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視聽時尚頻道 | 本站地圖 | 論壇留言 | 合作聯系 | 本站消息 | |
時尚文化頻道 時尚資訊 生活方式 時尚視線 奢侈品網 生活常識 電影世界 視聽欣賞 時尚大全

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詮釋與綜合

2014-04-30
制度分析,詮釋與綜合,時尚視點,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
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是,一是科斯、諾思等人的交易成本方法,二是布坎南、托利森和圖洛克等人提出的尋租方法,三是曼柯爾·奧爾森的分利集團方法

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詮釋與綜合*

作者:盧現祥
摘 要: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是,一是科斯、諾思等人的交易成本方法,二是布坎南、托利森和圖洛克等人提出的尋租方法,三是曼柯爾·奧爾森的分利集團方法。交易成本模型提出了一種基礎的制度理論,尋租模型和分利集團模型提供了關于無效率的體系實際運行狀況的認真細致的分析。這三種方法都有其局限性。構建對多元性國家的分析提供一個全面框架的基本思路是,第一,以交易成本理論作為一般理論基礎,并綜合尋租模型和奧爾森模型。第二,以國家統治者的兩個目標通常不一致為切入點,在構建這個框架的過程中,最關鍵的是建立強化市場型政府和解決可信承諾問題。第三,以產權理論和意識形態理論為研究的重點?傊,要從多層次來研究制度的起源及其制度對經濟績效的影響。

一、諾思為什么提出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
制度分析的方法很多,但從總體上研究制度的性質和效率的主要有諾思提出的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一是科斯、諾思等人的交易成本方法,二是布坎南、托利森和圖洛克等人提出的尋租方法,三是曼柯爾·奧爾森的分利集團方法[1]。交易成本方法試圖提供一種關于契約成本的基本理論框架,據此建立一個政治經濟制度的一般理論。它的重點是交易成本和國家一起決定產權結構并因此而決定經濟績效的方式。尋租模型致力于建立政治體系的利益集團模型,界定一種決策規則結構,然后分析這些決策規則的后果。奧爾森模型雖然沒有關于國家的明確模型,但分析了利益集團的相互作用,其結論是制度降低了體系的效率和生產力[2]。交易成本模型提出了一種基礎的制度理論,尋租模型和分利集團模型提供了關于無效率的體系實際運行狀況的認真細致的分析[3]。

為什么諾思提出制度分析三種方法?這與諾思和主流經濟學家發生了極大的爭論有關。那就是關于一個社會經濟是否可能在長期內停滯于“低收入陷阱”的問題。生存競爭總是迫使人們改進生存條件,所以主流經濟學否認長期停滯于“低收入陷阱”的可能性。然而諾思引征了大量經濟史的例子來說明確實存在的“停滯經濟”。諾思與主流經濟學家不同,關鍵在于他相信,政治、文化和意識形態這類“非經濟因素”在決定一個社會的經濟是否會鎖入陷阱時起了決定作用。非經濟因素是如何影響經濟發展的?其內在機制是什么?這是諾思提出可以用尋租方法和分利集團的方法來分析這些非經濟因素是如何影響一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原因。尋租理論和分利集團理論可以用來解釋停滯經濟。
交易費用理論提出了一個不同于新古典研究模式的新范式。人的有限理性概念的提出,改變了新古典范式的假定。信息經濟學的發展,使人們對問題的分析深入到最基本的層次。經濟學中的一切問題都可以從信息不對稱和信息不完全中找到本源?扑褂靡越忉屍髽I存在的交易費用概念,將前人用以解釋同樣問題的各種因素,如風險因素、信息因素、壟斷因素和政府管制等因素包括了進來,而且還有更寬的含義。以后新制度經濟學家們將交易費用概念用于許多領域,這樣交易費用概念被逐漸地一般化了。
在新古典經濟學的框架內,經濟人的理性選擇總是可以找到最優組織和制度,因此不存在低效的制度問題。交易費用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分析制度的基礎理論。市場和價格競爭能有效解決資源配置問題是新古典經濟學的基本看法。但是現實并不是這樣理想的。干擾價格競爭的效率的最為常見的因素是正的交易費用、私有產權的殘缺和非貨幣收入。在新古典經濟學的完全競爭世界里,交易費用為零,私有產權是健全的,非貨幣收入可以忽略不計,因此,亞當·斯密的“看不見的手”能夠使資源配置達到帕累托最優。在交易費用為零的世界里,制度、產權、法律、規范等可有可無。一旦交易費用為正,那么這些變量在經濟運行中就至關重要了。交易成本從根本上影響著一個經濟體系的運行。它們影響著市場上生產什么和什么樣的交換會發生;它們影響著何種組織得以生存以及何種游戲規則能夠持續。在經濟學中,關于交易成本的各種特定假設構成了大多數模型———無論是古典、凱恩斯、新凱恩斯或者新古典———的基礎。那些涉及壟斷、垂直一體化、外部效應、戰略行為、工資和價格粘性,以及不完美市場的各種模型都要求關于這些費用的特定假設。[4]

