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視聽時尚頻道 | 本站地圖 | 論壇留言 | 合作聯系 | 本站消息 | |
時尚文化頻道 時尚資訊 生活方式 時尚視線 奢侈品網 生活常識 電影世界 視聽欣賞 時尚大全

曾經少年天才謝彥波

2015-10-13
曾經少年天才謝彥波

已被當精神病的曾經少年天才 瘋言瘋語中 給你戮穿“學術界”的外衣

站在講臺上的謝老師,嗓音洪亮自信,思維邏輯縝密。他右手板書時,左手松弛地抄在褲兜里,大方瀟灑

編者注:早就知道謝彥波是一位少年天才,也聽說他后來“精神出了問題”。今天讀了吳樹新的這篇報道,才發現他的精神沒有問題,他的問題在于他太出世了,以致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大家可以仔細讀讀,看似瘋言瘋語,卻真的有很多干貨。仔細看看,相信你會悟到的。

“他們都是神仙,本來就是想要那個結果、有另外的目的在,只不過沒告訴我,我卻不知道,所以就想不通他們為什么那么做!

——謝彥波

采訪時間:2014年5月

采訪地點:合肥等地

受訪人:謝彥波,中國科學技術大學78級第一期少年班學生。他跳過整個中學階段,由小學直接進入了少年班。十一歲上科大。十五歲上科學院理論物理所讀碩士,跟于錄院士。十八歲讀博士,跟中科院副院長周光召院士,被看好有希望在二十歲前得博士學位。中國博士沒讀完,去普林斯頓大學,跟諾貝爾獎獲得者安德森做固體物理理論工作。后回國,他以碩士的身份接受了近代物理系教師的工作。

王永:謝彥波同班同學、中科大教授、中科大信息技術學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教授、安徽省政協委員。

1978年,11歲的謝彥波掛著紅領巾、帶著一身傳說、滾著一只鐵環進入中科大。與“第一神童”寧鉑齊名,他倆的故事“全國人民都知道”。

傳說:小彥波6歲時還不會用第一人稱講話,餓了說:“彥波要吃飯”?柿苏f:“彥波要喝水”,媽媽叫他“榆木疙瘩”。后經有見識的人士點撥,說這是阿斯伯格癥患者的特征,牛頓、愛因斯坦、貝多芬、比爾?蓋茨等超級天才,兒時都曾具有這種癥狀,特征是溝通能力奇差、但在某些方面擁有超常能力。

果不其然,小彥波小學三年級時學完初中數學,四年級學完高中數、理、化,五年級開始鉆研大學的解析幾何和微積分,解答了數以千計的習題。當他端坐在小學教室里上課時,幾乎所有熟悉他的老師們都認為,“論實際知識水平這孩子該上大學了!”

果不其然,1977年,小學未畢業的謝彥波參加湖南醫學院子弟中學高二年級的數學競賽,獲得第二名。參加長沙市高中生數理化競賽,又獲得了好成績。于是,“神童”之譽不脛而走,引來中科大招生老師的關注與面試。1978年,11歲的謝彥波順利進入中科大少年班。據受訪同學回憶,“他小學畢業沒學過高中數學,可每次臨考試了還拉著別人打乒乓球,一個不去拽另一個,打了幾天球,最后卻拿100分!”(照片:少年謝彥波站在凳子上演算)

奇跡仍在繼續。16歲讀完大三,謝彥波提前一年本科畢業,入讀中科院研究生,18歲取得碩士學位,接著又在中科院副院長周光召門下攻讀博士學位。半年后,謝彥波改讀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成為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曾為美國“神童”的安德森教授的博士生。

由此,謝彥波成為中科大首屆少年班中唯一被人們寄望摘取諾貝爾獎的天才學員,就連少年班“第一神童”寧鉑也說:“我看遍20多屆少年班成員,謝彥波是最聰明的人!”

