哉?夫知亦有之!是其言也猶時女也(31)。之人也,之德也,將旁礴萬物以為一(32),世蘄乎亂(33),孰弊弊焉以天下為事(34)!之人也,物莫之傷:大浸稽天而不溺(35),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熱。是其塵垢秕穅將猶陶鑄堯舜者也(36),孰肯以物為事?”
  宋人資章甫而適諸越(37),越人斷發文身(28),無所用之。堯治天下之民,平海內之政,往見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陽(39),窅然喪其天下焉(40)。

【注釋】
  ①堯:我國歷史上傳說時代的圣明君主。許由:古代傳說中的高士,宇仲武,隱于箕山。相傳堯要讓天下給他,他自命高潔而不受。②爝(jué)火:炬火,木材上蘸上油脂燃起的火把。
  ③時雨:按時令季節及時降下的雨。
  ④浸灌:灌溉。
  ⑤澤:潤澤。
  ⑥勞:這里含有徒勞的意思。
  ⑦立:位,在位。
  ⑧尸:廟中的神主,這里用其空居其位,虛有其名之義。
  ⑨缺然:不足的樣子。
  ⑩致:給與。
  (11)子:對人的尊稱。
  (12)賓:次要的、派生的東西。
  (13)鷦鷯(jiāoliáo):一種善于筑巢的小鳥。
  (14)偃鼠:鼴鼠。
  (15)休:止,這里是算了的意思。
  (16)為:句末疑問語氣詞。
  (17)庖人:廚師。
  (18)尸祝:祭祀時主持祭祀的人。樽:酒器。俎:盛肉的器皿。“樽俎”這里代指各種廚事。成語“越俎代庖”出于此。
  (19)肩吾、連叔:舊說皆為有道之人,實是莊子為表達的需要而虛構的人物。
  (20)接輿:楚國的隱士,姓陸名通,接輿為字。
  (21)當(dàng):底,邊際。
  (22)反:返。
  (23)河漢:銀河。極:邊際,盡頭。
  (24)逕:門外的小路。庭:堂外之地。“逕庭”連用,這里喻指差異很大。成語“大相逕庭”出于此。
  (25)藐(miǎo):遙遠的樣子。姑射(yè):傳說中的山名。
  (26)淖(chuò)約:柔弱、美好的樣子。處子:處女。
  (27)凝:指神情專一。
  (28)疵癘(lì):疾病。
  (29)以:認為。狂:通作“誑”,虛妄之言。信:真實可靠。
  (30)瞽(gǔ):盲。文章:花紋、色彩。
  (31)時:是。女:汝,你。舊注指時女為處女,聯系上下文實是牽強,故未從。
  (32)旁礴:混同的樣子。
  (33)蘄(qí):祈;求的意思。亂:這里作“治”講,這是古代同詞義反的語言現象。
  (34)弊弊焉:忙忙碌碌、疲憊不堪的樣子。
  (35)大浸:大水。稽:至。
  (36)秕:癟谷。穅:“糠”字之異體。陶:用土燒制瓦器。鑄:熔煉金屬鑄造器物。
  (37)資:販賣。章甫:古代殷地人的一種禮帽。適:往。
  (38)斷發:不蓄頭發。文身:在身上刺滿花紋。越國處南方,習俗與中原的宋國不同。
  (39)四子:舊注指王倪、齧缺、被衣、許由四人,實為虛構的人物。陽:山的南面或水流的北面。
  (40)窅(yǎo)然:悵然若失的樣子。喪(shàng):喪失、忘掉。