尋租模型致力于建立政治體系的利益集團模型。尋租分析在某種意義上講是相對尋利而言的。正如布坎南所說的,租金是指支付給要素所有者的報酬中,超過要素在任何可替代用途上所能得到的報酬的那—部分。尋租則是為了獲得政府特許而壟斷性地使用某種市場緊缺物資,或任何其它方面的政府庇護,所尋求的政府對現有干預政策的改變,用以保證尋求租金者能按自己的意愿進行生產,或防止他人對這類活動的侵犯。政府現有干預政策的改變通?梢越o尋租者帶來高于、甚至遠遠高于改變之前所能得到的利潤額。尋租行為所得到的利潤并非生產的結果,這一特點稱為尋租行為的非生產性。尋求租金如果離開了政府的干預,沒有政府干預所提供的特殊壟斷地位,租金便無從尋求。尋求利潤則不同,它是指作為經濟人的生產者通過自身的市場競爭力而獲得的高于生產成本的那部分收入,并不需要借助政府干預。探討政治體系的利益集團模型有利于我們分析低效的制度是如何形成的。
奧爾森模型分析了利益集團的相互作用,其結論是制度降低了體系的效率和生產力。利益集團的相互作用如何降低體系的效率和生產力?制度的產生反映的是利益集團之間建立在實力原則基礎上沖突與妥協的結果。但這并不等于就是說制度的確立,都會滿足效率原則。因為制度設計本身,最初可能就不是以增進社會福利、而是以集團利益為目標的。此外,制度與效率結果之間并非是一一對應的關系。而是必須要經過人的活動或選擇。制度設計并非必然地導致稀缺資源的有效配置。即使我們有完善的制度形成程序,但由于集體決策中形成一致規則(或制度)的成本太高,或者利益集團的影響,以至于我們不可能在制度上達到帕累托最優狀態。

二、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與制度研究的關系

(一)交易費用理論作為分析制度的基本理論框架
交易成本方法試圖提供一種關于契約成本的基本理論框架,據此建立一個政治經濟制度的一般理論。它的重點是交易成本和國家一起決定產權結構并因此而決定經濟績效的方式。交易費用理論的產生解釋了為什么存在制度及制度如何影響經濟績效,但是無法回答在歷史上人們為什么會選擇無效的制度。
正是在新古典經濟學的框架中加入了正的交易費用使新制度經濟學與新古典經濟學相區別并改變了研究的方向:交易費用使所有權的分配成為首要的因素,提出了經濟組織的問題,并使政治制度結構成為理解經濟增長的關鍵。[5]不同的產權界定、實現和保護的費用是不一樣的,這種交易費用的大小決定了國家對產權結構的選擇。問題是,僅有交易費用和國家并不能決定產權結構的,還必須考慮到意識形態。就像諾思所說的,如果排除了意識形態,任何一種制度理論都是不完備的。如果社會成員有同樣的意識形態,社會的正式規則不必有十分清楚的定義,實施機制和程序也可以少到最低限度,甚至全然不存在。由于測量績效是有成本的,意識形態的共識或歧異是影響制度形成的基本因素[6]。
科斯(1988年)指出,如果沒有理論使人們明白不同的制度安排能獲得什么,就不可能對不同的制度進行明智的選擇。因此,我們需要一個理論體系來分析制度安排的變化引起的效果。這樣做并不是要拋棄標準經濟理論,而是要求將交易費用引入分析中,因為經濟生活中發生的很多事情要么是為減少成本而創造出來,要么是使以前受過高交易成本阻礙而不可能實現的東西變成可能。張五常認為交易費用的存在至少有三個可預知的效應:第一,它們會減少交易量,因而會損害資產的經濟專門化和資源的利用。過高的交易費用使許多潛在的交易難以轉化為現實的交易,這會導致社會財富的凈損失。第二,它們可能會影響資源使用的邊際等式和使用的密集度。第三,它們會影響合約安排的選擇。在不同的交易費用下,合約安排的選擇是不一樣的。[7]

威廉姆森認為,資本主義的各種經濟制度的主要目標和作用都在于節省交易成本。[8]為理解這一論斷的合理性,我們只需考慮一個交易成本(包括獲得和處理信息的成本)為零的世界。在這樣一個“無磨擦”世界中,甚至基本的制度如貨幣、企業和公共管制等都已無關緊要。抽象的新古典模型可能有它的用途,但是,只要它忽略了交易成本,它也就忽略了一個根本的現實特征。所以說,如果不重視交易成本,無論是經濟行為還是制度安排都無法得到正確理解。[9]我們現在還不能得出結論說,所有經濟制度的主要目標和作用都在于節省交易成本。在人類社會經濟發展過程中,目前是不是只有資本主義經濟制度有利于節省交易成本?這是一個值得我們進一步研究的問題。
除了交易費用以外,我們還需要國家理論。諾斯在產權研究中,首先建立探討政府的理論,這里的統治者是按照他們自己的利益要求設計產權的(諾斯1981)。這種理論再加上交易費用,就能解釋“整個歷史進程中……不曾帶來經濟增長的產權的廣泛存在”。近來,有關有組織的利益集團與制度之間相互作用的討論,以及有關“人類看出機會的變化并作出反映的回饋過程”的討論,又給該解釋作了補充[10]。