在人類普適性生態學原理中,有許多中肯不中聽的詞匯——諸如“日中則昃”、“月盈則虧”、“物極必反”,等等。其中既有兩位曾為“神童”者所涉領域的物理法則,更兼備“先知先覺”的神童們普遍兼備“少知少覺”的事理法則。就在“神童”謝彥波滿載國人的厚望,向著科學的天空展翅翱翔之時,一場意料不到的逆襲,竟令他折翅鎩羽。

赴美10年后的某一天,謝彥波結束了他宿命中的所有神話與童話,被組織上接回了中科大。一顆曾被寄予國人厚望的少年“啟明星”,為何去到全球科學大本營美國后未及升空就突然隕落?對此,國人少不了議論紛紛。

一是公開報道的“不睦遣返”說——2005年7月21日,《南方周末》刊文透露:首屆少年班輔導員汪惠迪回憶,謝彥波原本跟隨中科院副院長周光召讀博士,但“他沒能處理好和導師的關系,博士拿不下來,于是轉去美國繼續讀博,結果美國導師安德森同樣無法容忍謝彥波比他本人還要傲氣,不讓他過關……”

二是流傳更廣的“槍擊教授”之說——“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謝彥波摸到安德森的住宅,安恰好不在家,安夫人開的門,見謝一只手插在好像藏有槍支的口袋里,神色不對頭。老太太嚇得魂飛天外,一邊穩住謝,一邊打電話找來謝的推薦人李政道教授,讓李教授把謝帶走!

謝彥波的同班同學、中科大信息技術學院副院長兼博導王永教授向我們詳細介紹了另一種似乎更接近真相的版本。

“謝彥波一直視安德森為神,去美國也是沖著安德森去的,但是一開始并沒能排上安德森的博士生。一位臺灣籍女教授收了他,老太太非常喜歡這個小娃娃,當兒子一樣寵,謝彥波也非常適應,讀得很好。沒想到當他博士論文都基本寫好了的時候,安德森的入學通知卻來了!按道理,謝彥波本應跟著老太太讀完博士再走,但他一心想在安德森門下出師,便迫不及待地離開了老太太,帶著論文草稿投奔到安德森教授門下。

“剛開始,他在普林斯頓也讀得非常好,據說還刷新了該校某個成績總分的記錄,并很快提交了論文?善褪悄瞧撐耐焙t子了——安德森看看題目、翻翻前言,把文章一扔!

“物理是一門很悲哀的學科,尤其是謝彥波從事的理論物理研究,發展到一定程度就變得不可驗證,比如說黑洞,誰見過黑洞?全都是幾輩子科學家沒法實證的,像玄學一樣!正是因為沒有檢驗標準,空想當道、學派林立、靠嘴皮子干仗就成了理論物理的現實情況。而謝彥波的論文,就踩了這個‘雷’。他引用的觀點論據,不巧是跟安德森‘干仗’的對立學派,安德森怎么可能自扇耳光、讓論文通過?他不好明說,便托辭‘你英文水平太差,我看不懂!

“謝彥波很愣,又非常崇拜安德森,還真的以為自己英文不過關,竟然花了兩年時間在普林斯頓文學院讀了個文學碩士,然后改好論文又送給安德森。安德森沒轍了,只能委托旁人明確轉告謝彥波:‘由于學派問題,你不可能靠這篇論文在我的門下拿到學位’。

“謝彥波沒法相信這話,他眼里的安德森是多么偉大的科學家,又那么崇尚真理,怎么會有門戶之見?你們都騙我!從那時候起,他就開始常常產生‘別人都在騙我’的幻覺。后來安德森拿他沒辦法,只好屈尊再讓一步,托人轉告謝彥波,可以介紹他在另外一個導師名下答辯。偏偏謝彥波到這一步還堅決不相信安德森會拋棄他,仍然執著地追隨他死不回頭。