【譯文】
  堯打算把天下讓給許由,說:“太陽和月亮都已升起來了,可是小小的炬火還在燃燒不熄;它要跟太陽和月亮的光亮相比,不是很難嗎?季雨及時降落了,可是還在不停地澆水灌地;如此費力的人工灌溉對于整個大地的潤澤,不顯得徒勞嗎?先生如能居于國君之位天下一定會獲得大治,可是我還空居其位;我自己越看越覺得能力不夠,請允許我把天下交給你。”許由回答說:“你治理天下,天下已經獲得了大治,而我卻還要去替代你,我將為了名聲嗎?‘名’是‘實’所派生出來的次要東西,我將去追求這次要的東西嗎?鷦鷯在森林中筑巢,不過占用一棵樹枝;鼴鼠到大河邊飲水,不過喝滿肚子。你還是打消念頭回去吧,天下對于我來說沒有什么用處啊!廚師即使不下廚,祭祀主持人也不會越俎代庖的!”
  肩吾向連叔求教:“我從接輿那里聽到談話,大話連篇沒有邊際,一說下去就回不到原來的話題上。我十分驚恐他的言談,就好像天上的銀河沒有邊際,跟一般人的言談差異甚遠,確實是太不近情理了。”連叔問:“他說的是些什么呢?”肩吾轉述道:“在遙遠的姑射山上,住著一位神人,皮膚潤白像冰雪,體態柔美如處女,不食五谷,吸清風飲甘露,乘云氣駕飛龍,遨游于四海之外。他的神情那么專注,使得世間萬物不受病害,年年五谷豐登。我認為這全是虛妄之言,一點也不可信。”連叔聽后說:“是呀!對于瞎子沒法同他們欣賞花紋和色彩,對于聾子沒法同他們聆聽鐘鼓的樂聲。難道只是形骸上有聾與瞎嗎?思想上也有聾和瞎啊!這話似乎就是說你肩吾的呀。那位神人,他的德行,與萬事萬物混同一起,以此求得整個天下的治理,誰還會忙忙碌碌把管理天下當成回事!那樣的人呀,外物沒有什么能傷害他,滔天的大水不能淹沒他,天下大旱使金石熔化、土山焦裂,他也不感到灼熱。他所留下的塵埃以及癟谷糠麩之類的廢物,也可造就出堯舜那樣的圣賢人君來,他怎么會把忙著管理萬物當作己任呢!”
  北方的宋國有人販賣帽子到南方的越國,越國人不蓄頭發滿身刺著花紋,沒什么地方用得著帽子。堯治理好天下的百姓,安定了海內的政局,到姑射山上、汾水北面,去拜見四位得道的高士,不禁悵然若失,忘記了自己居于治理天下的地位。

【原文】
  惠子謂莊子曰①:“魏王貽我大瓠之種②,我樹之成③,而實五石④。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也⑤。剖之以為瓢,則瓠落無所容⑥。非不呺然大也⑦,吾為其無用而掊之⑧。”莊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⑨!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⑩,世世以洴澼為事(11)。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12)。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13),請與之。’客得之,以說吳王(14)。越有難(15),吳王使之將(15),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17)。能不龜手一也(18),或以封(19),或不免于洴澼,則所用之異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20),而浮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21)!”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22)。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23),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24),立之塗(25),匠人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眾所同去也。”莊子曰:“子獨不見貍狌乎(26)?卑身而伏(27),以候敖者(28);東西跳梁(29),不辟高下(30);中于機辟(31),死于罔罟(32)。今夫斄牛(33),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于無何有之鄉(34),廣莫之野(35),彷徨乎無為其側(36),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37),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注釋】
  ①惠子:宋國人,姓惠名施,做過梁惠王的相。惠施本是莊子的朋友,為先秦名家代表,但本篇及以下許多篇章中所寫惠施與莊子的故事,多為寓言性質,并不真正反映惠施的思想。
  ②魏王:即梁惠王。貽(yí):贈送。瓠(hú):葫蘆。
  ③樹:種植、培育。
  ④實:結的葫蘆。石(dàn):容量單位,十斗為一石。
  ⑤舉:拿起來。
  ⑥瓠落:又寫作“廓落”,很大很大的樣子。
  ⑦呺(xiāo)然:龐大而又中空的樣子。
  ⑧為(wèi):因為。掊(pǒu):砸破。
  ⑨固:實在,確實。
  ⑩龜(jūn):通作“皸”,皮膚受凍開裂。
  (11)洴(píng):浮。澼(pí):在水中漂洗。(kuàng):絲絮。
  (12)方:藥方。
  (13)鬻(yù):賣,出售。
  (14)說(shuì):勸說,游說。
  (15)難:發難,這里指越國對吳國有軍事行動。
  (16)將(jiàng):統帥部隊。
  (17)裂:劃分出。
  (18)一:同一,一樣的。
  (19)或:無定代詞,這里指有的人。以:憑借,其后省去賓語“不龜手之藥”。
  (20)慮:考慮。一說通作“攄”,用繩絡綴結。樽:本為酒器,這里指形似酒樽,可以拴在身上的一種鳧水工具,俗稱腰舟。
  (21)蓬:草名,其狀彎曲不直。“有蓬之心”喻指見識淺薄不能通曉大道理。
  (22)樗(chū):一種高大的落葉喬木,但木質粗劣不可用。
  (23)大本:樹干粗大。擁(擁)腫:今寫作“臃腫”,這里形容樹干彎曲、疙里疙瘩。中(zhòng):符合。繩墨:木工用以求直的墨線。
  (24)規矩:即圓規和角尺。
  (25)塗:通作“途”,道路。
  (26)貍(lí):野貓。狌(shēng):黃鼠狼。
  (27)卑:低。
  (28)敖:通“遨”,遨游。
  (29)跳梁:跳踉,跳躍、竄越的意思。
  (30)辟:避開;這個意義后代寫作“避”。
  (31)機辟:捕獸的機關陷阱。
  (32)罔:網。罟(gǔ):網的總稱。
  (33)斄(lí)牛:牦牛。
  (34)無何有之鄉:指什么也沒有生長的地方。
  (35)莫:大。
  (36)彷徨:徘徊,縱放。無為:無所事事。
  (37)夭:夭折。斤:伐木之斧。