在阿爾奇安(A.A.A1chian)看來,產權是—種競爭約束規則,給定一組產權約束規則,決定競爭的勝利者和失敗者的標準就會出現。當這些規則改變時,這些標準就隨之改變。如果競爭的標準改變了,勝利者和失敗者的資源配置也將變化。但是非市場決策(或非產權規則)往往會在一些領域替代市場決策(或產權規則),如政府的特許、配額、許可證、批淮、同意、特許權分配———這些密切相關的詞的每一個都意味著由政府造成的任意的或人為的稀缺。稀缺的資源既可以通過產權界定,通過市場的配置來解決,也可以通過政府的管制,發放許可證等方式來解決。前者會導致社會尋利活動,而后者則會導致尋租活動。
政府權力的擴大會擠占私人占有資源權力的空間。諾思指出,私有產權可以限制政府的權力。這兩種權力之間存在替代關系。不同的產權安排也將對政府官員的行為產生重要的影響。而過大的公共領域必然增加國家對經濟的干預。所以制度經濟學家反復強調,沒有國家理論,產權理論是不完整的。建立一個約束政府的法治化社會是建立有效產權制度的基本條件。交易成本和國家一起如何決定產權結構的分析遠未完成,西方一些國家所謂有效率產權結構的形成也不僅僅是在交易成本理論框架里所能解釋清楚的,我們必須要探討深層次的一些問題。

(二)無效率體系的制度分析之一:尋租理論

道格拉斯·諾思提出的有限準入秩序范疇為我們分析尋租問題提供了一個平臺。諾思等人在《詮釋人類歷史的一個概念性框架》中提出人類社會經過三種不同的社會秩序,第一種是原始社會秩序,即狩獵采集社會的秩序。第二種是有限準入秩序。這種有限準入秩序通過對經濟體系實行政治控制來解決如何約束暴力的問題,也就是通過限制進入來產生租金,以此來維護社會穩定和社會秩序。第三種是開放準入秩序,即通過政治和經濟上的相互競爭而非創設租金來維持社會秩序。有限準入秩序的特征有:(1)通過精英階層的特權來控制暴力。(2)限制貿易準入。(3)對精英階層的產權提供相對有力的保護,對非精英階層的產權保護相對較弱。(4)對經濟、政治、宗教、教育和軍事等組織的進入和退出加以限制[11]。有限準入秩序的實質是對有價值的權利和活動設立進入特權,有限準入秩序必然導致尋租。
為什么會產生有限準入秩序和尋租社會?尋租行為的產生完全出自于政府對市場的過度干預。事實上,只要政府行為主要限于保護個人權利、人身與財產安全以及確保自愿簽訂的私人合同的實施,市場機制這只看不見的手將能保證市場中所出現的任何租金都隨著各類企業的競爭性加入而消失。這時企業家們對租金的預期能夠促進經濟的發展。但是,如果政府行為超出了最低限度或稱保護性的狀態所規定的限度,那么,租金下降或消失的趨勢將被抵銷,以至于最后停止。在這種情形下,雖然租金仍然存在,而且對潛在的競爭者具有同樣的吸引力,但是獲得的方式與效果完全不同了。尋租活動與政府在經濟系統中的活動范圍與區域大小以及國營部門在整個系統中的相對規模成正比例關系。
尋租分析是分析人類利益矛盾的有效概念。在稀缺資源的假設下,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假說主要是揭示了人們利益的一致性,而尋租則主要揭示了人類利益之間的矛盾。尋租理論解決了新古典經濟學關于人的單一的、“同質”的問題。為更好地理解經濟的發展過程,運用資源持有者的“古典”概念、即用他們所掌握的資源類型來標識的如資本家、地主、工人和農民的概念,而不是新古典的“同質的”資源所有者的概念,并且分析各類資源持有人是如何能夠影響政治過程以獲取有利于自身利益的政治租金[12]。尋租模型致力于建立政治體系的利益集團模型,界定一種決策規則結構,然后分析這些決策規則的后果。
1、在尋租模型中,其決策規則結構的特點就是通過確立一種特有的產權規則來形成人為壟斷、限制競爭的格局。產權安排的變化影響分配和生產。具體地說,對資源用途的決策權力的重新界定會引致財富分配和政治權力的變化?梢韵胂,在權利配置過程中,各人對產權變遷所持的態度將由他們預期能從重整方案中獲得的凈收益決定。根據這一解釋,我們很容易理解為什么會存在不同意見,為什么政治上的討價還價會導致妥協和一個偏離了完全有效率的競爭體系所要求的模式的權利結構的建立[13]。也就是講,引入尋租理論和利益集團理論后我們才能搞清這種偏離是如何產生的,其根源是什么。在西方尋租理論看來,政府應該慎重地介入產權問題。本森(Benson,1984年)把尋租看作是個人或團體對既有產權的一種重新分配方式。政府的作用在于定義或維護產權。人們可以通過正常的市場來處理產權,也可以通過政府來重新定義或分配產權。這種作用可以增進社會福利,例如明確界定財產歸屬,保護市場秩序;也可以損害社會福利,例如產生人為壟斷,限制競爭。
尋租理論與產權理論的目標及分析具有一致性,都與權利聯系在一起。尋租是對特權的一種尋找,這種特權是非生產性利潤。而在財產權,是外在性的內在化。有效的產權安排會導致尋利的競爭市場和社會環境。而無效的產權安排或產權失靈會導致尋租的社會。特權是對稀缺資源的一種分配,是在政治市場上進行的;產權是對稀缺資源產權的界定,是在經濟市場上進行的[14]。張五常則對這些規則進行了一般性的分類。他認為,約束人們行為的規則一般可以分為三類:以規制來限制財產的使用;以“人”本身為界定權利的單位或以等級來分配權利;以資源或物質本身來作為界定權利的單位。而物質或資源的衡量標準又是以市場價格機制為基礎的。因為,在許多的規則中,只有以市場價格決定競爭的勝負才是經濟上最少浪費或租值消散最小。經濟主體對租金的追求就是對一、二類規則的使用,而對產權的追求則是在第三種規則下進行的,即以資源或物質本身來作為界定權利的單位。在這三類規則中,第一類規則大大地限制了財產或資源的使用效率,第二類規則是不公平的,更重要的是一、二類規則是無法客觀衡量的,并且必然導致市場配置資源的扭曲。用什么來分配權利,這是產權理論和尋租理論要共同探討的問題,一、二類規則是與尋租理論聯系在一起的,而第三類規則則是與產權理論聯系在一起的。對后來的諾斯而言,產權的“有效體系”是“使社會產出最大化”或降低交易成本、“促進經濟增長”的體系。經濟增長的乏力被歸咎于“無效的產權”,而無效產權又來自控制國家機構的人的尋租企圖和計量及交易成本問題的存在[15]。