“這一‘杠’足足9年,謝彥波與教授的矛盾幾乎成為公開的秘密,就他自己感覺不到。在中科大一位副校長訪問普林斯頓大學之前,恰巧又發生一起北大赴美留學生殺死教授的慘案,所以其他中國留學生建議到訪的科大領導帶謝彥波回國。副校長約謝彥波談話過后,也感覺到有些擔心,便直接帶他隨團回國。因為走得太急,謝彥波在普林斯頓大學宿舍里的所有物品都沒來得及帶走,都是后來同學幫忙打包郵回來的……”

去中科大之前,我在“貼吧”還讀到一篇該校的學生留言:“我們英語老師說謝老師赴美讀博時,因為拿槍指著他的教授被取消博士學位,回來得了精神病。學校為了名聲以及考慮他的水平,仍然給他教課,但是長期交流,會把學生的心理帶進溝里……”

為了弄清真相,我問這位同學怎么找得到謝彥波。他告訴我,謝教授從家里到學校兩點一線,很難碰上。但每周三會在某教室上課,這是唯一方便見到他的機會。

5月,我來到中科大,預先“埋伏”在那位同學所說的教室里?磥磉@里是開放式教學,我旁邊還坐著一位不修邊幅的中年男人,上身套著一件臟得看不清本色的老式夾克衫,懷里抱著一只鼓鼓囊囊的紅色環保袋,酷似街頭拾荒者。見我落座,他挪了一下位置,似熟非熟地朝我笑笑。

我朝他點點頭。上課鈴響了,我盯著門口,等著謝彥波的出現。一會兒,旁坐的“拾荒者”站起來,徑直上了講臺。他從環保袋里掏出一沓作業本,拍在第一排課桌上。然后上前擦干凈黑板,用粉筆寫下:“§4.6局域慣性系條件”。天,這位“拾荒者”模樣的人就是謝彥波教授?我滿腦子閃現的全是若干年前這間教室里站在木凳上演板的少年謝彥波,很難把兩者協調起來。



他流暢地整板書寫著那些復雜的公式,嘴里說著我不懂的中文:“假如用做數學題的方法衡量一個星球的文明……”

站在講臺上的謝老師,與剛才坐在身邊的“拾荒者”判若兩人,嗓音洪亮自信,思維邏輯縝密。他右手板書時,左手松弛地抄在褲兜里,大方瀟灑,偶爾將嘴唇歪成平行四邊形,再努力恢復原狀,皺著眉頭,像是眼睛里進了砂子。每一次擦完黑板后,他必然猛地回頭向同學們沒來由地擠出個笑臉。

下課后,我在教室門口堵住了他,用“我是您的崇拜者”這種最無聊的借口作為搭訕。他友善地朝我笑笑,似乎對陌生人豪無戒心,很快開始了有問有答的閑聊,甚至還請我在食堂里吃了份快餐。即便后來我提出有些冒昧的問題,他也努力給出答案。采訪中,比照旁邊匆匆而過的斜視眼神,謝彥波那種純真和誠懇,不止一次讓我心酸。

記者:“您還在上《廣義相對論》嗎?”

謝彥波:“什么叫‘還在上’?是不是學懂了之后就只用教了?是不是教其他東西就可以再學習?學了沒意思,對我來說學了沒用啊……現在的物理不是做物理,是在做數學題。真正的物理,我覺得是里面有好多效應的,但是他們好像都不討論這種效應!

他的回答讓我有些犯暈:“您在做研究?”

謝彥波歪著腦袋想了想,一半對我、一半對自己:“我做研究也沒有用,別人會反對、不感興趣。我覺得生活應該遵守物理的基本道理,但是他們有‘特異功能’!做了一些新的假定,又不肯告訴我。所以我就沒辦法!

記者:“我記得好像您在哪兒說過,科學也會有很多謬誤?”

謝彥波:“我是說很多人在應用方面過頭了。比如u盤、手機、隱形飛機,都跟物理對不上!

記者:“這方面公開發表過論文嗎?讓大家都知道您的觀點或想法!

謝彥波:“寫過,但是我認為有價值、寫得好的論文,一篇都不給發表。我認為一般甚至是很爛的論文,卻發表了。國外雜志也一樣,他們不是看不懂,就是故意不給發,或者是我沒有搞明白其中的規則吧!