【譯文】
  惠子對莊子說:“魏王送我大葫蘆種子,我將它培植起來后,結出的果實有五石容積。用大葫蘆去盛水漿,可是它的堅固程度承受不了水的壓力。把它剖開做瓢也太大了,沒有什么地方可以放得下。這個葫蘆不是不大呀,我因為它沒有什么用處而砸爛了它。”莊子說:“先生實在是不善于使用大東西啊!宋國有一善于調制不皸手藥物的人家,世世代代以漂洗絲絮為職業。有個游客聽說了這件事,愿意用百金的高價收買他的藥方。全家人聚集在一起商量:‘我們世世代代在河水里漂洗絲絮,所得不過數金,如今一下子就可賣得百金。還是把藥方賣給他吧。’游客得到藥方,來游說吳王。正巧越國發難,吳王派他統率部隊,冬天跟越軍在水上交戰,大敗越軍,吳王劃割土地封賞他。能使手不皸裂,藥方是同樣的,有的人用它來獲得封賞,有的人卻只能靠它在水中漂洗絲絮,這是使用的方法不同。如今你有五石容積的大葫蘆,怎么不考慮用它來制成腰舟,而浮游于江湖之上,卻擔憂葫蘆太大無處可容?看來先生你還是心竅不通啊!”
  惠子又對莊子說:“我有棵大樹,人們都叫它‘樗’。它的樹干卻疙里疙瘩,不符合繩墨取直的要求,它的樹枝彎彎扭扭,也不適應圓規和角尺取材的需要。雖然生長在道路旁,木匠連看也不看。現今你的言談,大而無用,大家都會鄙棄它的。”莊子說:“先生你沒看見過野貓和黃鼠狼嗎?低著身子匍伏于地,等待那些出洞覓食或游樂的小動物。一會兒東,一會兒西,跳來跳去,一會兒高,一會兒低,上下竄越,不曾想到落入獵人設下的機關,死于獵網之中。再有那斄牛,龐大的身體就像天邊的云;它的本事可大了,不過不能捕捉老鼠。如今你有這么大一棵樹,卻擔憂它沒有什么用處,怎么不把它栽種在什么也沒有生長的地方,栽種在無邊無際的曠野里,悠然自得地徘徊于樹旁,優游自在地躺臥于樹下。大樹不會遭到刀斧砍伐,也沒有什么東西會去傷害它。雖然沒有派上什么用場,可是哪里又會有什么困苦呢?”


莊子齊物論(原文·注釋·譯文)
莊子逍遙游(原文·注釋·譯文)
且慢白話“且行且珍惜”
車洪才:36年編寫200萬字《阿富汗語詞典》
非留學篇
清華國學院“四大導師”
干春松:儒家精神是對所有人的道德期待
國學與漢學
《尚書》學:從顧頡剛到劉起釪
清華大學四大國學導師的讀書方法
海外簡帛研究進入新階段—— 訪美國達慕思大學教授、著名漢學家艾蘭
100本世界名著濃縮成了100句話
互聯網與國學
1934年北大中文系課程表與2007年北大中文系上半年本科生課程表
毛澤東論古典名著
古今學術史上最大的一樁冤案
復旦八教授請求招“國學天才”遭拒
性本善、性本惡是國學的兩刃劍
平民的國學時代
皇極經世書
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兼國學院院長紀寶成談加強國學教育
專訪杜維明教授:儒學的普世價值
“四庫全書”研究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周文化的形成
孔子重禮輕法的原因和后果
儒家的信仰是什么
國學入門書要目及其讀法[梁啟超](國學入門必讀書目)
國學入門書要目及其讀法[梁啟超](戊)
國學入門書要目及其讀法[梁啟超](丁)
國學入門書要目及其讀法[梁啟超](乙)
國學入門書要目及其讀法[梁啟超](丙)
國學入門書要目及其讀法[梁啟超](甲)
國學常識
孔子其實愛折騰——徐來
國學經典1國學經典2

本欄目主要介紹國學經典,中國國學方面,包括最新的中國國學,中國國學經典,國學數典,國學大師,國學熱,中國國學網,莊子逍遙游(原文·注釋·譯文)等。特別關注有關人與文化的價值方面的研究。

古代文化,傳統文化,歷史文化頻道首頁 國學經典,中國國學經典頁首

神龙宝石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