2、尋租者與設租者之間的聯盟,在現實世界中可以從許多時代和國家得到證明,并可以在集體行動的所有層面上出現。例如英格蘭女皇一世、法國路易四世和其他重商主義的君主都曾把與世界某一地區貿易的壟斷權(印度和美洲的貿易權)授予聯系密切的商人。作為交換,政府同商人們共享壟斷收益。在近代,靠關稅和配額阻擋國際競爭的保護為國內的農業和工業創造了租金,同時也為保護主義政府創造了回扣的好處。在這些設租———尋租過程中,制度的重點從生產性的效率心態轉向收益再分配性的政治維護,并導致經濟停滯!俺晒Φ膶ぷ饴撁藭纬梢环N示范效應,誘發其他集團紛紛效仿。一旦人人都必須在市場競爭中這個前提遭到否定,資本所有者集團和勞工集團就會在越來越多的行業里聯合起來要求政治特惠!鼙Wo的行業會變得無利可圖,并為獲得更多的保護而喧囂叫嚷。那時,官員們會提高干預強度,以便搪塞政治批評和維護自己的政治、物質利益。良好的貨幣被置于腦后。干預主義的螺旋會逐漸摧毀由市場驅動的創新精神中的自發力量,摧毀經濟增長!保16]政府創造租金有三種情況,一是政府有意的設租(創造租金)鼓勵某一個產業或行業發展,如制定一些特許、批準等,基于績效的租金。二是政府的管制,或管制俘獲,對管制的需求造成的租金;三是政府官員追求自身租金最大化引起的租金。政治過程的利益集團模型探討了租金設立、競爭的方式。