記者:“好像這里面的門道挺深?”

謝彥波:“什么意思?”

記者:“比如說您是雜志編審的學生或者熟人,論文就容易上。學術界有挺多搞人際關系的!

謝彥波:“有可能吧……”

記者:“您一周幾節課?

謝彥波:“三節課,沒事干!

記者:“你還住在學校里面嗎?”

謝彥波:“對,我住北校區,比以前大一些。我就不懂,為什么要住大房子?打掃衛生那么麻煩。想住更大的房子,要搬到郊區,得開車,不是很累嗎?住北區走過來吃飯很方便,我一天三餐都在食堂吃。走路正好鍛煉身體!

記者:“您女兒多大了?”

謝彥波:“讀高中!

記者:“您的學生說您很酷,一些您覺得不對的理論上課時就不講?”

謝彥波:“嗯。比如黑洞、宇宙學我就不講,我搞不懂,問別人也不懂,我覺得它是有問題的。比如宇宙,以前說是無限大,現在說是有限大。有個廣告,說如果宇宙無限大,那么晚上和白天是一樣亮的,現在晚上和白天不一樣亮,所以宇宙就是有限大的。這個就是亂扯!因為恒星會死亡,而且光會被吸收,吸收了以后又變成新的恒星,是不斷演變的!

好玩兒,他把我當成可以討論的同事了。

記者:“您不上課的時候在家干嘛?”

謝彥波:“要不就下圍棋,要不就算算題目,算量子化學,用數學辦法計算分子反應、能量!

記者:“聽說您喜歡用心算或者筆算?”

謝彥波:“我以前用計算機,現在懶得用,沒必要,就用筆算!

記者:“覺得自己的腦袋比計算機轉得快?”

謝彥波:“計算機用多了,腦子就變傻了。實在沒事干,在網上與人下棋!

記者:“在少年班的時候您有沒有跟寧鉑下圍棋?”

謝彥波:“那時候下不過他,現在不知道了。以前他是科大最厲害的,可能后來有學生比他更厲害吧!

記者:“聽說有一本被學界廣為引用的專業書籍,其中由國際知名實驗室做出來的權威光譜數據,被你用手算推翻了?”

謝彥波:“一開始我用心算就懷疑那個光譜數據不對,后來用手算,證明確實不對,是(鉻)Cr3+,Cr是4s平方3d4,去掉兩個,現在google最新版本的數據和我的計算結果一致。后來覺得也沒意思,說人家不對,搞得別人難受……”

我篤信,這樣的話語,若是出自別人之口,只能用虛偽去解釋,但他真誠得像一個做了錯事的孩子。

記者:“從某種角度講,科學本來就是糾正錯誤的學問!”

謝彥波:“沒法搞啊,有好多東西不對。比如特高壓,那么高的高壓,一下雨或者有霧氣,不就把空氣擊穿了?老是擊穿不是就損失很多能量?我算了一下,沒占到便宜,而且很危險,所以就沒必要去搞特高壓啊。但是現在中國人、外國人都搞,F在的學問都變掉了,一些人就像有特異功能的神仙。以前我不相信,現在信了!麄儭拇_是神仙,有這個本事!”

記者:“您經常說的神仙,是不是指那些學術權威?”

謝彥波:“……”

記者:“聽說您以前在美國的時候,發現導師的研究也有漏洞?讓導師非常生氣?”

謝彥波低下頭,有點不好意思地朝地面笑笑:“是啊,我算了半天也驗證不出他要的結果。沒辦法!

記者:“一般來說,導師就算是有錯也不會承認,被學生證明自己錯,多沒面子!”

謝彥波睜大眼睛瞪著我:“為什么不認?這個很奇怪!我導師并不是靠那個課題得諾貝爾獎的,我證明有錯的是他后來的理論!

記者:“但從形式上看,您畢竟還是挑戰了他的權威呀!”