3、尋租行為的結果是社會資源的浪費。首先。為了獲得政府的特殊保護,尋租者需要花費時間與精力去進行游說,或者用禮品或金錢去疏通層層關系。這種對尋租者極有效率的活動,對社會來說沒有任何效率。其次,政府部門工作人員為了對付尋租者的游說與賄賂,也需要付出時間與精力。再次,如果尋租行為得以實現,相關的生產者與消費者將由于政府的干預而付出代價,這種代價之相比尋租者所得到的利潤額還要高,因而導致社會福利的凈損失。尋租活動所導致的社會資源浪費極其驚人。A·克魯格在《尋租社會的政治經濟學》一文中,推算了印度與土耳其兩國由于政府過度干預市場所形成的租金數量。她發現,1964年印度由此形成的租金數量約占當年該國國民收入的7.3%,而在土耳其,僅在1968年,該國政府頒布進口特許一項所形成的租金數量,就已達到該國當年國民收入的15%!處于經濟體制轉型期的我國,各項規章、制度尚不完善,有關系、有門路就能掙錢。例如某人利用與政府部門的關系,低價買進一塊地皮,一轉手就是幾十、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利潤。尋租最大的問題是把社會的精英吸引到尋租上來,使整個社會的動力機制扭曲,這會降低創新和技術進步。安德烈·施萊弗和羅伯特·維什尼以1960年的GDP作為基數,在對全體國家的回歸中,發現工程師對增長有顯著的正效應,而律師對增長有不太顯著的負效應。即尋租降低經濟增長,而企業家活動和創新則提高了增長。如果新入學的學生中選擇工程專業的人多10%,將使工程專業的入學人數提高大約一倍,那么會導致每年的經濟增長率提高0.5%。如果選擇法律專業的人多10%,也將使法律專業的入學人數提高大約一倍,那么每年的經濟增長將會下降0.3%。有人根據91個國家的統計資料,發現經濟增長速度與大學生工程專業人數的比例有正相關的關系,而與大學生法律專業人數的比例有反相關的關系。資源在生產性領域和非生產性領域的應用配置,對于一個社會技術創新及其應用推廣有著深刻的影響。
沿著尋租模型的思路,我們可以探討歷史上一些包含著租金的制度是如何形成的。公共選擇理論家們強調指出,當我們發現政府及與政府相關的一些低效率現象時,不應該單純從政治家是否正直上去找原因,而是應該去檢討一下選拔與制約政治家的程序與規則;當發現低效率現象很普遍時,我們就應該問問現行的體制是不是有問題了。尋租與制度的互動,將會導致制度租金,即把尋租的規則制度化,并形成路徑依賴。

(三)無效率體系的制度分析之二:利益集團理論
奧爾森模型分析了利益集團的相互作用,其結論是制度降低了體系的效率和生產力。奧爾森模型主要包括以下內容:(1)利益集團理論的假設及利益集團的相互作用;(2)利益集團下的再分配模式;(3)利益、政策與制度的關系;(4)強化市場型政府。
奧爾森的利益集團理論是建立在“組織費用”這個假設之上的,組織費用隨著組織規模的增加而不斷地發生著變化。他為“特殊利益”的不對稱權力提供了一個現代制度經濟學的解釋。[17]按照奧爾森的分析,集體行動的形成取決于兩個重要條件:組成集團的人數足夠少,并且存在著某種迫使或誘使個人努力謀取集體利益的激勵機制(他稱之為“選擇性刺激”)。對于規模較小、組織較好的特殊利益集團,如果通過產權結構調整,集團的成員都會有較大的收益,而且集團較容易地就可獲得、控制和加工信息,那么這一集團對于議員們的影響能力往往很強。在利益集團中失利的往往是那些從屬于大集團的個人:例如消費者作為一個整體———對他們來說一些產權結構的調整(如新的關稅)往往對每個人影響很小———組織費用很高、搭便車也很容易,個人信息成本也過高。越是小的利益集團越是容易達成一致意見,從而可以影響統治者。一些文獻分析了少數團體成員怎樣過度濫用其投票權,致使產權結構變得有利于他們,而使大多數選民付出了代價。為什么少數人能愚弄多數人呢?有人認為有兩種相互聯系的原因:產權結構的邊際變化能導致人們的收益和成本的不公平分配,而在這些變化中,得益者和受損者之間的信息分布不對稱。[18]

當然,奧爾森關于利益集團受益的分析只是其中的一種情形。哪些群體能獲得再分配的利益呢?有幾種情況,一是根據奧爾森的分析,小利益集團在再分配中往往處于有利地位,斯蒂格勒也是這種看法。歷史與現實中都可以找到這方面的例子。第二種情況,就是平均分配,以東亞為例,這些經濟中的政治領導人和官僚不會愿意在分配政治租金時偏向任何一個特定的經濟階層,因為如果這一階層在將來變得足夠強大的話,便可能有朝一日對現在領導者的權力構成威脅。這樣,“增長共享”的現象似乎是源于太平洋戰爭結束不久,在這一地區廣泛存在的獨特歷史條件的深刻的路徑依存現象。它并不是什么東亞官僚儒家傳統內在的東西。根據奧爾森(1971)的說法,一般認為,再分配的趨勢是從“廣義利益到狹義利益,從非集中產業到集中產業,從無組織者到有組織者”,但到底“哪些群體能充分組織起來贏得再分配的利益”,可能因時因地而異[19]。由于其顯而易見的獨立性,人們有時就認為,東亞國家或地區永久性的官僚機構的基本特征是既“強大”又“軟弱”。優點和缺點都來自同一個源頭———缺乏占主導地位的經濟階層,這使得權力在不同利益集團之間的分配相對平均。這些憑借對所有經濟階層平均分配增長利益才得以保持控制權的官僚可能由于慣性作用,而不能采取任何可能將過多損害任一經濟利益集團的激烈措施[20]。第三種情況是,當分利聯盟力量較弱時,政府會提供一個與原始產權理論相近的產權結構。換言之,如果存在分利聯盟,政府提供一個與原始產權模型相近的產權結構是不可能的。這就可以解釋為什么歷史上人類社會不是總能選擇有利于經濟發展的產權。分利聯盟的理性選擇是尋租。按照奧爾森的分析,在分利聯盟弱的時候,產權會充分發揮作用,尋利就是一種理性的選擇。如果分利聯盟力量很強的時候,產權的作用就會受到限制(或產權失靈),尋租就是一種理性的選擇。奧爾森的分析,尋租往往成為利益集團的選擇。我們這里似乎陷入了困境:分利聯盟弱的時候,可以選擇有效的產權;分利聯盟強的時候,產權選擇往往是無效的。

為什么會形成不同的利益集團?拉詹與津加萊斯認為,人們在初期得到的人力和物質資本稟賦的數量有差異,這種初始資源和機遇的差異決定了人們有不同的偏好,并結成了不同的政治利益集團。各種集團將通過投票來決定國家的政策和制度,從而影響未來的資源分配甚至未來的政治格局。所以,與其關注制度的缺失,不如關注需要良好制度的利益集團的缺失。這將使未來的討論轉移到要素稟賦與如下的問題上:我們怎樣才能改變貧窮國家的要素稟賦,特別是克服占據統治地位的利益集團的阻力?這個問題可能比如何改變制度的問題更有指導意義。
利益如何轉變為政策和制度有兩個方面的含義,一是政治家的利益如何轉變的問題,二是利益集團的利益如何通過政治家轉變為政策和制度的問題。其實這兩者往往是交織在一起的。政治家也會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問題是政治家在不同政治體制下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手段和方式是有區別的。Olson(1965)和Becker(1983)指出民主政治會導致政治家追求非社會目標的一個原因是利益集團和游說會對政治選擇產生影響。他們認為,游說活動之所以能影響政治決策,是因為政治家需要從他們的支持者手中獲取選票和捐款。而利益集團便利用這一影響操縱再分配,從公眾那里掠奪資源,有時還會以高額的社會成本為代價。例如,在英國工黨執政時期,工會的游說導致了對勞動市場的限制和大規模的社會再分配計劃,成為撒切爾改革之前英國經濟長期停滯的一個重要原因?娎、諾思等學者就專門研究了利益集團之間的博弈對經濟制度變遷的影響,認為制度的演進方向是由社會中處于強勢地位的利益集團決定的。

如果引入利益集團因素,那么制度的效率就會受到影響。諾思(North,1994)說:“制度并不一定是,甚至經常不是按社會效率來設計的,相反,它們(至少正規規則)是為了服務于那些具有創造新規則談判能力的利益集團而創造的”。[21]經濟政策(包括制度設計)的制定是一個動態博弈,其條件是不確定的和不斷變化的,其規則在形成過程中至少有一部分由參與者制定。每個參與者都想竭力控制隨后的博弈,以盡量獲得有利于自己利益的結果。[22]在這個博弈過程中,小利益集團在制度選擇方面往往處于主導或有利地位。利益集團通過自己的優勢(如話語權、院外活動等)如何把有利于自己的利益制度化的機制及機理,是今后制度經濟學需要探討的一個重要問題。
在利益集團之間博弈形成的制度也可以達到一種制度均衡。制度均衡是這樣一種狀態,即在行為者的談判力量及構成經濟交換總體的一系列合約談判給定時,沒有一個行為者會發現將資源用于再建立協約是有利可圖的。要說明的是這一狀態并不意味著,每個人對現有規則和合約都滿意,只是由于改變合約參加者游戲的相對成本和收益使得這樣做不值得,F存的制度制約確定和創立了均衡。[23]

最后,奧爾森提出了強化市場型政府(market-augmenting government)的概念。這個概念對于建立“對多元性國家的分析提供一個全面框架”具有重要的意義。一個政府如果有足夠的權力去創造和保護個人的財產權利并且能夠強制執行各種契約,與此同時,它還受到約束而無法剝奪或侵犯私人權利,那么這個政府便是一個“強化市場型政府”[24]。許多國家的實踐證明經濟成功有兩個必要條件:第一,存在可靠且明確界定的財產權利和公正的契約執行權利。第二,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強取豪奪。強化市場型政府的產生條件,也就等價于如何使政府或執政者具有共容利益的條件。在奧爾森看來,民主體制是建立強化市場型政府的基本條件。諾思(1981)提出了“約束統治者行為”的問題,盡管他堅持由于交易費用和競爭約束,統治者并不一定選擇最大化社會福利的產權形式,但是,他并沒有說明在國家和選民之間交易費用所造成的的差異究竟是什么?正如Acemoglu等(2004)明確地指出的,這一問題的核心就是政治領域固有的承諾問題,即擁有政治權力的人無法作出可信的承諾來約束其未來的行動,因而非效率的制度普遍存在。諾思等的研究表明,一定的制度設計和制度安排是可信承諾的前提和基礎?尚懦兄Z約束了國家機會主義和國家掠奪的行為,從而創造了安全的投資環境。