謝彥波似乎無法理解這一點,他絮絮叨叨地說起他的推測,再次陷入自我:“導師可能把這個看得太重。他把我開除了也沒什么不對,我也沒太怪他,現在回想起來,反正都是有點假,以前我學了半天都白學了!

記者:“為什么會是白學了呢?”

謝彥波:“因為‘他們’都是神仙,本來就是想要那個結果、有另外的目的在,就是讓神仙的力量更加擺脫嚴密邏輯?如果有個人本事特別大,硬是算出來很多東西都不對,那么神仙們就不能為所欲為了,所以就不高興了。但他們沒告訴我,我卻不知道,所以還在那為他求證!

記者:“所以當時您就找安德森教授理論去?”

謝彥波:“或許。當時不知道,還以為做學問是件很嚴肅的事情。我告訴他我的學問是對的,他的結論出錯了!

記者:“聽說你帶了槍去找安德森?他沒在,他夫人開的門?”

謝彥波:“?這個事情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記者:“海外很多留學生嘛,你太出名了!”

謝彥波:“我是去找過教授,但沒帶槍,我也不會打槍,他們是亂說的。他們住在一個山頭上,我和他太太在院子里說了幾句,后來他出來了,可能發生過爭執!

記者:“您罵了他?”

謝彥波:“也沒有……(喃喃地)反正就是發神經病。我是學的知識越多就越反動(文革時期的流行語),學的知識越多就搞得別人越煩!

記者:“怎么會那樣呢?”

謝彥波:“我要是總發現人家不對,把理論物理乃至整個科學都弄崩潰了,那就是我的不對了!

我突然意識到,原來世俗理念早已存在于科學圣地,而我們的主人公正因為不諳世俗而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記者:“安德森在學術界的勢力很大,你得罪了他,所以你在美國一直拿不到博士學位?”

謝彥波:“也許……老外和中國人有點不一樣,抱團比較厲害些。得罪了安德森,安德森不會去和別人說,‘你們不準發表誰誰誰的論文’,但是別人會自動不給發!

記者:“這一點您當時不明白嗎?”

謝彥波搖搖頭:“我是回來以后、想了很久亂猜出來的。其實發論文討論全球變暖問題又不是幫我什么忙,只是他們本來就是想要讓全球變暖,用昂貴的產品把便宜的東西取代掉,他們有另外的目的在,只不過沒告訴我,所以我就想不通他們為什么那么做!

記者:“陰謀論?您覺得‘神仙’們另有目的?”

謝彥波:“全球變暖是二氧化碳增多的原因,F在基因技術這么發達,照理說應該可以培養一種植物,長得比較快,純粹吸收二氧化碳,如果擔心影響糧食產量可以去沙漠上種,還可以保養水土。怎么就沒人搞呢?搞不懂!

記者:“您是說‘神仙’們有自己的利益訴求?”

謝彥波自說自話地:“這里面肯定有規則說,不準這樣搞!搞不懂怎么回事?”

記者:“不懂里面潛在的規則或邏輯?”

謝彥波:“理論物理本來是按照數學的框架、邏輯性很強,但是有些規則,可以讓神仙們的力量擺脫更加嚴密的邏輯。如果一個人本事特別大,硬是算出來很多東西都不對了,算得神仙們也不能為所欲為,那么他們就不高興了!

可憐的謝彥波,一個只需兩分鐘就可以得出的結論,他竟然思考了二十年才似懂非懂。此時我更加相信,科學家與凡夫俗子的智商一定被上帝分割在兩個絕然不同的山頂上。

記者:“聽說后來你還繼續跟安德森辯論?”

謝彥波:“后來我沒上門跟他講理,跟他在教室的黑板上討論學問,他說不過我,突然接了個電話,說老婆找他,就走了。我現在判斷是故意的,甚至有個陰謀,他故意出一個錯,知道我會發現……”

記者:“然后再找個理由把你給送回來?”

謝彥波:“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記者:“你去之前以為安德森是個真神仙?”