三、制度分析三種方法綜合的基礎與解決的思路

前面我們對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及其與制度分析的關系進行簡單的分析。如諾思所說,在交易成本模型中,提高與契約有關的成本、阻礙增長的是無效率的產權,這是國家作用的結果。在尋租模型中,政府的一些特點產生了體系無效率,這些特點一般來自代理關系。在奧爾森模型中,造成無效率的因素是分利集團不斷增長的力量使體系具有了剛性[25]。即經濟體制的創新能力缺乏。在新制度經濟學看來,決定經濟增長的關鍵因素是產權。制度分析三種方法綜合的基礎之一是它們從不同的角度對產權進行了分析。產權及其相關的契約實施在一國經濟體中起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為什么人類社會大多數時期選擇的產權是低效的?這除了產權自身的特性(如產權界定的技術和費用等)外,更深層次的原因還是要到國家理論中去尋找。國家統治者的兩個目標通常是不一致的,并導致無效率的產權。即,第一個目標是使統治者的租金最大化。第二個目標是創立一組有效率的產權。實際上,使統治者租金最大化的產權結構與產生經濟增長的產權結構是相互沖突的[26]。新古典經濟學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假設并沒有錯,但是它太抽象,太單一,因為除了對消費者追求效用最大化,廠商追求利潤最大化外,對于影響經濟運行重要的主體———政府的動機,新古典經濟學并沒有明確界定,也沒有進行深入系統的分析。公共選擇學派盡管提出政府官員也是經濟人的假設,但并沒有明確區分消費者、廠商與政府在動機上的差異。我們認為,諾思提出的“國家統治者的兩個目標通常是不一致的,并導致無效率的產權”可以作為我們“對多元性國家的分析提供一個全面框架”的基礎。這是制度分析三種方法綜合的基礎之二。以國家統治者的兩個目標通常不一致為切入點,采用交易成本模型、尋租模型和奧爾森模型的共有點和不同點,通過對歷史和現實中多個經濟體制度的分析和檢驗,我們就可以構建一個對多元性國家的分析的全面框架。在構建這個框架的過程中,最關鍵的是解決可信承諾問題。

以新古典經濟學及交易成本理論對創立一組有效率的產權的分析與以尋租理論和分利集團理論對統治者租金最大化的分析,這兩者的結合是三種制度分析方法綜合的基礎之三,F在分別對統治者二個目標的分析已經有了基礎,如尋租理論是一種政治過程的利益集團模型,奧爾森模型分析了利益集團的相互作用,這些都有利于我們從統治者租金最大化的角度來分析制度的形成,以及這種制度如何影響經濟績效。如果以追求租金最大化的力量占據了主導地位、利益集團能左右制度的設立,那么這種經濟就容易長期內停滯于“低收入陷阱”。尋租理論與分利集團理論有許多共同點:如都是對利益集團行為的一種分析;都是對追求租金的最大化行為的研究;都可以用來對低效制度的分析;都可以用來解釋停滯經濟等等。這三種方法相互補充,形成了一種分析制度的方法體系,它們可以從多角度研究歷史和現實中制度形成的機理及制度績效。

諾思提出制度分析三種方法的目的就是要解釋歷史和現實中的長期內停滯于“低收入陷阱”這種現象。用這三種制度分析方法研究制度問題已取得了相應的成果,現在的問題是,這三種方法都有其局限性。還“沒有一種理論能對多元性國家的分析提供一個全面框架”[27]。我們認為,構建這個全面框架的基本思路是,第一,以交易成本理論作為一般理論基礎,并綜合尋租模型和奧爾森模型。第二,以國家統治者的兩個目標通常不一致為切入點,以新古典經濟學及交易成本理論對創立一組有效率的產權的分析與以尋租理論和分利集團理論對統治者租金最大化的分析相結合,在構建這個框架的過程中,最關鍵的是建立強化市場型政府和解決可信承諾問題。第三,以產權理論和意識形態理論為研究的重點,分析為什么一些國家興旺,一些國家落后的深層次原因?傊,要從多層次來研究制度的起源及其制度對經濟績效的影響。

注釋:
[1][2][3][6][25][26][27]道格拉斯·諾思:《制度研究的三種方法》載(美)大衛·柯蘭德編:《新古典政治經濟學—尋租和DUP行動分析》長春出版社2005年版,第21,26-27,27,23-24,27,24,29頁。
[4][美]科斯、諾思等著、[法]克勞德·梅納爾編:《制度、契約與組織—從新制度經濟學角度的透視》,經濟科學出版社2003年版,第426—434頁。
[5][18][冰]思拉恩·埃格特森著:《新制度經濟學》,商務印書館1996年版,第16,60頁。
[7]參見:《經濟解釋———張五常經濟論文選》,商務印書館2000年版。
[8][美]奧利弗·E·威廉姆森著:《資本主義經濟制度———論企業簽約與市場簽約》,商務印書館2002年版,第29頁。
[9][13]埃瑞克·G·菲呂博頓、魯道夫·瑞切特編:《新制度經濟學》,上海財經大學出版社1998年版,第11—12,18頁。
[10][15][19](英)馬爾科姆·盧瑟福:《經濟學中的制度—老制度主義和新制度主義》,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9年版,第55-56,186,139-140頁。
[11]道格拉斯·諾思等:《詮釋人類歷史的一個概念性框架》,載吳敬璉主編《比較》(第30輯),中信出版社2007年版,第24頁。
[12][20]青木昌彥,金瀅基,奧野-藤原正寬:《政府在東亞經濟發展中的作用比較制度分析》,中國經濟出版社1998年版,第29,31頁。
[14]朱巧玲:《尋租理論:產權理論的一個擴展—兼論新產權理論的構架及其現實意義》,《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學報》2006年第4期。
[16][德]柯武剛、史曼飛:《制度經濟學:社會秩序與公共政策》,商務印書館2000年版,第397頁。
[17][美]埃里克·弗魯博頓、〖德〗魯道夫·芮且特著:《新制度經濟學:一個交易費用分析范式》,上海三聯書店2006年版,第87頁。
[21][22]轉引自阿維納什·K·迪克西特著:《經濟政策的制定:交易成本政治學的視角》,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17,21頁。
[23]道格拉斯·C·諾思:《制度、制度變遷與經濟績效》,上海三聯書店1994年版,第115頁。
[24]奧爾森:《權力與繁榮》,上海世紀出版集團2005年版,第3頁。
(作者單位: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經濟學院,湖北 武漢 430064)


經濟黑幫的大算計
從人群中看出真正優秀的人
搞學術和混江湖其實頗有相似
天才是人類的意外
負能量語錄,這就是人生的奧秘
讓人吃驚的四個經濟學悖論
2013我透過他們看到的中國
創新是落后者的特權:三個競爭故事
谷歌關鍵詞可預測股市走向
決策力并非與生俱來
數據科學家炙手可熱
羅杰斯:全球儲戶正被血洗 持有金銀能稍微過得好些
大宗商品周期與中國經濟
大宗商品周期與中國經濟
奧巴馬國情咨文:中產階級是經濟真正動力
“設計師應該是個人類學家”
最多心理變態者從事的10種工作
Mojito方法論
弗里德曼的阿里巴巴印象:重建中國式信任
來一支最貴的口紅吧
人都是很賤的
國產游戲中的信仰——基于人類學視角下的RPG游戲信仰研究
蔡輝:浙大校長楊衛開會玩牌讓誰無地自容
華爾街日報:世界新秩序將會怎樣
社交媒體政治命題
消費文化與媒介
給創新一些“人味”
小資產階級的通病
“良心油條哥”走紅的現實隱喻
Garr Reynolds:像設計師一樣思考的十大秘訣
美國衰落的預言
學界人士需要什么樣的電子書服務
尋找幸福的真義
我更想去享受生命-保羅·艾倫和比爾·蓋茨
進出口關稅加稅的兩種解讀
The Great TOMMY如何成為大富翁
來自法國的時尚人生
“禮品經濟”與“個性經濟“
為什么中國大學培養不出頂尖記者
我們和林書豪到底有多遠
也許人腦是為故事設計的
符號學家眼中的世界
使用iPhone 4S一個月后心得
文藝青年選擇指南
AzzedineAlaia:時尚異類的完美主義
畢業照上的笑容能預測幸福
真實的童話Natalia Vodianova
尋常巷陌里的中國變遷
城市進化論
牛逼、裝逼、傻逼之間的區別
中國的暴富者群體是怎樣產生的
Jason Wu神童的黃金年代
四川女人的寬窄巷心態
一流女人的八大特征
什么是幸福?怎樣才能幸福?
成功的人注定不幸福
工作后比較的幸福
人的一生最后悔什么
人民幣升值大贏家是LV 不是美國出口
外灘對于我們的意義
從“海派清口”看海派文化認同
低調時尚從寶慶路淮海路常熟路地帶出發
經濟越繁榮裙子就越短時尚視線1 時尚視線2

本欄目主要介紹時尚視線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時尚,時尚觀點,時尚視線,時尚視角,時尚論壇,生活方式,制度分析的三種方法:詮釋與綜合等。特別關注有關人與文化的價值方面的研究。

時尚文化頻道首頁 時尚視線頁首

神龙宝石救援彩金 长春麻将微乐 辽宁微乐麻将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湖北11选5走势 棒球比分雪缘园 股票靠什么涨跌 一分幸运农场2019重庆幸运农 麻将推倒胡 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11选5*结果 福州小姐妹 短线好股票 网赚新项目 神来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下载安装 河北排列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