謝彥波:“是的!

記者:“相處一陣子就發現他理論上有漏洞?”

謝彥波點點頭:“有些理論像是編故事”。

記者:“科學家編故事?”

謝彥波:“都在編,但沒有老老實實按照物理學的東西在編!

記者:“聽說安德森也是‘神童級別’?也出身于少年班?”

謝彥波:“不叫少年班,美國大學生一年級大部分是18歲,他16歲進的大學”。

記者:“那比您晚多了,您11歲上的少年班……”

沒想到的是聊到這,謝彥波忽然情緒激動起來:“我本來就不該來這個(少年)班的!”

記者:“您的意思是說如果重新挑選,您寧可按部就班上完中學再讀大學?”

謝彥波覺察到自己情緒失控,努力恢復平靜:“應該是這樣吧。當時我沒有懷疑到這些怪事情、沒有想到神仙這個事情。如果當年慢慢讀上來,可能就懂了。其實學問做得高,人際關系也很重要。即使是搞研究,也是生活在真空中”。

記者:“安德森在這方面比您更成熟?”

謝彥波:“他很成熟,狡猾得很,人際關系好,待人接物比較練達!

記者:“是啊,這些都是您的弱項。開始去的時候處得還好嗎?

謝彥波:“剛開始沒什么不好,我是沖著他去的美國!

記者:“吵了一次架之后他就不理您了?”

謝彥波:“也沒有……就是大家做學問沒有那么認真,我在科大受的教育、還有以前小學在長沙受的教育,都是說做科學要很認真、一絲不茍的,一是一二是二,事實上學問不是這樣的!

記者:“我們所受的教育也是那樣的呀!”

謝彥波失望地搖搖頭:“我以前不相信有神仙,現在信了。早知道學問只能神仙搞,我就不會那么認真,F在我如果在美國,在普林斯頓,根本就不會再去學物理,學數學算了,不管那些東西……”

記者:“您也學會編故事了?(笑)如果讓您回到當年的少年班,您會編一個什么樣的故事呢?”

謝彥波:“可以說天上有很多石頭之類的,還有在少年班的時候,寧鉑給我編的故事,為什么豹子獅子眼睛長在前面,牛馬眼睛長在邊上?”

記者:“為什么?”

謝彥波:“因為豹子獅子要去吃牛羊,眼睛必須朝前看。而牛羊眼睛長在太前面就什么都看不見,容易被豹子獅子吃掉”。

我開玩笑問謝彥波,您的眼睛是朝前還是朝兩邊長?他沒回答,卻像個孩子似地調整起眼神,一會兒朝前,一會兒向兩邊……

記者手記:毫無疑問,神童謝彥波一生只能生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了。他說,過去自己曾經認為科學是神圣的,但最近幾年開始懷疑整個科學體系是“神仙”們編造的,他試圖查找漏洞,進而證明科學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采訪時,謝彥波的同學與同事異口同聲說他的精神出了問題,而他的學生們則一致辯稱謝教授是屬于另類世界的“牛逼頓”(牛頓)。至于那個他張口閉口念叨的“神仙”究竟是誰?是神童們的命運擺布者還是某種規則、抑或某種邏輯的編程人?我們不得而知,只有他自己清楚。但顯而易見的是,盡管“諾貝爾”沒向謝彥波敞開大門,但他原本是一個可以與上帝對話的人。



上海自貿區進口商品直銷中心上海13家門店
南通綜保區進口商品直營中心建成開業
遇一人白首,擇一城終老
貧窮有多可怕(第二篇)
high mover還是low mover——兩類人的兩種生活
規劃中國新農村
年輕人你活著不是為了觀察K線做布朗運動 ——從“全要素參與分配理論”談股票市場的賺錢陷阱 作者: 李曉鵬
扎克和他的小伙伴:揭秘硅谷最隱秘基金 2014-12-05


研究:金錢能買來幸福嗎 2014-11-24

研究:金錢能買來幸福嗎
任何時候相信屌絲都是錯誤的,任何時候離開農村都是正確的
紐約時報:不要讓你的孩子成為農民
美好的巨富長--巨鹿路-富民路-長樂路
老外體驗上海富二代們的風流生活
人人為啥衰落?中國人沒有自己的生活
如果兔子拼命奔跑,烏龜該怎么辦
一個中國老人眼中的美國富人別墅區
活出美好:如何達成夢想
百萬年薪的人都是怎么過日子的
向優秀學習才能成就卓越
美國華人學者海二代的群體特性簡介
美漂中的官二代們
兩個帝都海歸女對比分析
閭丘露薇是一個怎樣的人
《紙牌屋》神解讀:向克萊爾學習如何與男人溝通
美國富人如何配置資產
一位華人的美國公務員生活
窮人和過于忙碌的人有一個共同思維特質
農村電子商務未來發展的三種模式
也說紐約生活態度
潘綏銘:我在紅燈區
城鎮化報告透露漂族無奈:農村回不去 城市難扎根
為什么現在的很多年輕人愿意來北上廣深打拼
關于欲望
凱恩斯的失算
臺灣特務的炮灰人生
放棄投行后感覺很失敗
為什么人人都愛膚白美女
富豪們最愛居住的國家
劉宇昆《折紙》在美中國移民一代與移民二代的文化沖突
孤獨:間諜的最大秘密
兩個女孩的故事
欠兩千塊房費的女文青跑了,至于嗎
害怕孤獨-渴望孤獨
前上海法租界房子很貴
真正自信者的9大特質
幸福的秘訣
新青年:敢不敢換種活法
一個“獨二代”的苦惱
一封體制內80后的來信
人類逃不過鄧巴數字 社交網絡也一樣
一個人類學者3年的****生活體驗
中國人去美國的十四種結局
回歸慢生活 清華博士IT精英風投老板紛紛入行農業
杭州水上巴士對接地鐵方案正在評審
24歲生日:懂得傾聽和交談
問問自己,你為什么非要留在北京
像范蠡一般隱居東錢湖畔
舌尖上的母校:那些關于情感的記憶 上海:魔都平民生存法則
42個城市生活風向標 聚劃算數據告訴你
什么正在改變生活
樂活-新農耕季節
把西方的生活方式留給西方
女留學生在美種自留地掙了百萬美金
杭州人的春節
出國路線圖:新移民的新長征
休閑之都杭州和成都休閑不在一個境界
內蒙古滿洲里邊境小城上的俄式風情
裝B進化論
戴維斯談文化生態多樣性
坐地鐵不如坐高鐵 申城白領興"打高鐵"上下班
走進間隔年
未來城市的不同愿景景看透
蘋果創始人喬布斯的家庭生活
7年一回首,流年似水
北京6旬夫婦賣房環游世界稱有另一種生活方式
倒霉的咖啡館
英國富人愛上露天廚房
他們的職業叫旅行
紐約青春往事
年輕人:尋找弄堂玩伴
你是什么類型的自由職業者
20年,上海印象
《新周刊》聯手北大創立“生活方式研究中心”
大城市,小樂活
世界上最健康的作息時間表
來點下午茶
杭州:小資生活中的天堂
時尚生活方式1 時尚生活方式2少年天才謝彥波,生活方式

本欄目主要介紹時尚生活方式,現代生活方式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時尚,健康生活方式,小資生活方式,美國生活方式,曾經少年天才謝彥波等。特別關注有關人與文化的價值方面的研究。

時尚文化頻道首頁 時尚生活方式,生活方式頁首

神龙宝石救援彩金 重庆阳明山庄酒店小姐 3d过滤器手机免费版 广东36选7第开奖 日本妞三级片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电脑版 快乐赛车 澳门即时赔率 黑龙江11选5正规 网友nba比分直播 av女优性交图 宁夏十一选五 叶小姐杭州按摩v sod透明人番号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微乐辽宁鞍山麻将官方网 东莞按摩那家爽